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讓彈奏 Flamenco 吉他音樂,令我們的人生更有意義
 

Part I:音樂、藝術與人生

若問誰對香港古典結他音樂發展貢獻最多的人?
我可以不假思索地說是司徒志超先生!

司徒先生在80年代創辦全港首間古典結他專科學校—香港巴羅克音樂學院,他以嚴謹及全面的教學方法,為香港培育了一批優秀的學生,並成立結他合奏樂團,更與弟弟司徒志明出版一本月刊推廣音樂與繪畫藝術的工作。

當時他主辦了很多演奏活動及講學,從1975年至1990年期間,司徒志超先生實際上是香港古典結他界的代表,他集演奏、指揮和教學於一身,更擁有淵博的音樂知識與學術修養,他真正是香港結他界的傳奇人物!


歐老師與司徒志超先生之合照

於1986年深秋,筆者有機會與司徒先生一同應邀往北京演出,因而有很多時間跟他傾談有關音樂與藝術的話題。當中,最令筆者欣賞的是司徒先生那過人的哲學思維與遠見,很值得筆者去深思、學習。尤以他當年提出一個極具啟發性的問題:「我們彈奏和練習結他的終極意義(ultimate goal)是甚麼?

以下是司徒先生對這個問題的看法與解釋:

練習結他與練習其他樂器都一樣需要恆久毅力,目的是追求「完美」;但在藝術活動的角度來說,更具有一個更偉大的意義,就是追求「優美」。

實際上,我們不應把練琴看作只為能夠多彈幾首名家的譜子,彈得很像名家(模仿行為)便心滿意足,因這樣便會失去很多屬於我們自身對藝術領悟的機會。

相對來說,若我們在練習之始,已定一個遠大的目標:將練習視為增加自己具有更多和更完整的表達能力;把彈奏定為配合我們追求優美個人藝術風格的指標。這樣,我們必不致在成長途中缺乏了練習生命的意義,亦可避免將練習與彈奏推向一個比較上低級的、消極性(模仿行為)的意義之中。

筆者非常同意司徒先生的說法,任何一種結他彈奏都能激發出我們心靈深處的音樂,只要這音樂是出自本身,不是假裝(pretend)的話,那「優美」的境界便很接近了!只是Flamenco有一點不同之處是,「悟道」的過程是很漫長的,有時並非與練習多少的情況有關(即技巧上完美是否並不太重要),反之是現實生活的磨練令我們從中汲取養份,轉而把這些真實的經歷、感覺,透過彈奏抒發出來,也因為這份「」而令到我們的音樂中滲有獨特的味道和個性了!

一直以來,筆者相信在任何藝術創作過程中,都有很多東西,令我們去反省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在創作過程中這些東西,實際上都源自創作者的真實體驗。而這些體驗,與看一本書說人生是怎樣的和親身聽某人訴說他的人生故事,所得到的感覺絕對是不一樣!所以,筆者經常刻意強調,學習Flamenco不止是音樂那麼簡單,其實我們是在學習一種令我們個性更「優美」的高尚藝術哩!因為,在Flamenco音樂那粗獷的熱情中,有細膩的感傷,蘊含了生死、親情、愛情、友誼與鄉愁哲理在內。能否「悟道」,就得看我們有多少的生活體驗了!

再者,筆者也明白Flamenco藝術教育是需要注重學生的投入、經歷及對美感的體驗。實際上,學習這門藝術必須透過參與、體驗,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東西,而不是靠模仿別人得來的東西。筆者看到很多年青的結他手,因太著重模仿一些名家如Paco de LuciaVincente Amigo等的音樂,最終卻導致迷失了自我;當別人問及他自己的音樂是怎樣時,便會不知如何回答了!也正如吾師Paco Peña的至理名言所說一樣:「You can play, but you don't understand!

所以,在過去多年的教學過程中,筆者都會告誡隨我習琴的學生,要有以下兩個要求:
(一)不可模仿我的風格;
(二)要建立屬於自己的風格。

因為筆者一直相信,學習Flamenco這門藝術的終極意義(ultimate goal),就是讓人們尋回自我,絕對不是模仿或複製的低級意義;而我身為一個老師的責任,就是引導及啟發學生朝這個健康及有意義的練習方向來發展。

另一方面,大家若問筆者為甚麼這樣熱心推動所謂有我們中國人個性的Flamenco音樂(大中華風格)?那是因為我有一個信念,如果來自全國不同地方的音樂愛好者,都可以在《和而不同》的大前題下,互相欣賞及鼓勵的和諧氛圍下,共同為創建中國的Flamenco音樂風格來努力,那意義肯定是很有價值的。而這個原因,就正是一直支持著筆者,在過去30多年來,在香港與大陸從不間斷地推廣Flamenco音樂的終極意義了!

