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藝團成員】之個人介紹 陳志禧(Andrew Chan)
 

【藝團成員】之個人介紹

姓名:陳志禧(Andrew Chan魅力小組組員

琴齡:20117月起師隨 Penny Wong, Raymond Au (歐老師)習琴

學歷:香港科技大學數學(統計)

職業:僱員福利

興趣:看電影、聽音樂(Latin Jazz, Flamenco, OST, Classical)、唱歌(合唱、音樂劇)、射擊運動、內觀靜坐、Flamenco Guitar

習琴之路:

緣起

1998年起,便開始觀看Flamenco表演,當中總有一些讓我感到breath taking,一些看過便算。最令我有深刻印象是Paco Pena dance companySara Baras。而Sara baras讓我感受到Flamenco的火焰感覺,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場沒有伴奏、沒有palmas、沒有唱歌的獨舞。現在,相信我當時看的環節應該是Farruca

Paco Pena dance company是我同一個表演團體入場次數最多,香港兩次、澳門一次,每次表演都不同、每次皆有驚喜。最深印象是一場關於葬禮的舞蹈,但我實在無法記起那是甚麼曲目。

2000年曾經試過自學結他,彈完C chord之後還未懂得彈moving chord便不了了之。結他塵封多年後,轉贈他人便算。多年過去了,逛戲院時無意中發現一張印在明信片硬咭紙上有關學習Flamenco danceFlamenco guitar的宣傳單張。腦袋即時閃起多年前在明珠台播出Gypsy Kings concert TVC,印象中那首曲應該是Bamboleo。過去自學結他的經驗,讓我不覺得我能把Flamenco guitar學得成,只希望成為一個educated audience

作為audience也是需要教育的,總不能用欣賞西方歌劇的角度來欣賞中國地方戲曲吧!記得2000Arthur(鄭煒耀)說學過彈結他,便問他有沒有興趣學。他第一個反應是「甚麼是Flamenco guitar?」,我便叫他上youtube輸入關鍵字flamencoflamenco guitargypsy kings等。不久,他便說要學。習琴之路就這樣開始了!

我的習琴路

從來我以為Flamenco是很西班牙的東西,多謝歐老師的教導,讓我對這個觀念有所改變。Flamenco不單是音樂還是一種生活態度;不是追求西班牙Flamenco而是成為一種能表達自我和懂得分享的Flamenco。從美學及技巧層面,要為自己所彈奏的每一粒音負責。透過重複及有意識的練習,讓結他不單是製造聲音的工具,而是透過演奏者的情感通過結他這位代言人創造出來有個性和具獨特性的聲音。

最深印象是歐老師要求我們彈一個單音要有五種表現情感的方法。換言之,不是要求我們把全首曲過一遍、彈完某一句或彈某一個單音,而是要求演奏者問自己這一個單音是不是最能表達自己情感的聲音。現在的我,Flamenco不單是音樂亦是生活。如歐老師常言道:『Flamenco guitarist連走路也是12拍的。』技巧層面,不在此班門弄斧了。羅馬非一天建成,能力還是耐心每一天一點一滴的去積累吧!

陳志禧(Andrew

2014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