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出發﹗西班牙遊學2011行動計劃(Part 2) - El Duende 組員最新近況匯報
 

出發﹗西班牙遊學2011行動計劃(Part 2)
- El Duende 組員最新近況匯報

在這部份裡,筆者爲大家逐一報道El Duende魅力小組】每位成員的最新近況,讓大家對這批與筆者多年來同爲推廣【大中華風格】理念的親密戰友們,在個人成長和Flamenco音樂上的發展,有多一些的認識與了解。當然,最終筆者還希望獲得廣大讀者們的支持和鼓勵,從而譲【魅力小組】能繼續努力向前,薪火相傳地不負大家所望,創建有屬於中國風格味道的Flamenco藝術來奮鬥,Viva Flamenco﹗

另一方面,亦因爲不同的個人原因,如工作、家庭、健康或其他因素所影嚮,部份前組員亦暫時退出幕前一線的推廣行列,但他們仍與筆者保持緊密聯系和退居幕後的角色。其中包括創組成員郭志輝、二弟歐永發、肥Man(鄭健文)及梁中堅兄等。因此,筆者亦想借此機會向他們致謝及衷心感激一直以來對我的支持,Ole﹗

首先介紹的是創組成員邵燕芬(Sylvia),雖然她是香港最佳女Flamenco吉他手,但大師姐個性文靜及不喜炫耀,她經常保持一貫低調的作風。Sylvia好學不倦,除了Flamenco外,她近期還專心學習敲擊樂;其中也包括Cajon哩﹗而Sylvia也積極投入到社區青少年的義工服務,主要是教導一班有自閉癥的青少年彈奏吉他,也是屬於音樂冶療的工作性質呢﹗

至於Sylvia在小組裡未來的工作目標,是參加筆者稍後將會出版的《Flamenco吉他音樂精選曲集》錄音工作,負責彈奏兩首由筆者編曲的Flamenco吉他獨奏【再見女郎(Alegrias por Rosa)】和二重奏【跳躍的心(Bulerias)】。

接著介紹的是小組裡的小師妹劉婉德(Gloria) ,她是在2007年首次在筆者317音樂會中接觸到Flamenco音樂,然後她報讀第四屆佛拉門哥吉他音樂藝術演奏証書課程而成爲El Duende組員。Gloria除了喜歡Flamenco音樂外,她亦在大學裡的義工活動十分活躍,尤其是在【雷利計劃】的實習表現中獲得很高評價。

Gloria將於今年大學畢業,同時她也參加了輔助警察的訓練,準備爲社會貢獻一分力量,真是其志可嘉及是九十後的模範哩﹗而Gloria在小組裡未來的工作目標,也會參加筆者稍後將會出版的《Flamenco吉他音樂精選曲集》錄音工作,負責演繹一首名家作品(Mario Escudero的Tonadilla ) 和一首與邵燕芬二重奏的Bulerias

林學鋭(Joy)在Flamenco吉他音樂創作方面,近期多首的作品中如【靜謐的冬夜(Farruca)】、【戀秋(Rumba in E)】、【無言(Peteneras)】等,我們都可以感到他在編曲及和聲變化的掌握也日趨成熟,充份帶出他那份溫柔浪漫和內斂的個性,很有鮮明的個人獨特的風格。

同時,他也是一位多產的吉他手,除了創作外,Joy還致力於Flamenco吉他音樂編曲方面的發展。他也嘗試把一些傳統的歌謠如【晨鐘(Campanilleros)】、【喝彩(Ole)】等從新編排並加入他自己的音樂元素,最終令原曲更有不同感覺和味道。筆者非常支持Joy在這方面的努力,亦期望透過他帶頭牽引的影嚮下,我們將來會有更多年青的創作人材出現﹗

至於Joy在小組裡未來的工作目標,他也參加筆者稍後將會出版的《Flamenco吉他音樂原創曲集》錄音工作,並把以上的五首作品收錄在同一CD內,譲喜愛原創音樂的同好能全面欣賞到Joy的才華。

