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中國佛拉門哥藝術風格發展執著的追求
 

中國佛拉門哥藝術風格發展執著的追求

Part 1 : 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圑活動匯報

隨著Centro Flamenco於去年在大連成功舉辦後,這個屬於筆者心中多年的夢想得以實現外,同時也是標誌著在中國推廣《大中華風格》的重任,正式交棒給忠華與春偉領導的【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圑】負責未來的發展。筆者相信憑著忠華與春偉對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執著的追求,他倆定能把這個「薪火相傳?的任務,不斷拓展和普及,讓全國更多愛好者對這藝術有正確的觀念和認識。

而忠華於七月底跟筆者聯絡時告之在八月初爲了配合【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圑】成立一周年,樂圑會在八月七日舉行音樂會及邀請大連有關領導及同仁參加來慶祝。同時也準備印制500本《團刋》,送給參加音樂會的來賓作紀念,因此忠華希望筆者能在《刋首寄語》中寫—段介紹。

以下便是筆者爲《團刋》寫的祝賀文章內容:

源自西班牙南部的Flamenco,是當地人民世代相傳的一種玫麗、博大精深民間藝術,其風格及內容均與人民的日常生活有關,真誠分享和互相欣賞是個中精粹,而達至和諧的人際關係更是Flamenco藝術最終目標。

因此,在熱情的Flamenco氛圍影響下,那些能透過學習Flamenco這藝術而獲得領悟的人,他們通常在真實的生活中都會表現出更積極的行為,待人接物方面也更親和與包容;而他們也就成為Flamenco藝術的真正代表了!

可喜的是,忠華及春偉都具備以上的才能,一直以來他倆都帶著一份對Flamenco藝術的熱忱和追求,並以真誠的態度及和善的言行,積極地投入在Flamenco的推廣和教學活動當中,為創建有中國文化特色的Flamenco藝術來努力工作,這對我國Flamenco藝術未來的發展肯定是影響深遠!

適逢今月是忠華及春偉共同創立的全國唯一推廣Flamenco吉他音樂藝術的正規團隊【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圑】成立一周年誌慶,在此我謹祝願忠華及春偉和每位團員,在邁向成立《大中華風格》這個更高成就的目標裏,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歐永財 2010年8月於香港

Part 2 : 談Flamenco音樂不同風格特色(個性與味道)


筆者與張禮星先生於福州聚會中之合照(2000年8月12日)

在十年前筆者參加由《吉他之友》主辨的中國第三屆吉他藝術夏令營時,與贊助該活動的負責人張禮星先生因Flamenco的關係而成爲好友。事緣在該次全國共有300多名來自中港臺的吉他愛好者,齊集在福州閩清臺山假日酒店(又名瓦尓特山莊)內參加不同的吉他大師班來觀摩學習外,最重要的活動還是【2000年全國吉他大賽】。實際上,這次全國吉他大賽的規格很高,主要原因亦是透過張禮星先生的安排,並獲國家文化部的支持,而這次大賽之古典吉他組冠軍便是來自山東的高藝了。

充滿歐洲風味的臺山假日酒店


筆者在中國第三屆吉他藝術夏令營負責的Flamenco吉他大師班中講課

筆者有幸獲大會聘任爲該比賽評委之一,而張禮星先生則是總評委,我們在比賽期間和評委工作會議中也一同共事,只是當時彼此沒有很多的交談。但直至比賽完畢後8月11日的慶祝晚會中,因爲每位評委需要上臺演出,筆者的Flamenco吉他獨奏剛好被安排在張總(所有人都是這樣稱呼張禮星先生的)與友人的吉他合奏彈唱項目之後。

但當筆者演奏完成後,張總即相約筆者在明天我離開福州回港前一同食午飯及順道爲我餞行,不過他同時要求我帶同吉他到來,筆者卻感到有點奇怪…食午飯要帶吉他?

