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Centro Flamenco】重新出發之Centro Flamenco 2016學習感想 - 林敏君​
 


Centro Flamenco重新出發之Centro Flamenco 2016學習感想 - 林敏君




進入2016年,我開始跟梁文師兄學習SabicasZambra,一彈就是8個月,我從未試過彈一首這麼長、這麼難的曲子,也未試過同一首曲子一個音也不改地彈了這麼長時間,但我想我還會繼續彈……這首曲子引發了我許多困惑和反思,而參加這次的Centro Flamenco恰恰讓我找到了解答的方向——A real learning experience about the art of Flamenco




Shape of My Hands

初初收到這首曲的時候,簡直就這是一個打擊,我發現裏面所用到的技巧,我沒有一個彈得好,更不用說彈出曲子的氣氛和內涵了,彈了三個月才剛好把譜子背了下來,正如歐sir所說的:『什麼表達也沒有!』……

過去的我,可以任性地選擇一些自己彈得舒服的技巧來抒發情感,然後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技巧並不重要,彈得開心就好……但原來不是這樣的,Zambra告訴我,當技巧不過關的時候,什麼也表達不了!


這次Centro Flamenco莫校長與我們分享了很多練習技巧的方法,除了手的形態,手指的角度,用力的方法,還有一系列怎樣彈得每個音都一樣平均的小練習……是的,我今次再彈Zambra,只是比上次熟練了一點,力求把每個音都彈清楚,但仍然有不少地方掉音了……而莫校長的方法告訴我,練習技巧並不止是為了彈好Zambra裏面那段很可怕的picado或那段很恐怖ligado,而是要建立自己的練習系統,真正掌握一種工具,運用到不同的曲目裏面去……

我越來越覺得技巧的磨練就像一個又一個循環,起初老師教你最正確的方法,那時手的shape是最正確的;而消化一段時間之後,又會根據自己的需要這個那個細節改一下使之更適合自己的表達;然後back to basic檢討一下哪裡不對了,要修正一下——這樣可以重複很多次,但這只是第一個層次的循環……




這次Centro Flamenco讓我明白其實關於技巧的磨練還有下一個層次的循環,那就是流派的學習。聽歐sir講完Sabicas的發聲特點是“輕、快、亮”之後,我幡然醒悟原來我一直彈Zambra的方法是錯的,因為我用的是我一向慣用的發聲方法——好重手!原來要當技巧基礎、發聲方法、compas都符合作者風格的時候,才有可能彈出那首曲應有的味道!




我一直覺得莫校長的技巧已經練得爐火純青了,沒想到他研究了Paco Pena的發聲方法之後還要去修改自己的彈奏方式,為了彈出Paco Pena的味道,他還對比錄音和樂譜的差別,找出Paco Pena處理樂句的方法,研究味道是從哪個細節中來的!




可想而知,要study一位名家,光是技巧,就已經很多功夫了!譜子並不是那麼快就可以彈完的!而個人風格正是發聲、compas、和絃系統、以及個性有機地結合到一起時才能建立起來的,而透過學習名家瞭解這些要素之間的關係和建立的過程,無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幸運!To shape my hands,僅僅是一個開始……




Shape of My Heart

Sting的《Shape of my heart》裏面唱,在梅花(權力)、方塊(金錢)、黑桃(武力)的牌局裏,卻找不到我要的桃(心)……還記得看《LEON》看到最後這首片尾曲唱起的時候我就開始飆淚……




迷失方向是一件好痛苦的事情,我確實也經歷了不知彈什麼,然後亂彈的階段……去年我的Tangos Dawn@Kanas》是怎樣來的呢?就是看了Merengue De Córdoba的視頻,學了compas怎樣彈,用了哪些chord,然後就自己亂彈了……當時還覺得好過癮啊……




彈了SabicasZambra之後,我反而覺得自己不懂Flamenco了,為什麼會有這種曲式,當中要表達的是什麼,我甚至連Zambra是開心的還是不開心的都分不清……而梁文師兄給我的意見是「自己去體會」!