◆ 後記 – 首先,筆者在此要向Joy説聲感謝他對我的關心,事緣在去年底上課時我曾告之Joy準備在今年三月初到日本外遊,而在3月11日晚上下班返家途中接到Joy的來電問候是否人在日本,但當時我因經過全天non-stop的工作會議後人已十分疲累,所以並未真正意會到Jo y找我的意思便收線了。但其後回家看電視新聞,才知道日本發生大地震及海嘯災難事件,而情況非常嚴重;我那時才恍然明白到Joy找我的原因而我卻反應遲鈍,白白浪費了他的一番好意和關心,真是不好意思哩﹗

周結文(Peter)是小組裡的開心菓,因他個性溫和、待人真誠及包容力很強的關系,所以一直以來都深受其他組員的愛戴和支持;並是小組平時聯誼活動的召集人。實際上,Peter學習Flamenco藝術的毅力和刻苦的精神,也充份地反映在他日常的生活當中,是那麼的有承擔和責任感的好父親、好丈夫呢﹗

還記得在去年年中跟Peter上課時,他突然問筆者有關夫妻相處之道,怎樣才可建立圓融關係的問題;原來是Peter看了筆者一篇回應大連佛拉門哥藝術中心學員劉昕【Flamenco藝術與人生課題的深入探討 - 與劉昕的一次真情對話】之文章後有感而發。當時,筆者沒想到這篇文章竟會引起Peter這麼大的共嗚,不過他後來也認同筆者提出的理念 - 《愛與包容》是維系夫婦二人長久和洽關系之基石。隨後,Peter很高興地告訴筆者,他跟太太的溝通和關係已提升很多了。

至於在Flamenco學習和個人發展方面,Peter也參加了去年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辦的【819黃昏樂聚】,並首次正式登臺演出Flamenco吉他獨奏和二重奏,而Peter的表現也很穩定和超水準呢﹗另外,Peter也會參加筆者最新出版《Flamenco吉他音樂原創曲集》的錄音工作,負責與林學銳(Joy)一同演繹筆者早期創作的一首Flamenco吉他二重奏【旅愁(Mi Farruca)】。

莊維仁前輩與莫瑞祺合照於臺灣的教室

莫瑞祺本來在去年八月底準備跟筆者一同出席在大連舉辦的第二屆Centro Flamenco師資培訓班,負責講述Flamenco吉他音樂作的技巧與方法;但之後因被任教的學校晉升爲另一分校的中學校長,並且要即時接手新學期校務的行政工作,所以最終未能出席第二屆Centro Flamenco的活動。

莫瑞祺在工餘時仍保持一定數量的練琴時間和音樂創作的鍛練。實際上,莫瑞祺是筆者所有學生中在《道與術》的層次上來説已達至很高水平的吉他手。首先在術方面,他已把左右手每一種不同的技巧都綀到很平均和細致,而他那種專注投入練習的心力和精神肯定比一般人所付出的還多呢﹗同時在道方面,透過創作的磨練亦令莫瑞祺無論在Compās或和聲方面的運用與掌握更趨成熟,從他的原創音樂作品當中(尤其是Mi Solea),筆者相信大家也可感覺到莫瑞祺那獨有的風格哩﹗

近期,莫瑞祺經常來往港、臺兩地,故此也多次順道探訪莊維仁前輩,並一直保持與莊老師的聯繫。而他在小組裡未來的工作目標,主要是參加筆者稍後將會出版的《Flamenco吉他音樂原創曲集》錄音工作,並把他三首原創作品【傷逝:重生(Farruca in Dm)】、【Annie(Rumba in Am)】及【獨處時刻(Mi Solea)】的樂譜,連同CD錄音公諸同好。筆者亦希望透過莫瑞祺的成長故事,能成爲【大中華風格】一個具體創作發展的模範指標;對一些有興趣學習創作的朋友來説,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和學習榜樣。

