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姓名:郭佩榮(WingoKwok)【香港佛蘭明歌小組】組員
 

個人介紹

姓名:郭佩榮Wingo Kwok香港佛蘭明歌小組組員

琴齡 : 2年 (自 2011年 5 月)

學歷 : 香港理工學院,建築學系,英國格林威治大學建築測量,榮譽理學士

職業 : 現職於中港企業,負責工業工程

興趣: Flamenco,Boogie Woogie,Blue Jazz,Guitar,Harmonica 和中國樂曲

習琴之路:

[1]探索

文化是隨着政治和經濟而發展,而音樂是可以說是即時反影社會情況,間接地推動文化, 我成長於[火紅年代]. 社會瀰漫著愛國思想, 東方紅大海航行靠舵手 的歌曲充滿整個勞動階層, 我記得曾參加過 中文成為法定語文反越戰等社曾運動。

為了加深對時代的認知,我開始留意外來文化 (當時稱來路嘢) 。誰料我竟然被胡士托音樂會吸引着。它的歌曲悅耳動人, 內容是反影一些美國人對戰爭的討厭,和熱愛和平,例如 Blowing in the Wind (by Old Bob Dylan), Eve of Destruction (by Barry Guire)和令人耳熟能詳的 Imagine (byJohn Lennons) 。這樣, 我開始學音樂,彈結他,希望憑歌寄意,細訴少年的我,無知卻無悔。

[2]認知

其後香港開始進入知識型社會,需介而立之年,為了鞏固自已學問基礎,毅然放棄身傍所有的東西,只帶了一支口琴,負笈英倫。[異鄉供讀苦,學成頭亦白], 此乃至理名言,旅英時, 同學和我大家一同深深感受到讀書的壓力和家人對自己的希望。

故此,我很多時獲邀出席中國同學音樂會為大家舒解鄉愁, 我以口琴為他們選吹彩雲追月漁舟唱晚二泉映月等樂曲。席間,有同學問為何喜歡這些歌曲 ? 我對他們說歌曲 彩雲追月, 漁舟唱晚是細訴民間景況,而二泉映月是較為哀傷,表面上它是描述小人物炳的故事:〖他飽受欺凌,逆來順受,樂知天命的性格並沒有向悲慘的命運抱怨。〗這使我們認識到,一首樂曲除了旋律優美外,還要感動聽眾,進而喚醒他們對追求美好人生的共嗚。


攝於英國倫敦國會大厦前 攝於英國倫敦大笨鍾前

一石擊起千層浪,它激發我對西方音樂的探究,課餘的時候,我總是到倫敦劇院,觀看英國交響樂團, 有一天, 我在大堂內看見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的消息。 心中的疑惑道隨即展開, 歐洲的音樂路向如何? 於是我决定到地利有音樂之都的維也納一趟。 誰料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是屬於私人組織,多數在維也納金色大廳 (Musikverein)為達官貴人演奏。得到這消息後,心中涼了一截,加上盤川不多,正準備購買車票返回倫敦的時候,不知覺地逛進了維也納國家歌劇院 (WienerStaatsoper)

攝於地利,維也納貝多芬音樂家墓前

雖然, 它是一般較平民化的藝術中心,但是很多來賓,都衣冠楚楚,最幸運的是當晚所表演的節目,竟然是由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擔綱演出. 其中的竅門是觀眾可以透過 [預演項目]來欣賞的。 原來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是會在指定的日字內,向公眾人仕表演。

幾經轉接才能進入這殿堂級的劇院,它內部金碧輝煌,加上奏起,史特勞斯先生的拉德斯基進行曲 (Radetzky-Marsch ),使到整個人的心靈頓時被攝服,一時間,我感覺所有的情感有被牽著走. 無論在歌曲的演奏和現場環境,確實無與倫比, 但我認為這是華美之音,它與群眾保持著距離,音樂在這裡,只是為特定人仕服務…未來音樂家。

我記起在求學期間,曾到位於西班牙東南部海岸城市--巴賽隆拿(Barcelona),學習他們的建築. 突然間,有大群人圍在街角,一連串輪指結他聲,神情肅殺的跳舞女郎加上有節奏的掌聲. 引發出有悲憤,抗爭,望和自豪的歌曲,我被吸引著。 於是我打趣地向結他手問:『What did you play ?』『 Flamenco!』 吉他手那冷漠的回應, 卻使我的好奇心油然而生。佛蘭明歌是吉卜賽人的舞曲.它是三合一的藝術,集合了歌唱,和結他音樂。過去, 佛蘭明歌着吉卜賽人到處流,吸收了多種傳統藝術。

攝於西斑牙, 巴賽隆拿市

因此成西斑牙的無彊界普及大眾文化. 佛蘭明歌自民間草根階層,重於情感渲洩和自我娛樂,它是慷慨,狂熱,豪放,不受生活拘束的表演。 佛蘭明歌最能融入群眾的是,它對演出者沒有特定要求,往往很容易見到男演員可以像個藍領工人,而女的可能像個憐居大嫂,我們要看,是演員的爆發性舞姿,結他音樂節奏和歌曲感情,而不是經過特別挑選的美女.基於此,它與群眾沒有距離, 看與演同為一體。有云『獨樂樂,不若與眾樂樂』, 箇中的道理, 是知易行難。

攝於九龍城德機塲

[3]落實

過去數十寒暑,無論古今中外的樂曲, 由管弦交响樂至民謠, 我都有所涉獵, 因而沉澱出 [自己音樂的路向] 。 其實, 音樂是屬於人民百姓, 透過音樂和舞蹈將社會情況,展示出來,好像香港顧家輝先生所作的 【 獅子山下 】一樣, 它能反影出香港70年代, 貧苦大眾的拼搏精神, 而現在我認為我們可以取用佛蘭明歌的神髓,將民間苦與樂感受,用結他音樂和舞蹈量化傳開去,創做當代文化新一頁。

[4]習琴之路

目標確定後, 隨即拜訪名師學藝, 但坊間導師一般沿用 【學徒式教學法】。上課時, 導師是沒有任何曲譜或講義派發給學員。在一句鍾內, 將自已所節錄的歌曲,重複地彈奏, 然後囑咐學員依指位,按圖索驥。雖然,這是【西斑牙學習法】,但在缺乏輔助學習資料下, 我雖習琴多月,仍無寸進, 心中難受, 離念漸生。我的思路, 在山窮水盡時候, 幸遇良朋指引, 加入了香港佛蘭明歌小組

在小組內, 歐永財先生是我們的義務導師,他採用 【道與術】的觀念,活化【西斑牙學習法】,加上耐心的教誨,循循善誘,使到各學員欣欣向榮。而安排得最好的地方是,更有前輩師兄,師姐定期造訪,臨塲指導,令我們獲益良多,在此僅借一隅,說聲『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