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龙岩弗拉门哥吉他音乐发展之路 蔡海斌
 

龙岩弗拉门哥吉他音乐发展之路

初识弗拉门哥是在很多年以前的一部国外的黑白电影里,那时电视机和磁带式录像机对中国的很多家庭来说还是奢侈品,记得当时年幼的我是在别人家中的录像机中看到了这部外国电影,电影的情节与人物我早已淡忘,但其中扣人心弦的吉他和惊鸿一瞥的舞蹈,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秒钟,但已深深映在我的脑海中。之后的许多年里,我从广播和电视中听到和了解过这种音乐片断,它有一个神秘而迷人的名字flamenco(弗拉门哥)。同时,我也和许多喜欢吉他音乐的朋友一样,学习和接触过各种类别的吉他,并通过一些资料从侧面学习弹奏弗拉门哥吉他,但一直没有共同学习和交流的团队和朋友。

笔者2010年八月在大连弗拉门哥艺术中心与欧老师合影

直到2009年,因为机缘我认识了在龙岩经商的陈木山大哥和蒋晓庆老师的高徒张庆奇。木山大哥深得台湾弗拉门哥吉他演奏家庄维仁老师的真传,有着深厚的功底和出众的技术,多年前他在唐山居住过一段时间,就因出色的演奏技艺在当地的音乐圈中声名鹊起,木山大哥为人谦和,处事稳重,阅历丰富,和我们的关系可以说是亦师亦友。

陈木山大哥

木山大哥与欧老师,摄于2009年

张庆奇

张庆奇会多种乐器,弹奏的音乐灵气十足,早年曾赴广州随小蒋老师学习演奏和制作弗拉门哥吉他,不但在弹奏吉他方面,在琴的品鉴和维护方面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们三人一见如故,在同年的七月,我们共同报名参加了欧永财老师的弗拉门哥函授班,更加系统全面的学习正宗的弗拉门哥吉他音乐,至今已两年半有余,在这当中,我们不但深入学习弹奏了弗拉门哥大小共十几个曲式,对欧老师独具特色的弗拉门哥理念的理解也与日俱增,逐渐将compas的掌握和技巧的发展融合。同时在这两年多时间里,我们也有幸和大连以及国内其他的弗拉门哥朋友们相识,结下了不解之缘。特别是大连的忠华和春伟组建的弗拉门哥音乐团队,人才济济,对弗友更是热情真诚,为我们提供了不少宝贵的经验。

2009年大连笔者和木山大哥及大连和全国的各位同门一同摄于第一届师资班毕业合影

近年来,蒋晓庆老师也数次来龙岩,带来了他精心制作的手工吉他,小蒋老师制作的吉他,无论是弗拉门哥还是古典,音色纯正又独具特色,且制作水平一直在上升,深受圈内朋友的喜爱,同时蒋老师对弗拉门哥音乐的理解也十分深刻,这些都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蒋老师在制作吉他

在这两年多时间里,我们周边也不断有新的朋友加入到我们的圈子中,交流学习弗拉门哥,当中有不少原来在当地吉他圈都已是为人熟知的人物,他们是一群对吉他有着炽热之情的朋友,在各自的领域已经有了不少成就,也都因喜欢弗拉门哥而和我们在一起交流。

魏耸毅

魏耸毅,大家亲切的称其为小魏,弹奏古典吉他多年,不但技艺精湛,在圈内人缘也颇佳,并精于根雕和木雕刻艺术,因此原因,其演奏细腻沉稳,并具有独特的韵味。从2011年开始学习弹奏弗拉门哥吉他,短短半年多时间里进步明显,已能驾驭一些有一定难度的曲目。

苏志刚

苏志刚,人称“小黑”,音乐学院声乐专业毕业,吉他弹奏功力也十分深厚,现自己成立音乐教学工作室,主要教授古典吉他和声乐,培养了不少出色的学员,小黑为人热情好客,虽然教学工作繁忙,但仍对弗拉门哥音乐情有独钟,目前也在学习弹奏弗拉门哥吉他,已有了长足的进步。