林貴有(Wilson)跟筆者一樣公務繁重,經常在美國、臺灣及香港三地來回出差,所以綀琴時間相對比較小。因此,Wilson近期改變以往練琴的方法,就是把一貫以來學習名家作品(Master Piece)來提升自己水平的策略,改爲集中在自己有限的綀琴時間內,專心做好創作的訓練。因爲,從Wilson實際經驗所得,在每次即興創作音樂的過程中,他所獲得的進步無論在音感、和絃轉換(Inversion)及彈奏技巧運用等方面都有很明顯的進步;例如Wilson在跟筆者上課時,他已能隨意演奏一些自己創作的旋律變
(Falseta)了,尤其是在Bulerias這曲目方面,非常有味道哩﹗

當然,筆者十分贊同Wilson的做法,尤其是對於一些本身已有相當水準和能力,並受過正規訓練的吉他手來説,開發自己的音樂潛能是邁向另一更高境界或成為專業吉他手的重要一歩。Wilson在小組裡未來的工作目標,也是參加筆者稍後將會出版的《Flamenco吉他音樂原創曲集》錄音工作,他負責創作一首 Tarantas Y Tarantos的吉他 Solo。

李志雄與歐老師及李曉開老師訪港時合照留念

李志雄(Philip)亦同様因公司業務發展的關係,他現時每月都有兩個星期在上海支部工作,所以變成香港 –上海聲音兩邊走,也是忙過不亦樂乎。不過,Philip仍然爭取時間練琴外,還努力地爲配合筆者《Flamenco吉他音樂精選曲集》的出版來編寫兩首吉他Solo – Alegrias en Mi Malaguenas來趕工哩﹗另外,Philip去年年初在百忙中也代筆者接待了到港公幹的大連著名古典吉他演奏家李曉開老師,譲筆者能與李老師會面共聚,所以我也要謝謝Philip的幫忙﹗

說起李曉開老師,筆者雖然是在2009年在大連第一屆Centro Flamenco活動中才見面,但其實筆者早在2年半前(2007年5月11日)透過他一篇報導在大連舉辦的【中日吉他交流演奏會】文章裡,對這位很有藝術修養及個性謙和的吉他同道已有認識,尤其是他對追求音樂那份純真的態度,更令筆者十分欣賞﹗而以下這段文章便是節錄於李曉開老師的原文,筆者也想讓讀者們一同去感受一下李老師的頓悟,或許這能啟發一些現時仍然集中追求技巧但欠缺內在修維的朋友,從另一個不同的角度來看,當努力追求音樂的成就時,還有沒有意識到比這個更有意義的目的(比喻個人成長、修養方面)在內呢?

『而回首間,不知不覺自己與吉他已相伴了二十八個春秋,每每總結自己的得與失,似乎都忽略了一個重要而值得反思的問題。現在的技巧與視野都遠遠超越了那個年代的我,但比起我那時坐在滴雨的屋簷下,抱起上著鋼弦的舊吉他彈奏《愛的羅曼司》和《綠袖子》的那份心境和對音樂的純真與享受又超越了多少呢?』

全文【《吉他世界本一家》中日吉他交流演奏會感想 -李嘵開】可進入www.flamenco.idv.hk之音樂活動資訊欄內細閱

筆者再次與李老師見面是在大連第二屆Centro Flamenco 2010的活動裡,並在忠華安排下探訪了李老師及參觀他的教學中心。而當時李老師的千金李赫剛好也在,所以李老師特意著她爲筆者演奏幾首樂曲讓我欣賞。對於這位曾獲得2007年遼寧省第六屆吉他大賽少年組第一名的年青吉他手來説,她的演奏無論在音色、節奏感、演奏技巧以至音樂處理等各方面都擁有相當高的專業水平。其後當筆者與李赫談及她對古典吉他的發展看法時,她給我的感覺是充滿信心和對自己將來發展目標很有方向,是屬於中國古典吉他未來的新生力量呢﹗

前排左起︰李赫、李老師、歐老師、忠華、蔡海斌、後排左起羅拔及李偉正攝於李老師教學中心

李赫亦應邀在第二屆Centro Flamenco 2010的音樂會中演奏兩首獨奏曲,而她的演出也大獲好評;也讓我們一同來爲中國古典吉他新一世代的代表鼓掌﹗Ole !

