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南方電視臺TVS1《今日一線》記者家訪欄目採訪小蔣吉他 “琴聲,情深”
 

南方電視臺TVS1《今日一線》記者家訪欄目採訪小蔣吉他

“琴聲,情深”    
 
“讀書的時候就一直喜歡,但是不怎麼會彈,只是喜歡聽,不知道怎麼才能進入這個吉他的大門。”
和很多年輕人一樣,蔣曉慶讀書的時候就喜歡吉他,可直到5年前,小蔣才真正和吉他結緣。
“學了Flamenco以後才知道,原來吉他是用這樣的琴來彈的,而且這個音樂才是真正的吉他音樂,就很喜歡了”
Flamenco藝術也許並不是所有人都熟悉,但是說起歌劇《卡門》知道的人就多了,其實《卡門》正是Flamenco藝術的代表作,小蔣就是被這種激情洋溢的藝術形式所吸引,而喜歡上了Flamenco的吉他。
小蔣至今還記得為了第一把Flamenco吉他花費了不少,“一萬塊錢,西班牙吉他“”挺貴的“”是很貴的,但是沒有辦法,沒有,我就想著它為什麼要賣一萬多塊錢,我那個吉他才兩百多塊錢。“
小蔣做過幾年生意,一萬塊錢還是出得起的,可他想不明白,外國的吉他怎麼就這麼貴呢?
“我就想做一把看看差別有多大,抱著試一試的心態“
於是小蔣四處收集資料,上網,看書,加上老師和朋友們的幫助,小蔣終於完成了自己的處女作。
“這把是我的第一把琴,因為這一把有了嘗試,所以才有了現在,03年底就開始琢磨,搞到04年4月份做出來的,這個材料是當時工廠做琴的材料,就是最低檔的材料,我買了10套,就想試一下,它雖然外表不漂亮,但做得很認真,花了很多心血,你給別人看感覺不到,但我做到現在就能感覺得到,當初是很艱難才過來的“
小蔣說:直到自己真正動手做了,才知道人家的琴貴的有道理,其中的辛苦製作者自己才能真正體會,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小蔣開始製作真正的Flamenco吉他,可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吉他最重要的是面板,因為面板是發聲音的,一般是紅松和白松兩種,砍下來都要經過很長時間的風乾,如果風乾的時間不夠,做出來的聲音不好的,我沒有辦法找到這樣的木頭,只能通過朋友從國外的供應商手上去買“
記者:“是不是做這樣的一把吉他無論從時間和金錢上,投入都很大的?“
“主要是心血,心力交瘁,有時候感覺是這樣的,很孤獨,一個人在那裏聞了很多木頭粉,要像這樣一遍一遍地擦,要擦10幾天,因為每次只能擦很薄的一層,工廠裏一般是用噴漆的方法做的,他們用的是化學漆,我這個是用天然的蟲膠漆,“
小蔣說:製作一把手工吉他通常要花上一個月的時間,之所以能夠賣到幾萬塊錢一把,就是因為從設計到製作,全部工序都要一個人負責完成,這對製作者的毅力,耐力和體力都是極大的考驗。
“有時候半夜過來做,這都很正常,因為這個膠水幹了,你要做下一個工序,不做的話浪費一天時間,要按這個琴的製作過程來安排時間,不是我要幾點上班幾點下班,是琴要我幾點上班幾點下班。“
因為喜歡Flamenco藝術小蔣才喜歡上製作Flamenco吉他,他一直強調做琴是他的愛好,是他的一種消遣方式,因為喜歡才去做。
“這實際上是實現人生的價值,因為手工和一般的產品是兩回事,它是一個作品,就像畫家畫畫一樣的,是一個創作的過程。“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小蔣不斷嘗試創作,制琴技藝也越來越高。
“我會自己幫琴起名字,比如說法魯卡,西班牙語代表鷹之舞,是激勵人們上進的,它的聲音就要剛勁強一點的。“
五年來小蔣沒日沒夜地做琴,至今已經做了170把,而每把吉他上面都要簽上自己的名字,每把琴最後一道工序就是要寫標籤,“以前是他們不要我簽名字,有些吉他老師想代理我的琴,我說我不需要代理,我不想搞成做生意那樣,他們說寫上名字就不值錢了,現在是沒有我的簽名就不值錢,反過來了“
這兩年小蔣在吉他圈裏的名氣越來越大,不少香港澳門的琴友也常來關顧,最近小蔣又尋摩著在這地道的西班牙琴上面注入一些中國特色。
“像個鋸齒一樣的,很尖,所以代表金;木就是整個琴都是木頭的,就是那個木;水就是這個兩邊像海浪;火就是火焰一樣的形狀;土就是遠看像一座座山。既然是做西方的東西,就要尊重他們,所有的東西都不去改變,那怎麼才能證明這是中國人做的呢,就要融入中國的元素,這個蜻蜓代表追求,它在花上面,就是代表人生要有追求,西班牙一把琴要賣5-6萬塊錢,國產的才幾百塊錢,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做出來呢,所以我也是想證實給別人看,去影響別人,讓更做人能夠加入到這項藝術的創作中來。“
國內像小蔣這樣能夠做出真正的手工吉他的人屈指可數,這兩年小蔣也收過2-3個徒弟,可最後都沒能夠堅持下來,希望小蔣能夠遇到更多的有緣人。
 
2008年11月18日首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