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廣州2012 Centro Flamenco的歷史任務 : 承先啟後
 

廣州2012 Centro Flamenco的歷史任務 : 承先啟後

Part 1 : 名門正派脈相承

筆者回顧自己初期在Flamenco吉他音樂藝術的漫長學習過程中,起步時剛好也處於現代Flamenco吉他音樂發展最興盛的黃金時期(1970 -1990年)內,當時正是Paco de Lucia新一代流派的崛起,以及整個Flamenco藝術開始全球化,百花齊放之時。而筆者就是在Flamenco吉他音樂藝術新舊交替這種環境中,同步學習和成長;故此對多個不同流派和風格的形成和特色,均有深入研究和了解。

但為何筆者卻一直只集中在推廣Flamenco Puro這個流派?

事緣因我參加了吾師在其家鄉Cordoba舉辦的弗拉門戈吉他國際研習班【Paco Pena - Centro Flamenco1983時,被Paco從來自世界各地共56名吉他手中獲選為其大師班七名成員之一,當筆者有幸成為吾師的入室弟子後;亦需按流派傳統遵從師訓,負起在我國泓揚Flamenco Puro這流派的瑰麗藝術重任了!

幸運地,在Centro Flamenco的學習過程中,筆者除了能藉此寶貴機會隨Paco深入學習外,同時還可跟同一流派的兩位宗師SabicasMario Escudero會面及交流,這些難得的經歷都對筆者往後的Flamenco Puro藝術風格發展方面,有著深遠的影晌和幫助。

左起 : Mario EscuderoAntonio(Paco哥哥)鴻方筆者Sabicas及鄭健文(Centro Flamenco 1983 in Cordoba)

實際上,吾師的教導是很有原則和嚴肅的,正是在[嚴師出高徒]的前提下,凡與Flamenco藝術有關的問題,Paco都會很認真去回應。若碰到一些情況或觀點不同時,他會堅持及不輕易妥協的。不過,在其他事情上吾師是位很隨和的[好好先生],在筆者心目中的Paco更是位待母至孝及尊師重道的好典範和學習榜樣。其實,吾師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影晌著筆者對此流派藝術的追求和個人風格的發展呢!

為了讓大家對吾師的理念有全面的認識和了解,我特別把一份為【香港結他雜誌】在差不多30年前訪問PacoFlamenco藝術的見解和大家分享。因筆者認為Paco這些寶貴心得經這麼多年驗證後,仍很值得大家去重溫和學習;尤其是對認識這位一代宗師的背境非常有價值!

RA: 是誰最早令你對Flamenco音樂產生興趣

PP: 我父親他年青時是一個出色的歌唱家但他卻不想以此為職業不過我們全家都很喜歡Flamenco的歌唱與舞蹈。

RA: 那你由何時才開始學習Flamenco結他

PP: 我大約在七歲時參加了學校裡的民歌組師教了我一些基本和弦自己便開始學彈結他。而我哥哥Antonio他也會彈奏,所以他也教了我一些彈奏技巧,之後便獨自練習。到後來有一天在此水池邊(El Potro),遇到一個鄰居的朋友彈了些Falseta給我聽,我非常喜愛,便正式開始彈奏Flamenco了。

RA: 當時有否跟任何名師學琴

PP: 沒有主要都是自學。

RA: 那你怎樣去學習Falseta

PP: 主要是靠聽收音機與觀摩別人彈奏時學習

RA: 當時那個結他手對你影響最深

PP: Nino Ricardo不單只是我那時候所有彈奏Flamenco的都受他影響。

RA: 你可否將Flamenco這門音樂概括地解釋

PP: 當你說Flamenco就是說著一種歌唱這與西方音樂爵士(Jazz)與怨曲(Blues)的歌曲一樣都是用來表達內心抑壓的感性音樂。Flamenco也是一種音樂語言,它是一種與別人溝通的音樂,不過Flamenco亦是指那些居住在安達魯西亞(Andalucia)的吉卜賽人的生活方式。至於結他只是它的分支。

RA: 那時候的Flamenco與現在的有沒有分別呢

PP: 當然有那時候的Flamenco歌曲內容都是敘述在貧苦生活中那一群人的心聲因為那時候的Flamenco表演者都是吉卜賽人或其他低下層的西班牙人所以那時候的Flamenco是真正的Flamenco

而現在的Flamenco雖然在形式上與以前沒有多大分別但表演者都較以往富裕他們擁有自己的房屋與車子及其他的物質等所以他們現在不須要學以前一樣最基本的生活條件去奮鬥那麼在歌曲的深度當然沒有從前的好不過我仍強調它仍是Flamenco只不過深度與感受有少許褪色吧。

RA: 那是否在貧苦的生活環境下才可以接觸到Flamenco

PP: 不一定以前的Flamenco亦是我說的Pure Flamenco (真正的弗拉門戈)跟隨歲月一去不再因為現在的客觀環境不同但我自己是在那段時間內成長與受薰陶而我也是經過艱苦的奮鬥才有今天的成果所以我本身是知道那種感受是如何。反觀現在若我的孩子去學Flamenco,她們現時的學習環境與條件都比我當年的好,不過,她們的Flamenco音樂裡未必有我那種感受。