李赫、歐老師及李老師於Centro Flamenco 2010音樂會後合照

另外,筆者也想透過李曉開老師的同一文章,從另一角度讓大家去了解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團(Dalian Flamenco Guitar Art Group)的兩位靈魂人物李忠華與王春偉的成長過程與音樂上的進展︰『在這次的演奏會上,我又一次欣賞到了忠華與春偉富有激情的的佛拉門哥吉他演奏。我與忠華、春偉的相識已有十七、八年的時間了,我們一直保持很好的友誼,這種長久的友誼本身就令我感動。但坦白的講,重新認識這兩位老夥伴,是他們跟歐永財老師學習佛拉門哥吉他之後。我親歷他們吉他技藝的進步,親歷他們幾年來生活中遇到的各種艱辛,他們所表現出的佛拉門哥精神深深感染了我,而這種精神更促使我重新審視周圍的一切!』 - (節錄自李曉開老師于【中日吉他交流演奏會感想】- 2007年5月11日)

實際上,筆者認爲由李老師來介紹忠華與春偉是最恰當不過了,因爲他們之間除了有深厚的友情外,李老師還一直支持他倆在大連推廣Flamenco藝術的工作,確實是難能可貴呢﹗而當藝術推廣的工作本來就是一件苦差,若沒有堅毅不拔和始終如一的良好心態及意志力的話,根本是做不到的。然而,忠華與春偉就是憑著無比堅強的信心和毅力,在過去數年的艱辛歲月中,他倆就像二人三足一歩一歩緊密地奮發向上,並互相鼓勵支持下排除萬難,終于在2009年8月7日忠華與春偉共同成功創立了全國唯一正規的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團,並奠定大連成爲全國正規推動【大中華風格】的首要支柱地位,對中國Flamenco吉他音樂藝術將來的發展有著深遠的影響。

當然,忠華與春偉今天的成就有目共睹,筆者也爲他倆的表現和發展感到欣慰與自豪;而我也相信在這一切成就的背後,兩人在真摯的友情維系下和不分你我的合作精神才是成功的真正原因。所以,筆者期望忠華與春偉能把這種良好的氛圍和團結的力量,塑造成爲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團的內部優良文化,那末將來的成就更是無可限量了﹗

筆者與忠華和春偉於香港Disney商量成立藝術團的計劃(2008年3月30日)


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團的會址,會徽是忠華親自設計的


筆者剛才匯報了忠華與春偉在大連成立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團的進展情況,接著下來筆者亦想透過分析他倆在Flamenco吉他音樂藝術【道】的修鍊過程,讓讀者們對學習這門藝術有更深入了解。實際上,忠華與春偉不同的個性原來對成立自己個人風格是有著密切的關係;而這些不同的因素卻沒有影響彼此在音樂上的發展,反而在整體上更有互補的作用,並體現了【和而不同】這個理念呢﹗

首先,忠華因本身工作職務方面的才能,令他具備成為一位能幹及出色的領導;同樣地,在推廣【大中華風格】理念的活動時,他勤奮、自律、負責及關心藝術團每位成員。基於忠華這些特質,他在帶領大連佛拉門哥吉他藝術團發展方面一直以來都表現很出色。同時,筆者覺得忠華還有另外一項傑出的表現,就是當他在繁重的工作壓力下,仍能堅持著每天刻苦的練琴自我要求---即是由早上5時起牀練習至7時上班爲止,風雨不改;而忠華這種認真的學習精神磪是令筆者十分讚賞呢﹗

