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中華之聲】參加《大中華Flamenco風格原創吉他音樂集[1]》 --- 曲譜整理工作的一些感受 - 梁文
 

 

【中華之聲】參加《大中華Flamenco風格原創吉他音樂集[1]--- 

曲譜整理工作的一些感受  -  梁文


 

今年5月份起有幸能參與到歐老師出版曲集[1]的任務,對此還是有些忐忑,因我電腦打譜的經驗有限,且目前無Flamenco常用符號專用的打譜軟件。最後採用吉他譜軟件Guitar Pro來完成,其中經歷了兩個版本、符號、和絃、音效等變更,但也自感收穫頗多。



(一)確定曲譜整體規則

在整理譜初期,對於小節號、敲板、Tremolo等標註方式確定不夠果斷,在Juan MartinPaco Peňa、歐老師教材的不同標識方式中來回遊移,這樣確實增加了修改的麻煩。這月初終於確定好了規則,從這曲集起及以後的均採用統一成譜規則,Tremolo採用5連音方式標註;輪掃為了方便初學者,不採用軟件自帶的方式(Rasgueado)標註;和絃盡量標註;五線譜配有六線譜利於視奏學習。



(二)曲集具有作者個人特色

譜子整理中發現有趣的是,曲集中作品因人而異,弦律、和絃運用各具特色。我自己的曲子在流行音樂方面痕跡過多,尚需在Flamenco曲式、韻味方面多花時間去領悟學習。




 Video - 梁文原創作品那年深秋MIDI軟件演奏mp3錄音參考


小蔣老師的編曲中有些弦律走向有出乎我意料的驚喜;莫校長的曲風給人嚴謹而「冷靜」地述說著自己故事的感覺;鄭老師的曲子及演奏充滿激情,輪掃乾脆俐落收放自如,節奏精準,如果單憑聽音樂還真猜不出他的身材與年齡來;林學銳的曲子整理過程較難,他譜子跟演出視頻有差異(每次現場演繹可能都會有提升、改變),他作曲中手法較多,悶音模仿雨聲,不同把位的和絃安排,特別是《夏之心語》,用了雙變調夾,多段旋律運用自由拍子演繹,泛音、敲板效果的精彩運用,你可能不會相信他其實不太懂樂理,他不同把位和絃、音階都是憑感覺摸索出來,但又符合曲式Compas,我只能解釋為自性天成、心靈純粹的音樂。《夏之心語》(Guajiras in D)自由的前奏貌似一種思考、困惑的心緒,進入Compas後呈現出夏季的喜悅出來,自由的間奏旋律我感覺出他有依然延續著喜悅、放鬆、享受的情緒。



歐老師感覺貌似那些玩爵士的人,音樂中於理性感性都能輕鬆駕馭,他作品隨興而發,但也熟知樂理,又能不受那些條條框框的限制,這是很難得的。《他鄉之月》(Granainas para Federico)貌似旋律簡單、慢速,但如果心中沒故事、情感,想演繹出其中韻味極難,不信?你來試試。《幸福的妳》(Guajiras para Mia)自由的前奏每個貌似慢速簡單的音符都需要富於情感的心力、功力來演繹。



(三)曲集中表達了什麼,你又能得到什麼?

這幾年從忙碌的野外調查、項目報告、論文中慢慢抽身,減少了工作量,以後可能很少每天在淩晨12點多走出辦公室時問自己那句永遠沒有標準答案的話「我這樣活著為了什麼?!」。當然是為了家人。最近想著在退休前10年工作之餘能分給自己一些時間做點喜歡的事情,在閱讀、思考、學習的時間上稍多一些。也許是想多了,老是喜歡自問一些問題「得到什麼?」,如「打坐你得到什麼?」、「站樁你得到什麼?」、「看這書你得到什麼?」、「做這些事情你得到什麼?」

這本曲集如果拿到手上,你知道曲集表達了什麼,你能得到什麼呢?

曲集中都是華人自己創作的旋律,有自己的情感故事,有曲式Compas及國人自己的音樂元素。曲集表達了什麼?我個人的看法覺得Flamenco的學習需要繼承、創作、個人風格的塑造。

如果不注重個人風格塑造,技巧好的人多了,一代代年輕的快手出現,誰能獨領風騷?!國內吉他圈裡都記得,1992年著名音樂雜誌《SPIN》雜誌曾將當時「唐朝樂隊」吉他手劉義軍評為「中國最偉大的吉他手」,不只因為他的技藝出神入化,更因為他的吉他聲中充滿創意與感情。可見,創意、激情、個人風格極為重要。

曲集學習你又能得到什麼?

我反思過早年練吉他時,過於注重技巧、速度,沒想過練的旋律怎麼用?能用在那些和絃進行上。沒了原版譜子你又能改編成什麼樣子?其實很多年後發現很多都是白練了,練了不懂運用,不理解的東西時間長就忘記了。這也是這曲集中想讓讀者得到的:思考、運用。



曲集整理過程中,歐sir確定下來和絃保留,可想而知的版面增多了要多支出印刷費。但和絃的保留能給學琴的人瞭解作者作曲的和聲思路,瞭解相同和絃不同把位的按法和不同把位和絃效果的差異,瞭解一段旋律中運用了哪個和絃或是哪個和絃衍生出這段旋律,能讓讀者學習技巧的同時得到更多和絃等樂理知識,也能瞭解曲式及Compas和絃組合。



總結又回到我的那些問題:「得到什麼?」,如「打坐你得到什麼?」、「站樁你得到什麼?」、「看這書你得到什麼?」、「做這些事情你得到什麼?」其實後來明白,沒做一件事情,都要「唯心」來攝持才能得到什麼,不觀心觀念打坐不如睡覺舒服,不體驗矛盾的力站樁不如去打沙袋管用,看了本好書不學會某個詞句或沒做思考(即使是得到反面的推論),不如看花邊緋聞雜誌消遣下更輕鬆。這幾年我在宗教團體裡也看到一些人,祈禱、念咒語、做善事沒有用善念攝持,得到什麼?恐怕算是一場表演罷了。

Flamenco講求真、勤學、創新、挑戰、個人塑造。心念、心力、思索,唯心!

也正如歐sir經常說:「修煉Flamenco的人必須能達到言行一致(Walk on the Talk)的境界,才可有悟道之理念是一樣的! 

 

梁文

2016725

於廣西北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