在8冃12日的會面中,筆者應張總的要求,即席彈奏了多首樂曲給他欣賞。原來張總雖然已有30年的指彈吉他琴齡,但一直都沒有接觸過Flamenco吉他這類音樂,因此在晚會中看到筆者演出後,對Flamenco產生濃厚興趣,所以便約筆者見面及想了解這類吉他音樂的背境及技巧多一些。而這次的會面由本來一個小時延長至兩個多小時,最後因筆者要趕往機場才告一段落。不過,張總在爲筆者送行前特意問我家中住址,並說他日後會往香港找我再詳談Flamenco。當時筆者並未意會到張總的意思,反而還以爲他只是跟我説笑而矣!

當回到香港後,筆者再度投入日常煩重的市場開發工作,亦無閒兼顧Flamenco推廣的活動。然而在9月底的一個周末黃昏時,卻收到張總的來電説他剛從福州到了香港,並正坐計程車由機場前往我家途中,希望能稍後與我聚舊,再聽我彈琴。筆者被張總這突然而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不過亦十分欣賞張總對Flamenco鍥而不舍的學習精神呢! 就是這樣,在往後一段期間每次當張總有空從國外經港回福州前,都會相約筆者彈琴論樂,感受一番激情的Flamenco氣氛。

張總特地爲筆者與小琳的2001年音樂會(區域市政局主辦)由福州到來捧場

張總其後因有一躺出國公幹之餘,順道去了西班牙南部感受一下當地的音樂和氣氛,但回來後卻對筆者説收獲不大,並説當地的吉他手雖然技巧很高超,但所演奏出來的音樂卻未能感動他內心的反應,反而還是喜歡聴我彈的Flamenco比較簡單卻易引起共嗚,所以張總問爲甚麼有這情況出現?

其實,主要的原因是每位Flamenco吉他手都有自己個人的風格,而影響風格的發展和形成的因素便是流派。因爲每一個流派都有屬於自己一套獨特的技巧、曲風及compãs 處理模式所管轄著,所以無論在和絃組合、音階和曲式的變化都各有特色。不過,除此之外還有吉他手本身的個性對演奏Flamenco這類音樂也會給人產生不同味道的感覺,就正如在相同的材料下但由不同的廚師去烹調出來的菜式味道一様有所不同。

所以,當一位Flamenco吉他手已接受一個流派的長期訓練及影響下,已漸適應了一套特定的系統,如筆者是受吾師Paco Peña 的影響,那末對相同流派的吉他名家如Sabicas、Juan Serrano、Ramon Montoya等的音樂會比較易理解和接受;但相對來説對其他不是同系的吉他名家音樂就會有不一樣的感覺了。筆者也希望今次透過張總習琴的故亊,帶出對欣賞不同風格的Flamenco音樂時需要留意的兩個重點--- 個性和味道的重要性。

最後,爲了能令讀者們更易明瞭筆者以上的論點,特別附上一首我爲張總創作的Granadinas給大家參考,而這首作品也是在2006年11月5日晚上用手提錄音機錄下的,所以音質比較差一些,請細心欣賞。

音樂創作《往日情懷夢》Granadinas

Part 3 : 魅力小組Live免費音樂會

筆者與El Duende小組於今月19號應邀參加由康文署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堂舉辦的【週四黃昏樂聚】免費音樂會,由晚上六時至七時爲觀眾演奏Flamenco結他音樂,參加此次演出的成員包括林學銳(Joy)、周結文(Peter)、劉婉德(Gloria)、邵燕芬(Sylvia)、莫瑞祺及何源彬(Arron)和李偉正(Thomas)等。

在節目表方面,Joy凖備在今次音樂會中首演他最新的原創作品《戀秋》(Autumn Romance)和Peteneras, Peter則獨奏一首Fandangos後再與Joy二重奏《旅愁》。

Sylvia & Gloria兩位女組員分別演奏Alegrias por Rosa 和Tonadilla(Rumba)

Thomas負責演出《懐念的噴泉》和 Nino Ricardo的Farruca


Arion演奏兩首 Little Tango及Cantinas(Alegrias en Do)

莫瑞祺演奏兩首Paco Pe?a的Colombianas及 Alegrias de Cordoba

而筆者除了負責司儀介紹節目外,亦會出場表演兩首歌曲。因此,請喜愛欣賞Flamenco結他音樂的朋友在8月19日到來捧場,共渡這一小時的歡樂時光,See you there!

歐永財及El Duende小組 2010年8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