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十年樹人,百年構想《大中華風格》
 

1. 毋忘乃初學之思

在五年前的冬至,筆者特意從上海趕回香港與家人團聚過節,因自2001年起便調職往上海,負責公司發展大陸市埸及培育管理人才的工作,很少時間回老家與爸媽見面了;所以,在百忙之中筆者也匆匆返港探望父母,還可與弟妹們共聚家常,暢談別後彼此的近況。

晚飯後,二弟永發(Samuel)忽然問及我仍否有在國內參予演出或推廣Flamenco的活動,因為他認為筆者若因工作事業而放棄這藝術的話,實在很可惜!除了浪費了過往多年以來,筆者在香港及大陸推行的普及成果外,更是因後繼無人而令整個藝術發展停滯不前呢!所以他當時極力主張筆者應繼續這項有意義及價值的工作。


Jack為筆者「獻給吾師」音樂會場節目表寫的序

聽了Samuel一席話後,卻喚醒了一直多年以來在筆者心底裡的一句用作自省的座右銘:「毋忘乃初學之思」。回想1983年在西班牙Córdoba隨老師Paco Peña上課時,Paco問筆者為甚麼喜歡Flamenco結他?當時我的回應是音樂的特質和技巧。但Paco隨即說那是不足夠的,並指出我需要「活在其中」才可真正體驗到Flamenco藝術的真諦。因此,筆者當時便在日記的首頁上寫下了這句話,以作為提醒自已在日後修道之方向,需時刻保持像初學者的熱諴心態,戒除自滿與固步自封的陋習,並完全投入Flamenco [道]的生活方式( A way of Life)來體驗這藝術。

而隨著二弟在2002年底的一番話如當頭棒喝,使筆者猛然醒覺自己原來差點兒忘記了當年學琴的目的,若完全停止推廣的工作,實在有負一些朋友對筆者的期望!所以,我便與Samuel在2003年開始認真地討論,重點包括如何繼續在香港大陸去推廣Flamenco的計劃,並怎樣能使這計劃更有系統地去提高推廣的成效。

2. Flamenco團隊之價值核心 ─ 和而不同

其後Samuel更交了一份成立Flamenco團隊的建議書(Proposal)給筆者參考,而其中的思想中心點是以「和而不同」的理念為這團隊的價值核心,著重以一種融洽的、互相欣賞與開放接納的態度、行為,來推廣Flamenco結他音樂。

筆者非常同意Samuel的看法,因Flamenco音樂本身非常重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和諧共處更是增進人際關係的首要因素。故此,我就按照二弟這份proposal作為重新推廣Flamenco工作的藍圖,並以《大中華風格》為這計劃命名。

及後,於2004年成立Flamenco結他音樂藝術中心,並透過互聯網作對外溝通平台,以10年時間為《大中華風格》這計劃去培育人材的初期發展目標;而最終目的是創立有屬於我們風格與獨特個性的Flamenco音樂,並在世界舞台上達到國際級演出水平的「百年構想」之長遠目標。

經過一年多的籌備建構工作後,本藝術中心網站於2004年2月15日正式開始運作,踏出了全力推廣有代表我們本土Flamenco藝術的第一步!

3. 十年樹人之「摘星計劃」

首先,筆者深明若要在香港大陸兩地同時進行推廣的工作,就必須在相關的人材培育方面全面開發,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因素(Critical Success factor),因為缺乏新血的話,肯定對推廣Flamenco藝術的工作影響很大。

所以,筆者便先設立藝術演奏証書課程,以每屆為期三年半的系統教學課程來招收學生作育人材。而更為了配合「和而不同」的理念,筆者在招生方面強調學員的品格、個性,都遠比彈奏能力、技巧水平方面重要!

因為,從筆者多年教學經驗所得,一些學生縱有高超技術,但卻沒有良好的個人修養品格,並常跟別人以比拼的心態來彈奏Flamenco,因而對Flamenco藝術的發展實無幫助;而這種以個人利益為重的「短缺心態」行為,正正與我們提倡的「和而不同」理念中的「富足心態」行為有很大差別。所以,筆者從以往「有教無類」的教學方針,改變成重視學員的個人修養的「品行為先」;並透過上課時之互動,給予正向的思維培育,循循善誘地引導學員去領悟學習Flamenco藝術的正確方向。因筆者相信,只有當學員的自我信念完全明瞭及接受「和而不同」的理念後,才可真正領略到Flamenco藝術的言行合一的意義!

因此,從2004年4月的第一屆(廣州)起至2007年4月的第四屆(香港)止,已共有40多人參加了藝術演奏証書課程,為《大中華風格》的推廣工作,提供了足夠的人才資源讓筆者從中挑選合適的學員,作出重點培訓,共同為創造有屬於我們個性的Flamenco藝術風格來努力!

