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法國來信(II) Paco Pena 最新現場錄音
 

法國來信(II) Paco Peña最新現場錄音CD {Live in Wigmore Hall 2006}

在今月中,筆者在嘉聲琴行之吉他教學中心突然收到從法國寄來一份包裹,中心負責人關姑娘即通知筆者到取,原來是Francis Hout(吳靜安)特意將吾師Paco Pe?a最新之現埸錄音CD送贈給我收藏,實令在下驚喜之餘更對Francis的好意感激萬分!及後向Francis致謝外,並再次邀請他為本中心的讀者報導他在彼邦的Flamenco活動及生活趣事,不過目前他正前往南非外遊中,所以待他稍後返回法國後便再與Francis聯絡;到時希望Francis能有空為大家報導一下,謝謝Francis的支持!

說回吾師這張在英國倫敦著名的演奏廳Wigmore Hall最新現場錄音CD(日期是2006年12月6日),原來對Paco是非常有紀念價值意義,因為Paco在40年前由西班牙到英國發展時,第一埸的音樂會也是在Wigmore Hall舉行的,當時是1967年11月12日。而吾師也是透過這埸音樂會,把他獨特的音樂風格展示出來,令到英國的樂迷對Flamenco吉他這種民族音樂加以重視及欣賞。另外,Paco在這張CD內的自述,也說出在過去四十多年的演奏生涯中,他對這藝術所追求的是一種[求真]的態度, Paco更指出要成為一個真正的Flamenco藝術家,是絕能假裝的(Pretence),因為要達到這個境界的話,他們的言行與思想、價值觀都必須一致的Walk on the Talk(即不是說一套、做一套的虛偽行為)才有成就。

及後筆者在細聽Paco這張音樂會之現場錄音CD,感覺吾師的演奏無論在音色對比、音感與節奏的收放均臻化境,尤以Los Arcos(Granaina)的演繹,更把樂句如歌唱般的效果表達出來,十分有味道!而這也令筆者想起當年隨Paco學琴,他曾要求我要多聽Flamenco歌唱來培養Flamenco感覺的建議,現在聽到老師的演奏後,對這個指導的用意就更加心領神會了!

而在CD的曲目中,更包括一首是Paco獻給前輩 Mario Escudero的 Zapateado,是他對Mario的致敬,尤其是Mario對Flamenco吉他音樂創作方面的貢獻。當筆者聽著Paco的演奏時,不期然便想起在1983年於西班牙Paco家鄉Cordoba舉行的第三屆Centro Flamenco上課時的情景。尤其當年看到吾師對前輩Sabicas及Mario Escudero的尊敬、對家人的愛護,他那言行一致的行為均深深令我由衷地欽佩,也潛移默化地令自己多年來都一直以Paco為學習榜樣了。

captioned : Paco在上課時介紹前輩Mario Escudero,在左上角站立穿粉紅色T恤的是筆者學生熊小蓉

captioned : Paco在欣賞全神貫注地Mario演奏Guajiras

captioned : 第三屆Centro Flamenco海報(1 & 2)

captioned : 筆者攝於Centro Flamenco的辦事處門外

Captioned : Paco在哥杜巴(Cordoba)的文化博物館內上課,形式是以小組教授。Paco一般會先演範彈奏一段循環節奏(Chording compás)後,便再教授旋律變奏(Falseta),但是沒有樂譜提供及完全靠學生本身的能力去強記。因此一些水平不高的學生會十分吃力;所以Paco經評核每位學員水平能力後,太初階的學生則需隨另一位老師Manuel de Palma學習。

captioned : 上課地點是哥杜巴文化博物館之廣埸(Plaza del Potro)旁邊的埸館內,而這廣場中的噴水池便是筆者與友人於晚上[吹風]的地方,也是筆者創作[懷念的噴泉 – El Potro de Cordoba]的主角。

Captioned : 懷念的噴泉 – 左起許鎮邦、袁鴻方、袁秉能、鄭健文、筆者及熊小蓉。值得一提是,在西班牙時我們每人的酒量都好了很多,因為清水的價錢比啤酒還要貴呢!

Captioned : 在Centro Flamenco的第二階段,Paco特別安排所有學員都要學習伴舞與伴唱。相片中跳舞是Paco同鄉著名舞蹈家 Immaculada Aguilar,左面的是哥杜巴著名歌唱家El Pele,吉他伴奏是Manuel de Palma,他是Flamenco吉他大師Diego de Gastor的學生哩,很有Diego de Gastor家鄉Moron當地流派的風格與味道。

captioned : 筆者與鄭健文熊小蓉攝於Paco Pe?a家中的後園(Patio),我們經常在下課後往Patio吃一点小食或與其他學員傾談學習心得,也是一個很值得懷念的地方。

Captioned : Paco在第三屆時特別邀請了古典吉他大師John Williams到來主講,並吸引了很多古典吉他手參加,人數差不多有90人哩,非常熱閙。

實際上,筆者在2004年成立本藝術中心及主辦藝術証書課程時,所有的運作模式與教學理念,都是跟隨吾師Centro Flamenco為籃本,即透過有系統去培育具備演奏才能與修養並重的結他手,為將來中國Flamenco藝術發展的方向,定位在國際上獲得認同與成就。因此,筆者特意在今次文章裡,為大家介紹Centro Flamenco的背境,主要目的是讓讀者更易明白我所倡導的[大中華風格]理念的來由,因一切的理念都來自吾師 Paco Pe?a的影響所致,而筆者則扮演着[承先啓後]的角色而矣!

captioned : 第一屆 2004廣州學員合照

captioned : 第二屆 2004香港學員合照

captioned : 第三屆 2007廣州學員合照

captioned : 第四屆 2007香港學員合照

然而,筆者當然期望着上述的目標能逐步去實現,但畢竟自己也明白到藝術的成就,不是可以在很短的時間之內便可達至,不然的話就會變成吾師常告誡我的名言 : [you can play the music, but you don’t understand the art!]。

所以,筆者亦再次要求本藝術中心的所有學員,都要謹記師公Paco Peña的訓導,以真誠及開放的心態去學習Flamenco藝術吧!

同時,筆者深信不論將來的發展成果如何,我們都是以自己真實的故事來投入與演練這藝術,而Flamenco藝術家就是現今的說故事的代言人,讓透過我們對藝術的堅持,共同保留了這項令人們優美個性獲得欣賞與讚美的傳統外,並為我們生存的年代做出定義(A way of life)。

歐永財 2007年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