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Centro Flamenco》 從兩位前輩窺看Flamenco 的A Way Of Life 莫瑞祺
 


從兩位前輩Flamenco A Way Of Life 莫瑞



2015731日演出前一年左右,已帶著歐老師的邀請去台灣跟莊維仁老師碰面,就這樣促成了跟莊維仁及詹哲雄兩位大師於20157月底8月初的神奇之旅。


我跟莊老師初次碰面是於20073月,莊老師的日文非常了得,因此他在台灣曾協助翻譯及出版了不少有關Flamenco的書本。及後我每次去台灣都盡量找機會跟莊老師碰碰面聊聊天,莊老是一個博學的長者,除了flamenco之外,他對藝術也有相當的認識。我更可從莊老師口中窺探到台灣Flamenco 的過去及最新發展但七、八年來跟詹老師總是緣慳一面。直到2015年的7月底…


 

莊維仁老師、詹哲雄老師、他倆的太太一行四人2015730日到港,這是我第一趟碰到詹老師夫婦。詹老師給我的印象是言談謹慎的人,說著一口帶有台灣南部口音的國語,談話間會感覺到他亦是很博學及有深度跟他熟絡了才發現詹老師是非常健談及關心後輩的發展!多次的談話及分享中,他們總會以他們的經驗來提醒我們,使我們免得重走過的路,把手指、肌肉都弄傷。




在台上,兩位前輩除了個人技巧了得之外,亦是非常的有默契。可能是合作多年的關係,合奏時配合得天衣無縫。在台下,兩位前輩是非常要好的知己:詹師母跟我們說兩老練琴時是「練一下下」,接著就是不斷的聊天,也不知道為何他們可以有那麼多的話題!


我猜想這是他們獨特的練習方式:因為兩人的琴已是非常高超,只有透彼此分享生活,能增加相互了解及互信,我想默契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反思我這次替梅娜伴奏,就深深體會到只有互信、能彼此了解才可以說是有默契!這樣在台上就不會害怕出甚麼的狀況,更能發揮彼此應有的水準!



各位學員在廣州Centro Flamenco的第三個晚上一定獲益良多。這是歐老師為學員精心的設計。歐老先是邀了兩位前輩當我的顧。並在歐老師課程設計之下,要各位學員在兩位前輩面前彈奏自己挑選的一首曲子,好讓兩位前輩能就著每位學員的表現而作出適切的回饋。這亦是歐老師一直以來所堅持的「因材施教」!


兩位前輩真的是經驗豐富及觀察入微,往往能針對著各人的獨特情況而作出具體建議,建議涵蓋範,從技提升、compas的處、曲式的認等都有涉。兩位前輩的默契在這一環節亦充分地體現出來,當一位在講自己的意見或建議時,在適當時另一位前輩會作出「互相補位」的動作。


 

另外,我在觀察兩位前輩在給予意見時,發現莊老師對提升技是很有系統的,他更以繪畫來作比喻:《先是有了明確的佈局與線條,才為著色方面的考慮》,這大概因跟莊老師是念美術出身有關吧。為了防止在表演時突然忘了要彈的音符在那位置上,他建平常要練能在不同位上找出同一個音,他更即時示範了在56個不同位置上快速地彈同一小段的音階!這個在指板上不同位置能找到同一音階的能力,對我們創作是很有用的,它更可以豐富我們的音色,有利自新的和弦,讓我們選擇到個人需要的聲音!




、廣州之旅後,我有機能陪兩位前輩一起到台灣。原來兩位前輩早已答8日「爸爸節」當天晚上在台北中山區的Fuego 西班牙餐廳演出。他們早已為我訂了位置,真的是非常感謝,讓我更不好意思的是晚飯由詹師母買單呢!



當晚他們其中一首的二重奏是John Williams Paco Pena 1975年演出的Farruca in D。我在他們表演完畢一起吃飯時提及此曲,他們彈的很有味。詹老師說是聽過之後自己找出來的,他們二重奏的歌曲大部分都交由詹老師負責編曲,但他只寫下莊老師的部分,他自己彈奏那部分是用「記下來」的。事實上詹老師所有演出的歌曲都是用記的,從來不需要曲譜亦不會寫下譜子,這點可能跟詹老師曾在西班牙學習有關。讓我常感的事發生了:幾天之後,詹師母送來了Farruca in D的曲譜,說是詹老送給我的。這可見到詹老師對後輩的關心與照顧!



兩位前輩的待人相處、對生活態度皆是典型的Flamenco 。他們待人隨和、是真、是熱情、對生命積,沒有計算,也不要求回報,並樂意與人分享!



感謝歐老師安排了我這趟的學習,先是讓我有機會跟梅娜再一次的互砥礪,在20146月香演出時已深深體會到梅娜這些年的成長。今天她表了其高超的創能力,跟她合加深了對flamenco 的了解。




Video–Los Caireles(Farruca in Dm演奏:莫瑞祺




再從前輩身上看到了Flamenco生活的態,這些都是個人修練,也是flamenco 創作的養分,Ole


莫瑞祺

2015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