因此,忠華的音樂成就是來自內在的修鍊,就是Play By Heart(用心彈奏)的水平;故此他的音樂裡有一種澎湃的力量和情感在內,能推動人們的即時反應,這也是非一般只靠狂練技巧的吉他手所能達至的音樂修爲和境界。總括來說,忠華的音樂風格可説是代表Flamenco音樂裡的積極一面,那是充滿陽光和堅強的。以下請欣賞忠華與李立志老師的精彩錄像演出﹗

忠華與李立志老師的Sevillanas(吉他與Cajon)二重奏錄像

若果説忠華是屬於外向理智型(Mind)的領導者,那末筆者會用內向情感型(Heart)的藝術家來形容春偉。因爲,從外在行爲及個性上來説,春偉本身就是100% LAMENCOS的寫照。當西班牙人形容朋友是FLAMENCOS時,便是説他是一個很隨和的人,有一點不修篇幅(Carefree),不喜歡世俗的規條,待人接物比較自我及說話不多;但很有藝術天份和獨特的個性,浪漫和擁有細膩的情感,能很快感受到別人的情緒等能力。

在筆者眼中,春偉絶對符合以上FLAMENCOS的特質,亦由於他在這方面的的天份和才華,春偉演奏Flamenco吉他音樂時別有一番味道,尤其是當他演奏Soleares或 Siguiriyas等深沉怨曲時,更能感動聽眾。就正如筆者在第一屆Centro Flamenco
2009的音樂會中欣賞春偉演奏一首他編曲的Siguiriyas時,被他那充滿哀傷氣氛的琴聲影響下,不期然譲我憶起亡父的思念而流下眼淚,那種勾起傷痛回憶的魔力(Duende) ,也是春偉獨有的創造力呢﹗

因此,春偉的音樂成就是來自他對別人情緒的深度察覺,同是達至Play by Heart(用心彈奏)的境界,音樂裡有一種細膩的力量和柔合豐富情感在內,能感動人們內心的共鳴;同時也具有療傷的作用。而春偉的音樂風格正是代表Flamenco音樂裡的哀傷一面,那是充滿內在情感抑壓的表達和控訴,亦是Flamenco音樂最深沉的境界,需要很高的自我覺醒修爲(PMA正向能力)才能駕馭。以下請大家一同來重溫春偉在第一屆Centro Flamenco 2009的精彩演出和欣賞他獨特的風格,Ole﹗

春偉演奏的Siguiriyas錄像


其實,筆者是希望透過以上對忠華與春偉他倆真實的故事,如何在短短四至五年間能達至Flamenco吉他音樂藝術【道】的層面所作出的全面分析,並帶出一個很重要的訉息給所有學習Flamenco吉他的朋友,若要在Flamenco有所成就,肯定是不要只集中去練習技巧這一方面,因爲那是不足夠譲你能真正全面表達此類音樂的感覺和味道;而最重要的還是要培養出一種良好學習態度和修養,正如忠華經常提點大家的【學琴先修心】才是我們要注意的要訣了﹗

最近,忠華與春偉和李立志老師獲邀參加了【2011 中國青島全國古典吉他交流研討會暨名師、名家音樂會】在6月5日最後一場名師、名家音樂會中,三人連袂做壓軸表演。詳情請登入以下網址瀏覽 www.dlflamenco.com的演出交流一欄內。

至於他倆在小組裡未來的工作目標,也會參加筆者稍後將會出版的《Flamenco吉他音樂原創曲集》錄音工作,其中包括春偉首個作品【心靈的約會(Rumba in Em)】和忠華創作的Farruca呢﹗

