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中華之聲】初探名家樂譜的正確打開方式 - 林敏君 June
 


【中華之聲】初探名家樂譜的正確打開方式 - 林敏君 June



2015年,在flamenco的路上,我最欣慰的是完成了為期18個月的unlearn,如歐sir所說,這是一項艱深但具有正面意義的深化工程。在這18個月里,我自學了tarantostangos,並作了兩首曲,我想這是對自己的一個最好的交代。

2016年,歐sir安排我跟隨梁文師兄繼續學習flamenco,我感到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我需要清空自己,歸零,並重新出發!


 

數數手指頭,學習吉他已經超過三個年頭啦!但幾乎沒有學習過名家的樂譜,更沒有彈過六頁紙的樂譜。而本次學習,任務就是一首六頁紙的Sabicas的樂譜!

收到樂譜時,

聽完Sabicas的錄音后,

啊!好難啊!!!!

這是一個我沒有接觸過的曲式——Zambra,一個我不了解的調——E自然調,沒有任何鋪墊的基礎練習,直接就是六頁紙的大曲!我真系有一種不知從何落手的感覺,甚至看不出來譜中哪裡有compas!最後唯有硬著頭皮,從第一行開始慢慢學。而我學習這首歌的時間是三個月,於是我就計劃每個月彈兩頁紙。

我告訴自己,一定不要學得太快,一定不要心急,一定要慢慢來!學習名家樂譜,目的不是要彈得和名家一模一樣,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而是透過學習,去汲取當中的養分!

 

 

1. 技巧:心的打磨

說來好慚愧,我一直沒有彈好也一直最怕的,就是picado!當聽到錄音中好似機關槍掃射一樣的picado,我真系膽怯啊。梁文師兄教我跟著節拍器來練picado,起初時我有點抗拒,因為好討厭節拍器那種機械的感覺。

但當我嘗試不用節拍器來練習picado時,確實沒有什麼進展,還是不乾淨、不平均、不清脆,於是還是要逼著自己克服雙重心理障礙,跟著節拍器來練習!

 

 

果然,效果就來了!原來,十隻手指有長短,觸線的距離不同,而且中指和無名指之間,無名指和小指之間,有種天生的肌肉關聯,所以爬格仔的時候,好自然地就會把手指相連的音彈在一起,然後容易爬的位置爬得快一點,例如123格,難爬的位置就爬得慢一點,例如1234……但是用節拍器,就是藉助外力,規限自己去克服一堆天然障礙,就像磨刀一樣,要將毛手毛腳的彈奏效果打磨得平穩、清晰……

同時,這更是一種心的打磨,因為要好專注地去感受節拍器的節奏,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才能從200速度的一個音開始慢慢練。

梁文師兄說,要我藉助這首Zambra來訓練技巧,的確,前兩頁紙我彈了一個月還未練好那四個小節的picado,而第三頁紙一開始,又是一段好得人驚的ligado

但這些訓練令我發現,原來左右手協調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而自己的左手還有許多開發潛力呢!

而從中,我開始意識到,什麼是傳說中的“attack”,那是一種好似一口飲完一杯espresso的感覺,而且還要屏住呼吸,一口氣彈完!

 

 

2. 樂理:重新學習學習方式

梁文師兄說教我樂理是最困難的,一來不知道我懂多少,二來距離遠,很難講得清楚。

確實,過往的學習都是實踐式的,體驗式的,可以通過聽和看,直觀地了解。而現在則變成了理論式的,文字式的,這真的是一個新的磨練啊,是一種我需要重新學習的學習方式!

這是一個關於溝通的學習,例如梁文師兄教我練“356把的音階,我以為是bar3bar5bar6的音階,或是指六線的EGA開始?原來都不是呢,原來是可以從任何一個EGA開始的音階,而且還可以是任意的調!這種通過文字的遠距離溝通,確實是一種考驗。而在這個溝通的過程中,我發覺原來有那麼多樂理上的名詞我聽不懂,師兄画的圖我也看不明白,例如這個:

 

 

彈著這首阿拉伯風的Zambra,我想自己真的系伊斯難教了,我想我讓師兄感到好為難,所以他說留待Centro Flamenco的時候可以見面再慢慢講。

過往的我對和絃的理解只是一種經驗和實踐,當我開始接觸樂理知識時,又覺得理論和實踐好像對應不上,為什麼E自然調這麼奇怪的呢?為什麼Sabicas在這首Zambra中所用的E和絃這麼奇怪的呢?雖然梁文師兄說的我還是不太懂,但在他的啟發下,我開始留意樂譜中和絃的編排方式,留意Sabicas如何用F-E-F-E創作出這麼多的falseta……

現在,當打開第三第四頁紙時,我發現和絃的變化更豐富了,我不希望只是把譜背下來,手指夠長按到那些和絃,而是多理解樂譜中蘊藏的樂理。我想我是還未找到問題,不知道如何去提問,所以才會覺得這種遠程溝通很困難。但若是容易的,又怎會是提升學習呢?

不過好多謝李志強和劉詩亮,讓我可以問功課呢,當然一起打煲系必須的,哈哈!

 

 

3. 曲式:Zambra,是一種修煉

交了第一次的錄像作業給梁文師兄後,他的回應非常言簡意賅:錄像看了。i指力量稍弱;八度双音力度不平均;Ligado靈活度、力量待加强(小指勾676更弱);第二页Faseta 2處弦律突出反而不注意pi指的力量了。是啊,Zambra真的不容易彈啊,我感覺這不是一種可以隨意、隨性而彈的曲目,更加要收起我過往的emotional的表達方式。

相反地,这首曲令我彈奏時充满了謙卑的虔诚和敬意,一邊彈一邊感嘆於Sabicas的創作,也在曲中感受到一種祈禱與歌頌的情懷,而這種情懷是有關信仰的!

 

201510月攝於Firenze

 

彈奏這首曲,讓我想起去年爬了320級的聖彼得穹頂,414級的Giotto鐘樓,463級的聖母百花穹頂,當爬上那些狹窄的無窮無盡的旋轉上升的階梯時,心裏不得不由衷敬佩那些建造者的篤定與堅毅,也許那就是信仰的力量。而當我的手指爬在琴格上,彈著同樣有旋轉感覺的Zambra,仿佛有種力量讓我更篤定、更專注,就像一種心無旁騖的修煉

 

201510月攝於Venezia

 

sir曾說過F-E是一種祈禱的聲音,這首Zambra就是有很多F-E,雖然我不能體會關於宗教的信仰,但我覺得Flamenco是一種關於生命的信仰,讓我滿懷謙卑與真誠,在這條路上一步一步地踏實前行……

 

 

 

June

Feb 52016@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