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談Flamenco之【尊師重道】
 

談Flamenco之【尊師重道】

筆者最近收到從美國Flamenco Connection寄來吾師Paco Peña最新CD【 A Compăs】,並看到老師all dress in Black的相片時,心中有一種很特別而温馨的感覺!首先,除了對Paco的新形像有驚喜外,更重要的是我感受到老師對學生的支持與認同,因為Paco透過服飾(dress code)與El Duende【魅力小組】的制服極為相似,像是傳遞出一個訊息:”We are the team “(我們都是共同為推廣正統Flamenco藝術來工作的團隊) !

因此,筆者感謝老師在精神上的支持、鼓勵之餘,亦定必會繼續追隨老師去弘揚Puro Flamenco這流派的理念,努力不懈地在我國普及這瑰麗的音樂藝術,讓這藝術將來能正確地被更多的愛好者所接納與了解;而這也正是El Duende【魅力小組】將來的終極目標。

當然,每次欣賞老師的作品時,我腦海裡都不期然的回想起當年隨Paco上課的一幕幕情境;如Paco透過與學生的互動,言傳身教地影響學生的藝術修為及個人品格與修養,並正面及全面地引導我們提昇至Flamenco「道」的方向等過程,至今仍歴歴在目,不能忘懷。而Paco的做法也恰好正如我國古文對【老師】角色的定義所描述一樣:「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不謀而合了。

而這種【師徒關係】的教學模式,正是Flamenco藝術世代相傳的教學傳統精華,除了能保留每個流泒的風格與特色的延續發展外,也加強了學生與老師的親密關係。因此,為了感謝老師的教導與培育,在Flamenco的傳統歷史裡,都十分強調學生需要有尊師重道的品德與行為。

因為,一個人若是對老師尊敬,那麼對老師所傳的【道】,也會相當敬仰及重視;而正是透過這種優美傳統,不同風格與流泒的Flamenco藝術,才能在Andalucia這片發源地得以一代傳一代,不斷地茁壯成長,主要都是有賴【尊師重道】這種美德而成的!

而筆者也是在這種模式下隨吾師Paco Pena學習,除了音樂風格的領悟外,更深受老師對前輩Sabicas尊敬表現的崇高品格所影響,令我深深體會到一代宗師除了技藝出眾外,還需有優美的個性才可令人由衷折服!

回想當年我在Centro Flamenco隨Paco上課時,也發生了一段小插曲,令筆者對老師的修養更是欣賞。事緣在首天的評選(Audition)裡,有三位來自德國的學員都選擇演奏Paco de Lucia的作品(Bulerias、Guajira及Mantilla de Feria等名曲),而當時他們都很有自信能憑著高超的演奏水平進入大師班。

可是,到後來Paco宣佈最後那七位入選名單中卻沒有他們的份兒,感到十分失望。因此,在第二天的早會上,他們以近乎質問的語氣向老師提問說:『你是否因為我們沒有選擇彈你的作品,轉彈Paco de Lucia作品而生妒忌,以致我們落選呢?』

吾師面對這般無禮的攻擊,卻很從容地輕輕地回應:『不!首先因為我倆的風格不同,所以我們從不會作任何比較,有的只是互相欣賞、學習;其次是你們雖然是有能力去演奏了Paco de Lucia的一些作品,不過彈出來的感覺並不像Paco;反而你們最大的問題卻以為彈到Paco的這些作品後,便認定自己的能力已達到Paco的水平與地位,只可惜這個想法,是絕對錯誤的!』

『Flamenco的藝術並不單是純粹由技巧組成,最重要的還有個人修養與風格的因素在內。但是,我感到你們除了技巧外,其他方面都欠奉,所以我還是認為你們在初級班從頭開始,會對Flamenco藝術的真正認知較有幫助!』

