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思念演出後分享系列】[2]分享藝術,傳遞靈感 記【思念】廣州首演
 

思念演出後分享系列】[2] 分享藝術,傳遞靈感

記【思念】廣州首演及Centro Flamenco 2013 - June Lam
什麼是藝術
[當你經過無數次練習,在積累、感悟、沉澱中掌握了樂曲的情感,在一個特定的時刻,例如演出,你可以“呼喚”出這種情感而透過吉他表達出來,霎時間你就做到了,但你又不能做到第二次一模一樣的,這就是藝術!]
真的好想把Simon鄭建文顧問這段話的原話錄下來,上述只是我記得的大概意思。本來關於Centro Flamenco 2013和【思念】廣州首演的感受應該分開兩篇文章來寫的,但歐sir今年Centro Flamenco的主題“Flamenco藝術”,我正是透過【思念】的演出而領悟到的。~ 我為偷懶找到了借口。
我與Simon鄭建文顧問
在磨練中共同成長
其實,直到踏上真正演出的舞臺之前,我還未領悟到為什麼歐sir一直說演出是一種“磨練”。演出時彈的【旅愁Farruca】比之前的任何一次排練都要彈得好!這是我們【中華之聲】的共同感受。記得在演出前的15分鐘,我們六個人還在排練這個三重奏,還是在趕拍子;而前幾天的排練,我們常常彈得一段比一段趕;而由於地域距離,我們更是從十月二號才開始一起排練。是什麼力量讓我們在演出時一拍都沒有趕,而彈出了Farruca的勇氣?真的很神奇!
演出給我的珍貴意義,並不是臺下的掌聲,而是後臺裏團員之間的互相鼓勵,無論是握手還是擁抱,都傳遞著一種力量。當和對方說“不要急”、“放鬆”、“加油”的時候,其實也是說給自己聽的,但當把這些話“分享”給對方的時候,頓時就能感受到這些話“返回”自己身上的力量,這是自己說給自己聽所遠遠不能達到的效果~
正如【旅愁Farruca】雖然是劇情的安排,但更像是歐sir安排來讓我們在互相鼓勵中獲得勇氣的!也許排練時我們多少有點隨便,但到了演出時,彼此的信任霎時間就成了一起經歷磨練的勇氣,霎時間我們就一起做到了,Ole!
原來靈感可以傳遞
另一首三重奏【盼】,我們在排練時一直找不到結尾時慢下來的一致節奏,見Mia坐在旁邊有點手舞足蹈,就拉她加入來跳舞,很神奇地,看著Mia的舞姿,我們感受到了樂曲的情感,馬上就找到了慢下來的節奏!Mia也說她開始可以打破只會跟著歐sir蔣老師的琴聲跳舞的固我了,Ole!
記得有天上課前,穆松同學彈了一首【曾經擁有】,於是我彈了一段【殘夢】,而且彈得很有感覺,歐sir還說我進步了。其實是穆松的情感light up了我的情感,因我並不是每次彈【殘夢】都會有感覺的,或是狀態有所高低。而且我的壞習慣是如果沒有新的改編而不斷重複練習同一首曲,就會越練越無感覺,但我並不具備每次彈都不一樣的能力。
在舞臺排練時,在候場區聽到歐sir彈的【誰】前奏,好有感覺好想哭,我想,演出時我的【殘夢】跟在後面,可以醞釀一下情感。結果我的壞主意徹底失敗了,到了真正演出候場時,我只覺得好緊張,完全感受不到歐sir的情感……>.<
原來生命的四扇窗,真的只有當明窗open up的時候,才能感受到別人的duende,才能發放自己的duende。當大家都真誠地打開心窗時,靈感就可以傳遞,藝術並不是閉門造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所帶來的真實感受,才是藝術創作的源泉。
我想,也許,Flamenco如果沒有透過compas去與別人互動,就沒有“每次都可以不一樣”的即興,就沒有生命力……
我想,也許,歐sir讓我們透過生命密碼和顏色遊戲來認識自己及自己的人際關係,就是為了讓我們感受潛意識中真實的人際互動,在不知不覺中打開心窗!
毫無保留的忘我之境
在十月五號晚登臺之前,我已經用盡了所有的能量和精力了,體能和心力的儲備都沒有了,獨奏的時候我的頭腦更是一片空白,也完全想不到樂曲是什麼故事、什麼情感,毫無保留是因為沒有東西可以保留……
結果我彈的【殘夢】和之前練習的不太一樣,有些地方左手按錯了品位,就用滑音滑回去了,中間有一段的滑音更是不知道滑到什麼地方去了……但就是這般相信手中的這把吉他,這把我只彈了十幾天的新吉他,甚至還發現了之前沒有的音色變化……對這把新吉他,我前幾天還是開始有感覺的,演出後就變成開始愛上它了!
當時我彈錯了嗎?但那些滑音卻“錯”得好自然……也許是在臺上我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有一種神秘力量透過吉他把我帶到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奇妙境界……也許,可能,或者可以稱為“忘我之境”……後來歐sir告訴我,在那個moment吉他成了part of my body!
記得從舞臺回到後臺的一瞬間眼前一片漆黑,漸漸看到的第一個人影是老喻(喻景力),他說我彈的令他很震撼,我感到莫大的鼓勵,情不自禁地與他擁抱……高志師兄說觀眾的掌聲是自發地響起來的……歐sir說在房裏也聽到我ligado的情感力量,在與他握手時我感到了鼓舞……
後來,有琴友說我“超水平發揮”“出乎意料的好”……我不懂Flamenco的朋友說好喜歡我“只用左手彈的那段”(ligado)和“一串串高音很浪漫的那段”(tremolo)……更想不到的是陳家鳴老師居然說我是“全場最有感覺的”!——我無想過會有這樣的評價,當時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好多謝一班來捧場的朋友,還在後臺門口等我~
Centro Flamenco 2013
也許,這些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東東,就是Flamenco藝術的duende!
感恩Flamenco,讓我多了一個世界,透過分享,讓人生更加豐盛!
感恩在Flamenco路上結緣的每一個人,讓我漸漸多了一個家,一個在歐sir和各位長輩的悉心栽培下一起成長的家,我不僅幸運,而且幸福!
歐sir、陳家鳴老師、蔣老師和我
張磊、我和喻景力
June Lam林敏君
2013-10-9@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