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道舆術】《寫在「佛蘭明高吉他原創作品音樂會與演後談」之後》- 莫瑞祺
 


【道舆術】寫在「佛蘭明高吉他原創作品音樂會與演後談」之後》

- 莫瑞祺



香港佛蘭明高音樂在2015是比較多活動的一年。相信各參與演出的團員在這一年內,無論是技巧或是臨場經驗都得益不少!



有幸參與了327日在大會堂高座的「第43屆香港藝術節專題講座」、731日「歐永財與友人音樂會」、104日於tvb電視台的錄影及訪問、1114日「Los Duende 2015秋季音樂會」及剛過去的1122日之「佛蘭明高吉他原創作品音樂會與演後談」這五個2015年香港佛蘭明高藝術的重要事件。


這些活動之後,就標誌著我已完成了今年的所有公開演出及推廣此藝術的任務了。Ole!


∮ Video - 傷逝~重生(Farruca in Dm) - 莫瑞祺現場演出錄影


傷逝~重生 Grief ~ Relief(Farruca in Dm) 作曲:莫瑞祺

一段感情的終結,卻是另一段良緣的開始。作者以音樂來記下這個過程,真實地以琴音來表達自己內心當時的感受。




因轉換工作單位的關係,今年特別忙碌!回顧這一年,真的是不敢想像如何可以應付工作及佛蘭明高吉他演出的挑戰。除了「家人」的支持之外,佛蘭明高音樂也要記一功。樂觀、積極及對人生充滿希望是這門藝術的一大特色,在參與佛蘭明高練習、演出的過程中,不知不覺間人也潛移默化地受到影響,對各式各樣的挑戰與困難,都會盡力的去克服它!


每次演出之後總有得著。為準備1122日的演出及演後談,整體地檢視了個人在今年的體會;有關創作方面的已在當天交待說明了,反而在這裡我想分享對佛蘭明高音樂基本的感受。跟梅娜合作的Zapateado是我的一個新嘗試。

本身是念數學的一個理科人,理所當然地對Flamenco compas 賦予理性分析。這想法在處理Farruca等屬於Tango palos時是可以應付的,但碰到Zapateado時就倍感吃力!自問對rasgueado也有一定的掌握,但每當彈到compas時,總會是「對不上」。在多聽唱片之後才發現那compas的部分是需要靠「感覺」的。於是我放下吉他,跟著音樂「拍手」,在對準及習慣了輕、重拍之後再彈奏起來就有點「像樣」了。

這方法對處理Zapateado內的「三連音」(三連音的第一個音符通常是在前一拍開始)也容易得多了。至於跟梅娜的練習也是跟compas 在「打交道」。只要是對準了compas,無論是多複雜的踏步,舞者與吉他都能互相配合。

Video - 《晨光漫步》(Zapateado) - 莫瑞祺現場演出錄影


晨光漫步Strolling in the morning (Zapateado) 編曲: 莫瑞祺

温馨甜美的旋律配上輕盈活潑的節奏,仿似與爱侣携手漫步於晨光中,全曲充滿愛意和生命力。原曲是Paco Pena在1963年的作品。


1122日演出前在後台跟蔣老師聊了一下,他於本年夏未初秋在西班牙住了一個月左右。蔣老師表示在西班牙那邊碰到的演出者,有時候簡簡單單的彈奏就已經很有味道,大既也是合乎compas的關係!

感謝歐老師安排2015年佛蘭明高的推廣及音樂會,在多次的演出中,皆看到不同團員在技巧或音樂上皆有成長;在推廣活動及音樂會中亦看到不少「新面孔」,這反映了大家的努力成果!

莫瑞祺

20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