RA: 是否現時的Flamenco比較商業化

PP: 這是無可厚非的因為他們都要謀生而為著要討好普羅大眾有時是需要這樣做但我指的是那些在Tablaos (專為弗拉門戈表演的歌舞廳) 表演的藝人因為觀眾是遊客的關係吧

RA: 你認為怎樣的表演形式是最好

PP: 歌唱與結他一同表演是最好的Flamenco

Paco在Centro Flamenco為歌手El Pele伴奏 Tientos

RA: 甚麼

PP: 因為CanteFlamenco之首Cantor (歌手) 通常是Flamenco的英雄製造者與流行樂的歌星一樣受人擁戴所以當歌手與結他手在表演時能互相融匯為一體時也就是Flamenco的昇華了。

RA: 那麼舞蹈又如何呢

PP: 那是另外的一回事但舞蹈通常是在歌手演唱完後去結束一首歌曲時用。

Centro Flamenco學員學習伴舞 Alegrias

RA: 是否每一個結他手都要對Cante熟習

PP: 最好是這樣因為CanteFlamenco的靈魂我有很多的結他獨奏都是取材自這些歌曲而平時我若聽唱片我都是多選聽唱歌。

RA: 你曾提過歌手是經常將一些句子縮短是否他們這樣做法是隨意的

PP: 那是很普遍這與我們學習Compás一樣有些句子是6拍一句但有些是12拍一句問題是歌手有否特別的技巧去延長句子而這也是出色與普通的歌手之分別。

RA: 歌曲的內容是否取材自一些詩句或是歌手自己編排

PP: 你是指旋律或歌詞

RA: 歌詞。

PP: 那是兩者都有。但大多數是歌手自己創作,不過那些歌詞的文法是不完整,因為他們都沒有受過正式教育,所以他們唱歌時的歌詞是隨口拾來,但卻是十分直接去表達歌手當時的感受。Paco當時略為思索,便用西班牙文唱出數句歌詞來,翻譯後的內容為描述遊子思念在家鄉的母親。(If I could see my mother, I would give my finger of my hand)

RA: 除了Nino Ricardo是否Sabicas也有對你有影響

PP: 可以說Nino RicardoFlamenco早期的第一波熱潮當時所有彈奏Flamenco的都受他影響。但後來Sabicas的出現,人們又一窩蜂的去彈奏他的materials

RA: 那是否與現時我們都愛彈奏Paco de Lucia的歌曲一樣

PP: 但他們彼此的音樂風格都各不相同我較喜歡Nino Ricardo

RA: 你認為Paco de Lucia的音樂怎樣

PP: 很好他經常找尋新理念(idea)與去嘗試新的形式。

RA: 但我覺得他最近的音樂非常近似Jazz尤其是與Larry CoryellJohn McLaughlin一起灌錄的唱片。

PP: 那是不對的Paco de Lucia的音樂仍然是Flamenco就算與其他風格的結他手一起彈奏不過那是另外一種形式的Flamenco我必須強調Flamenco是非常個人每個結他手都有自己的音樂所以當投入音樂後無論用甚麼樂器去表達那都是Flamenco

RA: 我在觀看Sabicas的演奏會時發覺他的falseta很多都是舊的你也有否同感

PP: 照我所知他已沒有再去創作新falseta因為Sabicas年紀已這麼大而他亦覺得往昔的Flamenco音樂與新一代的有

大分別所以他不再去找尋新的material

RA: 我當晚覺得你對他很尊敬的。

PP: SabicasFlamenco的貢獻是有目共睹而他亦是我的長者我當然是尊敬他。

RA: 在你多張的唱片中我發覺你經常都有彈奏Sabicas的作品Zapateado en D你有否跟他學習呢

PP: 沒有只是我們曾有數次相聚時他彈奏一些falseta給我看。

RA: 你的歌曲有一定的形式是否事前經過編排

PP: 是因為我發覺很多其他的結他手都經常去即興彈奏及比較粗線條但我自己並不喜歡此種風格我比較注重音色方面而我亦將每首歌曲分為前奏、主題與結束三個部份來處理這樣給聽眾較有層次的感覺。

RA: Centro Flamenco是否每年都舉辦

PP:

RA: 除了在Centro Flamenco教授學生外平時有否教私人學生

PP: 沒有因為我經常都忙於演奏會的演出。

RA: 作為你的學生我想問怎樣才是正確的演繹Flamenco音樂

PP: 當然Flamenco對我來說是十分嚴肅我通常都要求我的學生都有正確的節奏觀念而我亦不期望他們去彈一些華麗的或者艱深的falseta但至少一定不要失去那樂曲的節奏(Compas)因為完美的Flamenco結他獨奏是那種當你聽後內心會感覺到那動感才是而絕對不是那種旋律優美但聽後卻無動於衷的那不是Flamenco,只是另外一種結他音樂。