王明波是一位很有個性和多才多藝的藝術家,在吉他方面,他擁有豐富的音樂知識和才能, 從古典、民謠彈唱以至Flamenco俱樣樣皆能,真是全面的吉他手哩﹗而最令筆者欣賞的,就是明波在創作方面很有天份,這也可能與他本身深厚的功力和精通
樂理的關係吧,他對Flamenco音樂曲式的領悟也特別快,所以明波在創作方面的表現也很出色。

除此之外,明波原來在書法字畫的造藝也有很高的水平,他在首屆Centro Flamenco 2009時也送了一幅字畫給筆者,祝賀活動圓滿成功,筆者在此再次感謝明波的心意,謝謝﹗最近,明波也成立了他的吉他教學中心,筆者衷心祝賀他在教學亊業方面的發展,在大連大展鴻圖和培育出更多優秀的學生﹗努力啊﹗

另外,明波也會聯同徐廣和聶軍參加《Flamenco吉他音樂原創曲集》錄音工作,演繹他的原創作品Flamenco吉他三重奏


【永恒的節日(Sevillanas)】

徐廣在第二屆Centro Flamenco 2010的活動裡,無論是在課堂或在音樂會上的表現,都給筆者一種成熟了很多的感覺。這一切都是從他在課堂上發問問題的深度和給筆者的回應中體現出來的,同時在音樂會前一個晚上的排練當中,我也留意到徐廣在彈奏方面已有明顯的提升。

筆者當然非常高興看到徐廣的進歩,而實際上是他從這屆Centro Flamenco教學活動中獲得對此門藝術進一步的了解,當有了【頓悟】啟發之後;徐廣好像突然在一瞬間明白了很多有關彈奏Flamenco的要訣,並在演奏樂曲時更有味道和自信,Ole﹗

至於在Flamenco學習和個人發展方面,徐廣也參加《Flamenco吉他音樂原創曲集》的錄音工作,爲王明波創作的三重奏Sevillanas伴奏。

聶軍在第二屆Centro Flamenco 2010裡沒有參加音樂會上的演出,主要原因是要照顧患病的家人而沒時間練琴。不過,聶軍仍然非常落力的擔任音樂會的幕後工作,並充份地發揮團隊合作精神和貢獻他每一分力量給音樂會的成功上,謝謝﹗

另一方面,筆者亦鼓勵聶軍以樂顴正向的態度來面對家人患病的情況,因爲這能較有效地舒援自己及親人的心理和精神壓力,對治療方面是很有效的。而筆者亦希望下次到大連時,能再次欣賞到聶軍演奏他的首本名曲 【Cantinas en Do(歡愉的C大調】﹗同樣地,聶軍也會參加《Flamenco吉他音樂原創曲集》的錄音工作,爲王明波創作的三重奏Sevillanas伴奏。


小蔣(蔣曉慶)自參加完首屆Centro Flamenco 2009後,並沒有即時從大連返回廣州,反而是去了山東臨沂一趟。主要原因是應劉軍老師的邀請,特意順道探訪當地的陽光吉他學校,小蔣並爲多位吉他老師講了幾課有關Flamenco吉他彈奏技巧,進行了音樂交流的工作,而效果也相當不錯呢﹗http://tieba.baidu.com/f?kz=655075205

其後,小蔣去了上海工作了一段頗長時間,期間制造吉他的產量也減少了。不過,小蔣反而在QQ互聯網上成立了一個名爲【佛拉門哥藝術愛好者】的QQ群,主要原因是在首屆Centro Flamenco 2009後,很多參加者和學生都希望能有一個溝通平臺繼續去分享和學習;所以小蔣便負責這個任務去成立了這QQ群,現在已有80多位會員了。因此,任何愛好Flamenco吉他音樂的朋友也可參加這個溝通平臺QQ群号: 111251370