當吾師在教訓這三位頗自大的學員時,其他同學都雅雀無聲地聆聽Paco的教誨。吾師更指出:『在學習彈奏Flamenco吉他音樂的過程中,除了要有正確的方法去磨練技巧外;學生更需要有良好的心法去修練個人品格,那藝術的修為才可相輔相成,因此對前輩及老師必須有一顆「尊敬的心」和「尊敬的態度」都很重要。因為,在Flamenco的藝術發展裡,若學生對長輩和老師都不敬重的話,那對於老師所傳授的事物,又怎麼會重視和有所發展呢!』

筆者在聽了老師的一席發人深醒的話,以及從這寶貴的一課裡所獲得的啓發,使我對學習Flamenco的方向恍然大悟,終於深切領會到一個人的「態度」比「才能」對發展Flamenco個人藝術的成就來說,更形重要!

因此,筆者一直以【道】與【術】的分野來跟大家探討Flamenco音樂藝術發展的概念,亦由此時開始形成。當然,我也十分感恩於老師在筆者追尋Flamenco 【道】的過程裡,給予無私的指導和教化!

另一方面,筆者亦深信一個品格和修養俱好的老師,在其個性及才華的薰陶之下,定能培育出優秀的學生。而學生除了才能出眾外,性格與素養方面亦必帶有其師的優良氣質,這樣品學兼優的學生才堪稱為名師出高徒中之「高徒」呢!

在1983年7月26日晚上,吾師與好友John Williams於音樂會完結後,一同回到Paco的庭園(Patio)舉行慶祝派對。而筆者因為答應了郭達年兄(Rene),為「香港結他雜誌」訪問Paco Peña有關Flamenco的特稿而一早跟老師約好在音樂會後做訪問。不過,由於見到老師正與John Williams把酒言歡,遂不便打擾老師的雅興,自己獨個兒站在一旁默默等候,待酒會完畢後才找Paco做訪問。

然而,在這段等候的時間中,正當筆者百無聊賴地望著天上的夜空數星星時,赫然發現身旁竟然也有一位外國青年,好像跟筆者一樣在等候著某人的情況。因此,我便主動跟他傾談,因為一來可以解悶,二來也可打發時間呢!

在互相介紹過後,筆者才知道,他是特意從英國來到Cordoba探望老師John Williams,因Paco Peña邀請他在Centro Flamenco主持古典結他大師班,所以到來支持老師。而這位個性温醇,也是當年跟我一起站在一旁,默默等候老師的年青人,便是當今很有成就的古典結他大師David Russell(大衛羅素)了!眾所周知,David除了琴藝出眾外,他那平易近人的個性,更是令人信服的大師中之大師!因此,每個傑出成就的名家,他背後定必有位好老師從旁指導、影響的。

筆者今次談Flamenco的尊師重道,目的除了讓大家對Flamenco這種人文藝術(Folk Art)的世襲傳統的背後成因外,實際上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尊重,在Flamenco的圈子裡也是非常重要的。

由此亦引申到,若要師生的關係能產生正面的作用,筆者認為不單只是從學生方面,要求他們敬重老師便可;反而從老師的角度來說,為人師表者在其修養與行為上,都需要以身作則、言行一致地帶領學生的正面思維,並積極地從旁循循善誘;那末,學生定會樂意追随和產生敬意!但反過來說,為師者只顧個人利益,缺乏良好心態的話,那麽學生也會漸漸敬而遠之了。

事實上,筆者提及「尊師重道」的另一個原因,是從《大中華風格》的長遠發展來看,中國Flamenco藝術若要能健康地成長,目前首要的工作,就是要培育一批品學兼優的老師,將來在全國各地,春風化雨地担當教育下一代的重要任務了。

「因為只有這樣的發展方向,我們將來的Flamenco藝術才能有更美好、更豐盛的成果!努力吧,筆者相信透過我們共同的奮鬥,如本藝術中心及忠華與春偉在大連支部的教學中心,都會持續地舉辦師資培訓班的工作來配合。因此,我認為這個目標在不久之將來,定當能達到的。Yes we can - 共勉之!」

歐永財 2009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