周福明,“大洲”老师

另外还有一位前辈要提及,他就是周福明老师,人称“大洲”,在吉他上的造诣多年,并精通多门乐器,笔者与大洲老师其实已经有近二十年的交情了,还曾和大洲老师等几位朋友共组电声乐队,留下许多难忘的回忆。大洲老师为人厚道,对人十分诚恳,圈内许多人都爱与其相交,笔者认识木山大哥,正是大洲老师介绍的。而由大洲老师创办的经典琴行,培养了无数音乐人才,后虽因投资工程生意,工作繁忙,较难有时间参与圈内的聚会,但仍心系吉他音乐,只要是吉他音乐方面的事情一有时间他都会热情参与。

当然,我们周围还有不少支持和喜爱弗拉门哥音乐的朋友,这些朋友是我们这个群体中的大部份,虽然因人数和篇幅关系,无法一一列举,但正是因为他们这些弗拉门哥音乐的忠实聆听者,不时给我们一些帮助和支持,使我们的音乐真正能得以传播和推广。

笔者在两年多随欧老师的学习中,深感良师和琴友对弗拉门哥吉他爱好者的重要性。欧老师定期授课为我们指引练习方向,平时除了自己练习,不时还和木山和庆奇交流学习心得,共同获得进步,同时还可以通过网络和外地朋友交流,笔者时常和远在广州和大连的忠华、春伟、小蒋等诸位师兄请教,而大连的刘昕大哥也常有通过电话联系共同交流。另外,笔者于2009和2010年两次在大连参加欧老师的面授课感觉收获颇丰,这主要得益于面授课为期一周,上课时间连贯,课上教授的内容全面,与全国来参与的琴友的交流透彻且相谈甚欢。最重要的是,笔者在数次与老师面对面的请教中受益非浅,欧老师的教学理念让笔者不止在弗拉门哥吉他上,不少多年来在音乐上的困惑都茅塞顿开,有种重新获得新生的感觉。与此同时,笔者也深深的感受到欧老师对弗拉门哥音乐的热爱与执着,并寄予我们这些学员很大的希望。特别是欧老师在2011年8月专门在网站的文章上提及笔者进步最大时,笔者深感厚爱,并倍感今后所负的责任。


笔者在2010年第二届师资班音乐会后与恩师的合影

同时,笔者与木山和庆奇两位师兄弟也深感弗拉门哥吉他发展应重视从青少年开始培养。庆奇已经在近年开始向一些年轻的学生教授弗拉门哥吉他。而笔者也开始于今年1月起正式教授三名有潜质的青少年学生弹奏弗拉门哥吉他。

陈龙开,是一名大二的学生,高三毕业开始和笔者学习吉他,虽然只有寒暑假时间才有空回来上课,但练琴勤奋,进步神速,并经常参加大学的社团文艺活动,已具有较扎实的演奏功底和一定的演出经验,且龙开一直向往学习弹奏弗拉门哥。通过近一年半的考察,笔者从今年的春节寒假期间开始向其教授弗拉门哥吉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陈龙开能在九零一代的年轻弗拉门哥吉他弹奏者中占有一席之地。

赖橙帆, 初三学生,先前随笔者学习民谣吉他一年半时间,今年起开始学习弗拉门哥吉他,她是笔者教授的第一位弗拉门哥学员,也是向笔者学习弗拉门哥吉他的第一位女学员。赖橙帆因曾是体育特长生,具有运动员特有的艰苦耐劳的品质,故学琴刻苦,弹奏时又具有大多女学员所缺少的阳刚之气,目前弹奏弗拉门哥时间虽短,但已显示出较大的潜力。

倪佳呈,小学六年级,目前是笔者教授弗拉门哥吉他学员中年纪最小的一位,一年多的民谣指弹基础,今年一月初开始学习弹奏弗拉门哥吉他,虽然年龄较小,但聪慧灵巧,对弗拉门哥吉他正在逐步领悟中,相信不久的将来会带给我们惊喜。

短短两年多的时间,我们龙岩的这群弗拉门哥之友虽然还处在起步和摸索阶段,但已经逐渐开始展现活力和潜能,我们还要和香港、广州、大连等地的前辈和师兄们学习更多的经验。尽管在国内,弗拉门哥吉他音乐对许多人来说,还遮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但我们坚信,只要是经典的音乐,就一定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细水须长流,厚积为薄发,弗拉门哥音乐在通过传播者的沉淀与积累后,终有一天会绽放出最鲜艳的花朵。

蔡海斌

2012年2月于福建龙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