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道與術】淺談《那年深秋》、《念》的創作背景 - 梁文
 

【道與術】淺談《那年深秋》、《念》的創作背景 - 梁文

《那年深秋》是2014年偶然隨心玩出來的,當時玩的背景在之前的分享文章都已詳細描述:閒暇的夜晚昏黃檯燈下,隨意彈琴,昏黃的光暈打在牆壁,不由想起老街、狹長潮濕滑膩的走廊、青磚斑駁的牆壁、咯吱響的木閣樓、老鼠蟑螂、九曲巷、老人……,這些玩的旋律傳給了朋友小石(她特意讓我隱去全名),誰想小石跟她音樂閨蜜花了一晚上配上和弦、手鼓弄成了Rumba,我也覺得好玩傳給了歐老師,誰知老師也相信了這曲子,希望我弄成重奏。這一路下來,相信的人給了我動力完成了第一次創作和編曲。

老街九曲巷

接下來的演出促使此曲編曲、改編多次。2015327日在【第43屆香港藝術節】─「佛蘭明高的韻律」講座第一次演出,採用三重奏形式;同年的731日香港【歐永財友人音樂會】改編成四重奏(加上Cajon),但因穆松工作原因未能參加,臨時把穆松和我的部分優化結合,呈現成當晚的我、蔣老師和邵燕芬師姐的三重奏;同年1114日【秋季音樂會】林敏君、劉詩亮和黎蓉馨三位又作了改編演繹。

整曲編曲和弦運用Rumbacompas和弦模式,兩把伴奏吉他也是採用了Rumba節奏,其中一把採用了開放性和弦,是我刻意留出個6音作為曲子的軸線。

曲子的伴奏主線、伴奏的Arpeggio我想了很久,聽了十幾首RumbaArpeggio參考了其中一首的模式,主線花了很長時間去尋找,後來覺得還是莫西子詩的歌及其伴奏方式給了我靈感,偶然一晚上臨睡前拿把吉他坐床上,邊想邊彈,突然用低音隔開的幾個音符讓我感覺到欲言又止、哽咽的情緒,老婆當時也覺得好聽。

以下引用我跟邵燕芬師姐談這曲子意境的郵件內容:《那年深秋》開頭6小節的低音,我是想像記憶中的打更老人(值夜巡邏)的梆子聲或夜歸人走在青石板路上的腳步聲來編的,因為曲子帶有回憶、憂傷,所以不便用高音旋律,採用低音旋律;前12小節的6 7 1 72 3 4 3採用低音隔開,製造出“欲說還休”、“哽咽”的感覺,演出的版本前奏、間奏、結尾都採用6 7 1 72 3 4 3作為整首曲子的線索連貫起來。演出後我增加了一小段間奏,Cajon做了小的改動。

《那年深秋》是歐老師為我取的曲名,老師說有深秋、回憶的意境,用「那年」是因為指非特定那個年代,留給聽眾更多的想像空間。Ole

《念》是在去年Center Flamenco上隨意演奏的一首Farruca,看似是即興編曲,其實都是平常自己練習想像和弦感覺出來的旋律,思考像糾結、思念等等情緒的弦律方式,雖然缺乏時間總結歸納,但隨意出來的弦律都是日常練習的積累,表達出演奏時的心境。

《念》開頭隨意撥了個Am和弦,邊彈想起這麼多年生活一幕幕呈現腦海裡,為追求音樂、武術等愛好,無論是半夜搭車去花都學吉他還是去深圳學,我老婆每次從來都是這樣說:『去吧。』想起我這幾十年也夠自私的,不想著發財、升官,只顧著追求自己的愛好,家務很少插手,炒菜也只會兩三個而已;想起她對家庭的付出遠勝於我,包括給我癱瘓的媽洗澡、餵飯,而我只做了兩三次,這是我最為愧疚的;想起她的慷慨寬容,每次烤麵包或別的點心總會送給左鄰右舍一半;想起她的無機心的單純;想起吵架我傷害她的話語……很多很多,就像我跟詩亮談起的:『我對她又愛又恨,因為她就像一面鏡子,反映出我的懶惰、暴躁、不孝、吝嗇、小氣。』。每次吵架後,總是覺得自己不是什麼好人,知識、學歷代表不了人品高低。

妻和我

以上這段文字是《念》這曲子表達的東西,有感激、愧疚、懺悔、思念在。每個弦律後接著的Arpeggio有輕重緩急,並非嚴格平均的節奏,要根據自己的情感來填充處理。中間compas的和弦,我根據曲子意境拆散成弦律的表達方式,結尾原來是激烈的傳統compas的和弦模式,歐老師聽後覺得與前面情緒不符,因此這次我又統一改成弦律的表達方式。

整首曲子節奏裡情感留出的空間大,我重新聽錄音記譜很是困難。June幫忙找到了錄音,我第一次返聽,給June、詩亮發信息說:「難聽死了!」詩亮回應:「難聽你又彈到喊(粵語哭的意思)?」其實後來再聽,感覺音符間有情感在。譜子完成後重新按規整節奏演奏,感覺還是不如稍自由地留出情感空間更好聽,只要compas和弦部分節奏穩一點就好。曲子最後的Am6結束,有留出想像空間、情感延續的意味。


Video - 梁文演奏其送給妻子之原創作品《(Farruca) 的錄像

《念》這曲子的取名考慮到表達的有思念、念恩、念懺、念力、念念不忘等意思,就取了“ ”的曲名。按佛教常識,茫茫世間人與人相遇不易,成親人更難,世間所有相逢都是久別重逢,念珍惜!人與人相遇難,相處相守更難,念恩念懺吧!無論富與貧,何人、何種生活方式在面對自心、生老病死、不可預知的風險來說都是艱難孤獨的路途,活出堅強樂觀需要念力!當把自己打開,面對自心,揉碎重,一生都需要勇氣和念力!藝術、道的傳承,需要純粹的心、持和念力,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梁文

201642日於廣西北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