Part 2:不老傳說 – 鄭健文

當然,憑筆者一己之力是肯定不能把《大中華風格》的目標獨個兒去完成,所以於2004年筆者開辦藝術演奏証書課程,透過在大陸及香港重點培育人材,來協助筆者去推行這個遠大但極有意義的工作。而且在2007年,更為了應付多場音樂會與其他活動,重召一位多年前與筆者並肩作戰,為推廣Flamenco音樂而走遍大江南北、任勞任怨的親密戰友,再次拔刀相助,重出江湖,他便是外號「肥Man」鄭健文(Simon Cheng)。


Los Pitos樂隊成員鄭健文、黎財旺、熊小蓉、李志雄及歐老師


鄭健文與《音訊》會員之大合照

Simon自1980年便陪同筆者從事推廣活動,經常為了宣傳演奏會而走遍香港多個街頭(為了張貼音樂會poster,這種行為當時是合法的),也曾在音統處安排的歡樂蓬車上演奏(即街頭賣藝)、在香港仔球場的聯歡會作歌星呂方陳慧嫻演唱過場時之空檔演出(即間場表演)、在午餐音樂會中演奏(似待應多過演奏家)…等等,肥Man都毫無怨言地陪筆者去[癲]!但這些經歷與體驗,都帶給他對Flamenco生活(A way of life)有著很大的啟發與影響。


鄭健文、Sabicas、歐老師、袁鴻方、Antonio(Paco之哥哥)及Mario Escudero攝於Centro Flamenco 1983

其後Simon與筆者於1983年遠赴西班牙Córdoba參加第三屆Centro Flamenco,隨Paco Peña學琴,回港後更於1985年與筆者演出《獻給吾師》的音樂會。


獻給吾師音樂會海報


於音樂會後與友人之大合照
左起:何重思、Andy、陳永坤、周啟良、鄺偉棠、鄺慶滔、鄭健文、袁鴻方、歐老師、張鏡華、許鎮邦、袁鴻方老師之學生及歐永發老師

後來,於1986年應陳志老師與北京吉他學會之邀請,與筆者往北京演出與講學。

也是首批代表香港到北京音樂廳演奏的Flamenco結他手,並透過三場音樂會及專場講座,成功地把正統的Flamenco結他音樂介紹給首都的結他愛好者。

左圖攝於當時剛剛新建成之北京音樂廳門前(1986年11月1日)


於北京音樂會中演出


與楊雪菲及白璞的合照

於1991年更為了筆者組織的香港首個Flamenco歌舞團的音樂會,特再赴西班牙塞維爾(Seville)隨名家學琴Miguel Perez深造一年,並於Passion Flamenco音樂會中演出Flamenco結他獨奏,其獨特的個人風格令本地樂迷大為欣賞!

熱情西班牙音樂會海報


熱情西班牙歌舞團成員為音樂會團歌之背書簽署

Simon後來成家立室,從以前的玩世不恭變為廿四孝的好爸爸,他更常說照顧三個孩子很辛苦(一對孖女和兒子),所以沒有時間玩音樂了。不過,當筆者於最近請他為3月17日的音樂會的演出相助時,他不假思索便應允了!謝謝!真的是好拍檔啊!Mi amaigo!

其實筆者與Simon合作15年來(從1980年至1995年),他對節奏(compás)的掌握非常好,所以在Simon的支援下,無論是結他合奏、伴舞或伴唱,肥Man都可以提供一個舒適的節奏空間給筆者,對提昇整體演奏氣氛來說很重要。另外,在317音樂會中,Simon除了結他外,還會負責打Cajon(節奏木箱)哩!

最後,筆者希望一些從前曾參予過本港Flamenco音樂活動的老朋友,如鄺慶滔李桂芳朱偉強Eric Chan蘇淑桃余瑞明關仲輝熊小蓉……(名單太長,不能盡錄,請諒!)到時會到來支持我倆「歐永財 + 鄭健文」這對Made in Hong Kong的Flamenco《不老傳說》組合,一別香港舞台12年後的首個Reunion音樂會,並一同與我們歡聚一堂,渡過一個有意義的晚上;為不變的友誼乾杯!Viva flamenco!!!

歐永財 2007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