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A way of life】一個Flamenco與夢的故事
 


A way of life】一個Flamenco與夢的故事



年青的歲月,我曾努力追求事業及對人生有著美好的憧憬。然而,在事業有成時卻付上了感情的代價,戀人當時離開的原因竟是一句:『我配不起你!』正如吉卜賽人的諺語所說一樣:「世界上沒有一個人的生命中不帶有感情的創傷。因此,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不完美的,但這卻會讓我們成長和邁向更成熟的人際關係。」


隨著時間的沖淡,並藉著Flamenco音樂創作的治療作用,我先後完成了【別Soleares】及【殘夢Tarantas】兩首作品,以音樂日記的形式來記錄下這段感情的故事;同時也修補了自己這個情感的傷痕。此外,我亦為樂曲分別寫了一段文字來作為註釋:


Soleares

來匆匆,去匆匆,人生如在夢魂中;

不知何日能相逢,只恐相逢在夢中!


殘夢Tarantas

青春,是個短暫的美夢,

醒來,卻已消逝無蹤!


若從以上兩段文字上的含義,我已把過去這段感情的失落感,移情至「夢」的情境裡,作為一種自我抽離的方法;並令自己感到一點撫慰。Ole



多年後在一次復活節的反思,我決定把這個夢的故事在藝術團成立的首個音樂歌舞創作劇【思念】中,以歌唱的形式來演繹。而當時在創作《誰Sevillanas》的歌詞時,曾受一首80年代香港城市民歌創作的《夢裡夢外》所啟發而成。


誰在嘆息,夢中癲沛流浪,誰在冷風中,輕憶記當日,遠方飄。

門外滿風霜,漫天風雨門外,人在記憶中,心底有苦與樂,笑與淚。

夢中有幾多愁,朋友你可知道,塵世有幾多淚,誰在夢中,

誰沒有煩惱,誰沒有惆悵,你不必問,你不必問。

誰在嘆息,夢中癲沛流浪,人在冷風中,不知冷,只覺是處門外。


Video歐老師彈唱《夢裡夢外》之錄音





我選擇Sevillanas的節奏來作為《誰》的背景音樂,主要原因是其曲式的三段體正符合歌詞內容之陳述,其次SevillanasPalo(曲目)也有憂傷的情感在內。以下是歌詞內容:


(I)誰在我心中,不會忘懷。

夢裡是誰,曾共我相依相對,那傷心的往事,令我淚垂。

別要問誰,曾令我痴心一往,那當初的約誓,令我難忘。

昨夜夢中,與她再相見 ,風雨裡重逢,

情深往事不堪記,心已迷濛。


(II)曾共你相依,相愛並隨。

夜雨漸停,留下我孤單一個,那依稀的往事,別卻無期。

讓我淡忘,情義已一朝不再,那當初的美夢,亦已難圓。

就像夢中,與她再相見,心裡已無從,

情深往事不須記,秋意漸濃。


(III)情共愛於今,不再迷濛。

莫再問誰,曾令我痴心心碎,那傷心的往事,共我伴隨。

亦已明瞭,情共愛一生一世,那當初的故夢,別再迷濛。

但願夢中,與她再相見,心裡慶重逢,

人生快樂應歡笑,心裡有夢。


(IV)我的心,已安靜,別再想,那段情。


Video歐老師在【思念】音樂會現場彈唱

《誰Sevillanas》之錄音





音樂是生活中所不可缺少的,她是思想的溝通,在我們這個複雜而混沌的生活環境中,音樂是感情直接的流露;尤其是充滿真摯情感的Flamenco音樂,更能表現出人性的真善美。


透過這次以《誰Sevillanas》來真情表白自己內心積壓多年情感傷痕之故事,當時我確實有些激動,大家或可從錄音之琴聲中感受到我內心情緒之糾結與無奈感!然而,經歷過這次公開的「音樂告解」後,我已能真正復原及無憾了!同時我也需要感謝觀眾們的熱烈支持,以及肥Man(鄭健文)的友情支援呢!



其後在【思念2】的音樂會我也再創作了《風中的嘆息Tangos》來作為《誰》的故事延續。調式是以A大調的Tangos為背景,氣氛較溫和並沒有之前像《誰》充滿那種鬱結的感覺,而歌詞其實也是源自《夢裡夢外》的影響。


莫再要嘆息,風裡流連,

風中的故夢。

心裡的渴望,已經不可再,

再遇情深,夢中的你。

莫再要嘆息,風裡流連,

風中的嘆謂。

心裡的說話,已經不想聽,

縱是情深,夢中的我。

Oh... 風中的嘆息,消失於霧裡,

Oh... 心中的記憶,依稀於夢裡,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問你可有知道。


Video歐老師在【思念2】音樂會現場彈唱

風中的嘆息Tangos》之錄音





經過兩次音樂會的磨煉後,我終於能把這個纏擾自己多年夢的故事輕輕地放下了。Flamenco藝術家以本身真實的遭遇,透過音樂、歌唱或舞蹈的形式把人生的悲歡離合之故事再度呈現,讓人們能在Flamenco藝術中得以分享和領悟,對人生有更多的體會。



另外題外話,在《風中的嘆息》前奏那段Tremolo,是描述對逝去這段情的惋惜,那種琴聲之變化就正是我之前在廣州面授時所說的「心力」了,也跟在《誰》的前奏Picado一樣;這種水平並不是一般以賣弄技巧的吉他手所能做到的,因這就是道與術的分野。


藝乃窮其心,術乃窮其技。若吉他手缺乏正向個人修養,一切以功利心為主,無論怎賣弄技巧,最終所出來的琴聲都是虛浮之音;情況就如吾師所指的without soul(沒有靈魂)Styleless guitarist(沒有個人風格的吉他手)一樣了。因此,「修心養性」才是這類吉他手今後要突破這種困境的首要課題呢!


歐永財

2015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