最近,爲了配合造琴的發展,小蔣已把廣州的工作室搬去花都,新的工作室面積更大,是廣州原來的7倍哩﹗而小蔣未來的工作目標除了是建造一批更高水平的Duende系列吉他外,他也參加筆者稍後將會出版的《Flamenco吉他音樂精選曲集》錄音工作,負責演繹一首筆者編曲的獨奏曲【孤寂(Soleares)】。

花都工作室相片


漂亮幸福的新娘子

小琳(劉琳)與山東大學藝術學院音樂學碩士班的同學孔楠於去年結婚了,小琳也邀請了筆者與師母一同出席她的婚禮,但因我倆當時工作關係都沒空參加。所以,師母提議小琳與孔楠稍後到香港來旅遊,我們會盡地主之誼帶她倆在港澳兩地暢遊一番以作慶祝呢﹗

小琳與夫媠孔楠的合照

小琳婚後仍在山東大學負責樂圑的行政工作,而孔楠的專業是歌唱家,亦同是在山東大學任教聲樂;所以現在倆人便真正的夫唱婦隨了﹗而筆者亦計劃將來自己的巡迴音樂會,由小琳以古典吉他伴奏,孔楠演唱西班牙的名曲爲其中的特別節目呢﹗

梅娜(Mia)剛於5月17日誕下麟兒亮亮,母子二人都安好健康,而夫媠單澤森與家人當然十分高興。實際上,當澤森去年知道Mia懷孕後,已即時要求她停止教學的工作,安心在家中休養以免身體太操勞而影嚮胎兒。再加上Mia聽了小師母(莫瑞祺太太)的勸告,説有些懷孕後仍跳Flamenco舞的人是會容易引致小產的,所以她便乖乖的在家休養了。

因爲Mia要照顧孩子的關係,所以筆者決定將第三屆Centro Flamenco延期至明年(2012年)才舉辦,讓Mia多點時間投放在家庭方面;而這也是筆者從事推廣的一貫理念︰小組成員的首要任務是以家庭及工作爲重,推廣活動才是次要考慮的因素哩﹗


另外,Mia一直都希望能成立自己的Flamenco舞蹈團和她的教學中心,而筆者亦相信將來我們在華南地區推廣【大中華風格】也需要有這個配套。因此,我與Mia及小蔣稍後再作一詳細計劃,商量如何發展及實現這個目標。

好了,筆者這次爲El Duende小組每位組員作出了匯報,目的除了讓關心我們的廣大讀者們清楚小組的近況和未來發展路向外;也譲大家充份了解到筆者爲何一直以來強調【道】【術】重要的原因。現在透過El Duende小組每位組員修【道】的真實個案,大家可以感受到在Flamenco這門特別的藝術裡,只有技巧而沒有內在修爲及個性的音樂,肯定是感動不到別人,充其量那不過只是一堆燥音吧﹗

所以,我在第二屆Centro Flamenco 2010首天上課時,便在白板上寫下【藝乃窮其心,術乃窮其技】兩句説話來提點每一位到來上課的學員,但是我一直都沒有在課堂上作出解釋。因爲,我相信每個人都會學習藝術技術的要求是有別,但是只有
那些擁有真正智慧的人才會明白箇中的分別;因此我便決定留下這兩句話給有智慧的朋友們去細味,而不主動去解釋它的原因了﹗

最後,筆者每年都會挑選一些新組員加入El Duende小組來加強我們的團隊,以協助筆者去推廣【大中華風格】理念的長遠發展。而今年共有4位新組員,分別是何源彬(Arion)、李偉正(Thomas)、劉澤旭和劉昕;有關他們的個人介紹將稍後報導。


何源彬(Arion)

李偉正(Thomas)

劉澤旭

劉昕

下期的文章是《出發﹗西班牙遊學2011行動計劃(Part 3)》,筆者將會爲大家全面剖析在《十年樹人、百年構想》一文中有關怎様長遠持續發展【大中華風格】的計劃重點,下回再談,Adios!

歐永財 2011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