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吉他
最新发表的文章


【中華之聲】流派傳人藝術修煉之發展匯報系列(3) - 林敏君


為什麼我追求心中的琴聲


一、更廣闊的感受
“哇,您彈得好似師公啊!”
“咁我系佢學生啊嘛~”
我第一次感受到,聽歐sir彈琴的感覺如此接近聽師公彈琴的感覺,而我感覺已經好長時間冇聽過歐sir彈琴啦……
近來我幾乎每個週末起床的第一件事,就系打開CD機聽師公彈琴……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越來越中意聽師公彈琴,而且覺得只要聽到佢的琴聲就足夠了,無關旋律或節奏,而系每一個音所帶來的震動同迴響……我好中意當中帶住思考的深邃與廣闊……
“每一個音都要彈出你心目中認為最好的聲音,系每一個音!”——歐sir唔俾我錄佢彈琴的聲音,要我自己去搵我想要的聲音……彈歐sir的琴我滿懷敬意,當我第一次嘗試在琴上摸索時,我感到一種沒有界限的廣闊!
“呐,呢個音咪彈得太快羅”——歐sir一再叫我彈慢點,原來慢慢彈系咁難嘅!當慢彈的時候,每個音都好似無限放大了,如何發力彈出來,彈出來之後點樣hold住,一個發力點如何變成一條優美的弧線,然後在收放之中拉闊成一個情感空間……啊,真系彈一句都要比彈一首歌艱辛啊!
以前我覺得只要enjoy music就夠了,彈琴作為一種業餘愛好只是生活的調劑,無必要將“彈琴”這件事情搞得咁“複雜”,何況我當初隻系諗住“玩下”……為什麼當我好想學的時候歐sir唔肯教我?Unlearn的時間長到足夠令我問十萬個為什麼……但當我漸漸發展出旅行,攝影,寫遊記等其他愛好之後,而又可以同Flamenco關聯連結的時候,我發現,我更喜歡這個不斷拓寬的世界!
“點解師公的琴聲可以咁深沉廣闊嘅?”——歐sir話“同經歷與見識有關”……我希望我的琴聲中可以有我走過的路,讀過的書,所愛的人,有更廣闊的世界,系我對我自己完全“消化”之後的表達~



我好中意聽師公嗰張叫“Azahara”的CD,而這個名字又是那麼的特別……我會想起Medina Azahara——“the shining city”,那是Umayyad Caliph在Córdoba的王宮,就是那個創造Al-Andalus黃金時代的王朝……
當望住歐sir彈琴的大拇指,我不由得感歎“好有中東的感覺啊!”——“咁我哋系中東音樂來架嘛”,歐sir話,哈哈哈!


Serra-Pelada-Gold-Mine-Brazil-1986 © Sebastiao Salgado


二、更豐滿的表達
某次聽師公彈的Tarantas,我忽然想到Sebastiao Salgado拍攝的巴西大礦坑!如果世上有個關於“見天地、見眾生”的可視的典範的極致的話,那就是Salgado的作品!那不僅僅系關於人類苦難的悲憫,而更多嘅系對人的堅忍與尊嚴的反思與讚美……是什麼動機,令Salgado歷盡千辛萬苦去拍攝巴西大礦坑、科威特油田大火、衣索比亞大饑荒、盧旺達大屠殺……然後又再去拍攝《創世紀》?僅僅系對攝影這件事情的熱愛嗎?顯然不是的……師公彈Tarantas的時候,他心中想的又是什麼呢?僅僅是F#自然調的音樂嗎?顯然,也不是的……我覺得,當人關注“苦難”的時候,系對生命有住深沉的“熱愛”……


The-Salt-Of-The-Earth © Sebastiao Salgado


我好中意Simon Schama寫的《Power of Art》,獨到而深刻的解讀了八位藝術大師為什麼要創作,又為什麼要如此這般創作!當人通過吉他、畫筆、相機,whatever邊種形式去表達的時候,表達的方式與內容才能構成藝術,而絕非僅限於那個形式本身……我想,當我們觸及“藝術”的時候,就會領略到那起碼是一種對自己、對世界、對人的感悟與思考的“表達”同“愛”……而“藝術的力量”,就蘊含在師公彈出的每一個音之中,對,系每一個音!而那亦就系生命的力量!
那麼生命的力量又該如何作用在吉他上呢?我總系覺得師公大拇指彈出的音有種“撓心撓肺”的感覺,有一種富有“彈性”的“厚度”!正如蔣老師金句“唔系大力就得架”,古琴右手基本指法“托挑剔摘劈抹勾打”精准咁描述咗每只手指的發力特點,而彈Flamenco的pulgar,我覺得系粵語的“扤”——當我們要將一個體積較大的棉被放進一個體積較小的箱子,我們就要用“扤”——除了要用力“按壓”外,“扤”的對象系有彈性的!正如拇指“扤”在琴弦上,亦需要感受到琴弦的“彈性”,而“唔系大力就得架”!當每次“扤”落去,都用心感受一下吉他所“反饋”回來的聲音,就好似“傾計”一樣,就會發現吉他本身亦有生命力!——原來彈吉他同影人一樣,在對方的眼裡可以看見自己,當可以在彈出的那個音中感受到自己,那個音才“圓滿”!