RA: 你可否講些關於平時練習結他的情況

PP: 我平時並不著意去練習結他但當有演奏會時便每天練習56個小時。我首先是彈一些音階(Scale)和分散和絃(Apreggio),然後是顫音 (Trémelo),當我熱身(Warm up)才彈奏全首歌曲。

RA: 我發覺你經常用一些膠水塗在指甲上是否有用

PP: 我的指甲很脆弱經常都會崩裂所以便要用那些膠水。

(訪問於西班牙Cordoba在1983年7月27日凌晨3時完成,訪問錄音 : 鄭健文、攝影 : 熊小蓉)

接著下來筆者也將一個有關Paco在今年五月中旬來港演出時接受香港電台的訪問跟大家分享目的是加深大家了解吾師對Flamenco藝術的熱愛和追求真善美的執著與堅持。

再者若然讀者們是先看了那篇30年前的訪問後才看這個視頻那就有一種前後呼應的效果並會更加明白為何吾師在達至殿堂級大師的水平後仍在尋找不同的靈感去展示Flamenco藝術的多樣化而讓更多人去認識此瑰麗的民間藝術的正是去推廣Flamenco Puro這流派的特色啊Ole! Mi Maestro Paco!!!

Video - Paco Pena 無彊界佛拉門戈

Part 2 : 重點培育代表中國未來的優秀Flamenco吉他演奏家團隊

筆者藝團顧問鄭健文623香港文化中心大堂演出後之檢討會議中曾經給Mia個鼓勵他說『你不會是最好的因為最好的是在將來。但這些最好的將來正正是由你今天所做的工作所影響而來的!所以,你要繼續努力練習啊!』

而我現在也把Man這番鼓勵說話同樣地給參加第三屆Centro Flamenco師資培訓班的學員們作出勉勵因為你們就是代表中國將來最好的弗拉門戈吉他的精英。所以在今次專業培訓活動中,你們要加倍用心學習,尤其是吾師那30個基本練習的課前作業,更要預先熟習以便在上課時,可收事半功倍的效用啊!努力!並期待在十月初在廣州的會面,我也希望到時能跟每一位學員,有更多的分享和交流有關吾師流泒的故事。

另外正如筆者在前文提到Centro Flamenco的主要作用是為隨我習琴的函授証書課程學員而設只是今屆面授活動有很多學員各自因為工作或家庭方面的原因未能到來參加正如在Malaysia的學員林俊榮很想參加這次培訓但礙於公司方面未能批假而取消實在可惜

因此另一角度來說筆者更應十分珍惜以下幾位不辭勞苦及迢迢千里分別從廣西、貴州、天津及湖北而來的函授証書課程學員給予他們熱烈的歡迎和感謝對Centro Flamenco的支持Ole!!!

梁文(第二屆函授証書班學員) 首次以師兄之身份帶領其他函授班學員一起在Centro Flamenco中學習和分享。他自2009年起隨筆者透過函授習琴,並於2011年更不惜每兩周從廣西北海市坐10多個小時長途巴士到花都小蔣吉他制作中心,隨筆者面授學習,因此他對追求Flamenco藝術之堅持和學習態度非常可嘉。而筆者亦要求梁文在今次活動中,協助我去帶領學習小組,尤其在50Flamenco吉他合奏方面的工作。

喻景力(第四屆函授証書班學員),來自貴州的年青吉他手,學習Flamenco超過10年,在個人風格和彈奏技巧方面,甚有潛質。他也是筆者會重點培養的人材,是中國將來咱們弗拉門戈吉他界的代表!實際上,小喻的克苦學習精神也令我特別欣賞呢!

張磊(第四屆函授証書班學員),來自天津,習琴超過15年,彈奏水平頗高。這次活動更跟太太一起到來參加,正是夫彈婦隨,十分難得。

高志(第四屆函授証書班學員),來自湖北省咸寧市,習琴已有20年,是位經驗豐富的圍棋老師及個人很有中國文化修養,並充份在他的演奏和音樂中反映出來,很有味道。

筆者除了特別介紹以上幾位函授証書班的學員來感謝他們的支持外,還有一位非常有份量的參加者 - 他便是來自深圳寶安區委宣傳部李全毅長了。自今年初筆者應邀出席李部長深圳寶安吉他學會的午餐聚會後,李部長Flamenco吉他音樂產生濃厚興趣。因此,當他從吾徒溫碧文處獲悉筆者在廣州舉辦Centro Flamenco師資培訓班的消息後,李部長即時透過溫碧文向我報名參加!同時,李部長也聯同羅曼科長一同參加這次活動哩!因此,筆者在此特別向他倆致謝!

筆者與李部長之合照

當然,還有多位參加者仍未介紹,不過,筆者將於Centro Flamenco活動完結後,由每位學員自己撰文去自我介紹外,並詳細講述今次活動的感受和收獲。所以,請大家繼續留意有關第三屆Centro Flamenco師資培訓班的後續報導吧!謝謝!

歐永財

2012年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