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我的學琴分享 - 单斐
 

单斐 - 我的學琴分享

记得第一次听到Farruca是在99年的夏天,我陪一个弹民谣的朋友去琴行买picker,那时候完全没有接触过吉他。在琴行的那个老师很热情,给我们示范了很多种吉他音乐,摇滚啊,古典啊,民谣啊,blues啊,当然还有flamenco。他弹的水平在现在回想,其实并不算太好,但是当时一听到Farruca的节奏,就深深被吸引住了,当即决定要学这个,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吧。

那是一首日本flamenco吉他演奏家伊藤日出夫改编的Farruca,其实更加偏向于古典风格,算不上真正的flamenco吧。要说为什么flamenco这么吸引我吧,其实应该是它所表达的那种深沉的意境,忧伤又不失浪漫,痛苦却有力量,表现出了丰富的人生阅历带给演奏者的生命的张力,也许那就是duende吧。

在大学时代就这样摸索了将近4年,因为当时国内关于flamenco的资料非常少,我能找到的比较常见的就是Juan Martin的flamenco 吉他大教本,还有就是一本Paco Pena的“热情的flamenco”曲集,在大学每天也要在寝室练上2小时琴,且自我感觉良好,但是到后来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情。

第一次知道欧永财老师是在2003年的一个偶然机会看到了欧老师的视频,觉得欧老师的弹奏非常有水平,非常有味道,特别是那首Siguiriyas,非常棒。于是我也尝试写信给欧老师,想要学flamenco,但是当时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功。

2005年我在flamenco lovers论坛发了一个Grisha弹奏Sabicas Farruca的录像,然后版主Jackie很热情地邀请我去参加一个聚会,很巧,当时欧老师的学生(莫瑞琪老师)也在场,并且当场演奏了几首flamenco曲子,这是我第一次和演奏者这么近距离接触,完全被那种力度震撼了,picado,轮指都非常有感染力,特别轮指,无论是音色还是节奏都非常完美,听现场和听CD果然是不一样。于是又对欧老师的演奏产生了更多的憧憬。

在2007年欧老师和他的学生一起来上海举办演奏会,我有幸和一个朋友一起到旅馆拜访了欧老师,那种演奏非常impressive,那种味道是需要长期的沉淀的,独到而不是其他人可以模仿的。当时就完全被欧老师对于节奏的驾驭自如和弹奏的味道所折服,就更下定决心要跟欧老师学琴,于是也参加了欧老师的课程。

不过很惭愧,我是一个行动的矮子,上班后就很难坚持每天2-3小时的练习,面对各种事情,诱惑,使得我的进度很慢,但是欧老师一直是持以宽容的态度,甚至到我来了美国之后,决定让我根据自己的进度安排练习,对我的弹奏也一直持以鼓励态度,非常感激欧老师。

来了美国之后,要安顿自己的新生活,新工作,不过也没有放弃对flamenco吉他的追求,在找各种资源,非常神奇的是,我找到了Grisha,就是6年前,在网上看到视频的那个演奏者。Grisha在技巧上有很高的造诣,在技巧上给了我很多指导,也非常有效。

我觉得在事业和兴趣上我不能两全,我也没法做到放弃工作去西班牙专业学几年琴,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欧老师和其他朋友还是一直在鼓励支持我的兴趣,让我在这方面能够不断进步。非常感谢欧老师和我的朋友们!!

同时觉得参加了欧老师的课程后欧老师会对于每个学员的特色加以不同的辅导,使每个学员都各有所长,演奏有自己的特色。正如欧老师所说的,flamenco有很强的即兴的因素,在固定循环的节奏里面,好的演奏者能制造那种深深打动别人的氛围,光懂得模仿别人不算是flamenco,正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阅历和感悟,所以弹出来的东西也不尽相同。

欧老师也是从一开始就针对这一点加强对我们的辅导,使我们能弹奏出有自己特色的flamenco。期望在以后的日子里面欧老师能教会我更多flamenco的真谛。也想有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些我从Grisha这里学到的练习技巧,和大家一起讨论进步。

单斐(第一届网上录音证书课程学员)於美國
2011年9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