同樣嘅,當我彈琴,能夠讓你感受到我的心,並能喚起你內心的某種感動,達成一種平等的“溝通”同“共鳴”的時候,那才是一種“圓滿”的表達,那就是我所追求的“滿足”~ 而“幸福”,正如古希臘人所定義的,是“生命的力量在生活賦予的廣闊空間中的卓異展現”~


Flamencura © www.pacopena.com


師公的“Flamencura”令我感到好似靈魂出竅,看到生命的真諦,豐富而圓滿……我同歐sir講“如果唔系師公的Flamencura,我就唔會去以色列,耶路撒冷就唔會成為我感到開始‘開竅’的起點”——命運就系所有事情都會水到渠成而又充滿未知的驚喜!於是我在伊斯坦布爾又買陶瓷石榴,那是耶路撒冷的象徵,在猶太文化中代表“幸福”,亦系西班牙的Granada……


三、更有趣的探索
好中意師公不同主題的drama都系基於Flamenco藝術的文化探索,以人為本的找到不同文化領域中與Flamenco的相通點!實在太好玩啦!
而我的各種愛好,都系因為好玩!當我同師公講我對不同文化的興趣只系出於“好奇”時,師公笑住咁話“no, you have passion.” ——世界就系越瞭解,越覺得有趣,越喜歡,就越希望更加瞭解!



冇諗到歐sir要將佢1983年的吉他送俾我,我深知呢把吉他所代表的責任,那種沉甸甸的感覺令我連“多謝”都唔敢講……然而當歐sir真系將吉他交到我手上時,仲話“呢把琴大過你喔”,我感到一切都好輕鬆自然,原來在歐sir面前彈佢的琴的時候我居然冇感到緊張……回想過去,我有時會諗,如果不是“這樣”,會“怎樣”?歐sir居然話“我冇諗過喔”,哈哈哈!是啊,既然是“這樣”,那就“這樣”吧!我覺得命運中有著自然而然的牽引與召喚,我相信所有的安排都系最好的安排……我好少回憶過去,但現在的我就系過去的我的“全部”所造就的,接受過去的所有,現在的所有,亦接受未來的所有,我覺得這是關於人生的探索中最有趣的部分!
當我們每天都為工作忙碌得焦頭爛額時,我們仍然可以通過藝術的探索,讓我們的生命多一點延伸,即使只系公司屋企兩點成一線,我們依然可以觸及一個更大的世界……記得特拉維夫街頭有句話“art is the only way to run away without leaving home”……而我覺得,能夠彈出心中的聲音,系藝術賦予我們探索更廣闊、更有趣的生命的機會!



∮ Video:  -【中華之聲】林敏君Flamenco吉他獨奏Paco Peña’s Petenera (錄音用的是西班牙吉他Manuel Condol F110)



“俾啲時間慢慢去發現更多嘅彈琴新體驗,這支琴跟你越密切佢會俾到越多你想要嘅聲音”——歐sir的吉他對於我亦系一種全新的探索,我知道我過往所建立的所有彈琴的方式都要重頭開始,我會在這把“全新”的吉他上找到自己的聲音,甚至會發現新的自己!——原來我從來沒有自己去挑選過吉他,彈Flamenco亦從來唔系一種“選擇”的結果,正如某美劇的臺詞“people linked by destiny will always find each other”,命運相連,總會找到彼此~
歐sir話我“彈琴兩個鐘,調音一個鐘”哈哈哈!但我決定唔去改裝歐sir的琴,我覺得原來嘅就好完美,既然接受這份歷史的饋贈,咁我就接受佢的全部啦,我相信我可以學會用木塞旋鈕調音嘅~ 而且嘗試唔同的方式唔系更好玩嗎哈哈哈!
吉他姐姐啊,等我慢慢同你傾下計,等我瞭解你,亦等你認識我,希望你會中意我~


June Lam
Jan 2020@廣州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