另外,除了結他手的培育外,筆者也為物色《大中華風格》其餘兩項演出元素的合適人選,如舞蹈(Baile)及歌唱(Cante)這兩方面的人材進行挑選的工作。同樣地,舞者及歌者也是以良好的心態與品格作首要條件,並需有共同信念為《大中華風格》來鬥的意願才可勝任。因此,我這個「摘星者」便在藝術演奏証書課程開始後,也為尋找合適的舞者和歌者來配合完整的《大中華風格》默默耕耘了。

4. 愚公移山 百年構想《大中華風格》

當本藝術中心網站成立初期,很多朋友都不太明瞭筆者所提倡的《大中華風格》的真正意思,有些甚至說這個構思很空泛,並過於口號化,對推廣Flamenco的成效不大等意見。

實際上,當時對這些關心筆者的朋友所給的回應,我已一一道謝之餘,也沒有急於去澄清甚麼是《大中華風格》的真正意思,因為這是一項很有意義但同樣非常艱巨的工作。但自己對這理念卻十分清楚外,更有堅定的意志去逐步實現它,問題只是我有多少時間去推行這件有意義的任務而矣!

事實是,如果來自全國不同地方的音樂愛好者,都可以在《和而不同》的大前題下,互相欣賞及鼓勵的和諧氛圍下,共同為創建中國的Flamenco音樂風格來努力是《大中華風格》的終極目標的話,憑筆者一己之力是絕對不能實現的;但若有更多的愛好者都擁有與筆者相同信念的話,那成效就截然不同了!再者,筆者也明白到,縱使有更崇高的理想與計劃,但如沒有付諸行動的話,也是空談而矣,紙上談兵!故此我沒有等到成熟時機便把《大中華風格》的理念推出,所以初期之回應是絕對理解的!

因此,筆者首要的工作是透過本藝術中心網站的溝通平台,把《大中華風格》的理念傳遞開去,接著是開辦藝術演奏証書課程來配合初期的推廣工作。

但若從另一角度思考,筆者把推廣《大中華風格》的工作比喻為古代的「愚公移山」這句成語故事的話,大家可能會比較容易明白箇中意思。主人翁愚公發覺在他家前面有坐山頭阻擋著,對家人的出外時構成不便,遂為了子孫長遠的福祉著想,毅然開始移山的工作。當時其他人知道他的「移山大計」時,笑他不知量力而為,是愚笨的行為。然而愚公不以為意地回應說:「我不管這山有多大及需要多少時間,只要我的子孫後代有跟我一樣的信念,這坐山終會被夷平的!

對的!當有天我坐在觀眾席上欣賞本藝術中心學員的精彩演出時;當有天我聆聽到更多有我們風格的創作音樂作品時;當有天我們的團隊更壯大成材時;當有天我們的水平被世界所肯定時—— 這些就是我這個現代「愚公」的最佳回報了,OLE!

5. 言行一致(Walk on the Talk)

筆者隨老師Paco Peña習琴時,親身目睹老師的高尚情操與修養,他的言行是一致的,深深形響著筆者往後的發展。相對地,筆者在今年十月份上海朱家角世界音樂季的活動中,透過互動的形式,以身作則地讓El Duende小組每位成員領悟箇中道理,因為人們是以看到的為準(Seeing is believing),不管你說甚麼或寫甚麼的都不會盡信,除非是你做出來的行為與你所說的話是一致才有說服力。

為甚麼言行一致在Flamenco藝術中那麼重要?

這是因為言行一致的人都有堅定的信念與價值觀,並一直恪守著自己的原則處事待人。如果一個人說話做事前後不一致,那他的言行之中必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對人處事就欠缺真誠。因此,在演繹Flamenco藝術中的情況一樣,任何人在沒有真誠的情況下演出,肯定是沒有Duende的。所以,正如吾師Paco Peña一直強調我們要以「求真」的心態來習藝,因為真正的Flamenco藝術是假裝(Pretence)不出來的

但在筆而言,不管是在Flamenco的圈子內或日常生活中,我都恪守言行一致的價值觀,因我相信這樣做能與其他人的關係,都會得到改善和鞏固,而彼此的溝通更有效。

6. 十年樹人之第二階段「舞台磨練」

踏入2008年,筆者按照原來的計劃,由初期的培育工作目標(藝術証書課程)轉為集中實戰的演出訓練。因此,筆者會逐漸地增加學員的演出機會,來提升整體的舞台經驗和演出水平,配合《大中華風格》的發展。

所以,為了集中資源在演出方面的拓展,筆者在香港廣州兩地開辨的藝術証書課程已功成身退,完成了吸納人才的史光榮任務,從今不再招生了;因為筆時間有限之下,只能把精力投放在學員演出方面的活動。過,本藝術中心的大連支部,仍繼續招納學員為華北地區推廣《大中華風格》,而大連支部開辨的藝術証書課程的第一屆學員,就等於我們的第五屆學員,筆者也會定期去大連支部講學。因此有志學習Flamenco藝術的朋友可報名參與,網址是www.dlflameco.com

7. 2007 / 2008香社區文化大使

筆剛獲香港政府之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通知,獲聘任為2007/2008香社區文化大使,由今年12月至明年3月底這段期間內,在全港十八區進行推廣《大中華風格》的Flamenco活動,括6場專題講座、4場互動工作坊及2場同主題音樂會等;而最重要的是在政府的資助下,是免費入場的!筆者相信這個活動計劃,對吸納普羅大眾對象,去認識或接觸Flamenco音樂藝術,都十分有幫助。

而首個互動工作坊已定於在12月29日(Sat)晚上7時30分至9時30分在油麻地梁顯利社區中心舉行,筆者到時會聯同El Duende小組出席這次活動。讀可留意本網站的稍後訊息或康文處社區文化大使的網頁報導,謝謝!

歐永財 2007年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