在我過往的認知中,Flamenco的開心與不開心都是顯而易見的,而我彈琴的情緒也是不用處理和控制而直接表達的……但這次Centro Flamenco中梁文師兄分享他對Sabicas的理解,原來Sabicas是很內斂的,就是那種彈指間有百萬雄師卻不顯山露水的淡定,這不僅是一種音樂修養,更是一種人生修為!而我卻是在「自我感覺良好」中讓Flamenco放大了我的衝動和任性……




如果說Sabicas我還聽得不多,那我聽得最多的藝術家是Andrea Bocelli,聽了15年,還看了兩次現場。最近彈琴彈少了,反而重新聽了很多Andrea的歌,從1994聽到2016二十幾張碟,之前覺得他每出一張專輯歌聲都有一點變化,現在才知道這就是他建立個人風格的過程。從早期充滿棱角分明的張揚個性,還有他老師Franco Corelli的發聲方法,到現在將個性、情感、呼吸、收放、音色都控制得遊刃有餘,恰到好處地自然表達,真,感人,唱什麼都有自己的風格,讓我在現場聽到淚流滿臉——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歌聲!

這讓我感到個人修養與藝術風格塑造是會互相促進的,人的「優雅」和音樂的「優美」其實是同步的,我想這可能也是大多數藝術家都很優雅的原因吧。




好感謝歐sir的安排,讓我有幸可以從Sabicas開始,彈Sabicas對於我有一種修心養性的作用!不要那麼重手!要控制!

很喜歡Zambra裏的那段tremolo,就像一種謙卑虔誠的祈禱,而且是用cante jondo的方式吟唱出來的……而整首歌都幾乎是F-E-F-E地祈禱……所以Zambra的味道是需要人生曆練和時間沉澱的,並不是把譜背了,技巧做到了就可以彈到的!而彈Zambra就是一個shape my heart的過程……





Starting Point

今次Centro Flamencosir突然問我為什麼喜歡Flamenco,以前我會沖口而出「因為很真很有感染力」,但現在我反而不知道從何說起……

因為理解不了Zambra,我去看西班牙的歷史、Carlos Saura的電影、Garcia Lorca的詩歌,希望多瞭解Flamenco是怎樣來的……Carlos Saura 95年的《Flamenco》裏面所呈現出來的平民化和生活化,還有《魔戀》(El amor brujo)中的貧民區給了我很深的印象——為什麼會有Flamenco,為什麼Flamenco有這麼深的苦,看過這些會明白很多。就像去年去過Toscana之後就明白為什麼Andrea會有那樣的歌聲一樣……




同樣地,為什麼有Paco Pena,為什麼有Vicente Amigo,他們的風格是怎樣來的?——原來這就是流派!每位大師都會將前輩所建立的系統融匯貫通後創造出屬於自己的風格,但這個過程是怎樣的呢?我還是先從不要那麼重手開始吧!




真是好佩服梁文師兄可以將Sabicas的音樂模式分析出來,六頁紙在地上一攤,我就開始聽唔明瞭,所以繼續Zambra吧,裏面有好多和絃我不懂的啊!不過不必心急,歐sir說他彈SabicasAlegrias彈了10年,我才8個月嘛,路還很長呢!

好慚愧以前彈古琴的時候沒有彈得似嶺南派,老師不會說嶺南派的風格是怎樣的,老師彈一句就學一句,自己體會……今次Centro Flamencosir分享了很多不同流派名家的特點,還有不同風格的師兄分享自己的心得,這讓我更加瞭解Flamenco,也更瞭解我們的流派——Flamenco Puro




喜歡Flamenco,是喜歡那份源於生活的真切體悟和真誠分享,而學習Flamenco,更是一種修煉,從尊師重道開始,由手到心,由心到手的修煉!

好開心每次Centro Flamenco大家都可以齊聚一堂,分享快樂,今年還見到好久沒見的小喻和張磊!sir不僅給了我們一個重新出發的方向,還為我們建立了一個可以相互學習和分享的團隊空間,可以透過前輩們的分享,從不同的角度去理解我們的流派,可以透過相互交流,聽取不同的意見,調整自己的學習方法……

這是一個新的開始,讓我們重新出發,繼續修煉吧!

June Lam

Aug 15,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