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中華之聲】修煉、奉獻與收穫—2017年春季音樂會隨想 - 梁文
 


【中華之聲】修煉、奉獻與收穫2017年春季音樂會隨想 - 梁文

每次出行,奔忙著坐上火車座位的那一刻,感覺心安了,唯獨這次深圳回廣州火車上,唯有買份飯才有個位置坐。其實人無論是三六九等,360行,上至富豪高官下至貧民乞丐,都有個生存位置的。關於人生的位置及生命的意義等,年輕時忙著工作、養兒從來不會想這些,連懷舊懷念的時間及心思都沒有,只知一路向前。人到中年才會想起這些(歐老師說是我的中年危機),June說國人教育及思維方式與西方不同,西方是先尋找到自己再開展人生事業,國人是反過來的。我認為不盡然,每段人生的環境影響、興趣和心態都不同,尋找自我其實需要一生去不斷修正完善的。

人生事業需要位置,非贏利非功利性玩音樂需不需要位置呢?一直以來我都不在乎這個位置,並非清高,真實的是一沒足夠能力也沒機會做專業的演奏為生,二認為只要心裡有了或達到那種層次了就足夠了。

記得2013年星海音樂廳演出前準備期間,我坐在觀眾席觀看張磊、小喻等獨奏綵排,張磊下來跟我說:「梁哥,下次你彈首獨奏吧!」我想,我當時臉上表現得很在乎獨奏位置嗎?又累又是緊張壓力大的。不過後來想明白,其實他也是出於善意,亦希望我們都能進步,都能有獨奏的能力和機會。 其後在舞台準備時我埋頭粘貼舞蹈用木板,聽到站在旁邊的歐老師跟小喻、張磊交談,說:「星海演出完參加接下來的香港演出,你們就能奠定自己在中國弗拉門戈的位置了。」我聽完心情沉重,歐老師不是說不要計較名利嗎?怎麼在乎起位置來,互相矛盾啊!

演出完宵夜之後我跟Ben一起步行回住處,途中Ben注意到我心情不太好,我當時卻無法述說,顧左右而言他,說著《(悲劇電影)Sad Movie》那種「我起身慢慢的走回家裡媽媽看見臉上的淚水,問我怎麼了?我對她撒了個謊只說:悲劇電影總使我傷心落淚」之類的托詞,大概一年後才跟Ben、高志談起關於位置的心結。鬱悶的心結從2013年後幾年竟然無法釋懷。

翻看幾年來學琴的分享文章,從認識藝術的「分享」、達到「自我完善」,慢慢理解歐老師講的彈出自己情感韻味,創作自己旋律。但當時的心態其實都是圍繞著「我」的位置角色在修煉,做到極致了大概是對師公這流派理解深入些,演奏賦予質感、情感和力量,成為創作具有個人符號音樂的藝術家。

這些年跟隨歐老師學習,參加他6年的講座,傾聽給我的幾十節函授課程的跟進錄音,拜讀他的兩本個人創作曲目及教材,可以說歐老師是國內傳統派弗拉門戈理解最為深刻,創作曲目最多,編寫教程及曲集最完整,演奏情感、力量和音色掌控最好,具有鮮明個人風格的演奏家、藝術家,如果按一個藝術家的畢生追求的位置或成就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這兩年我思考了「位置」一詞,按概念上可以分為名利上的「位置」、藝術上的「位置」、團隊中的「位置」等等,前些年思維範圍較窄,只想到名利上的「位置」,後來慢慢明白其實是藝術上的「位置」、團隊中的「位置」,藝術上明白自己的水準位置,激勵自己努力提升,瞭解團隊中的位置,懂得互助,取長補短,共同進步。

去年歐老師退休,我以為老師會把更多的空閒時間投入在音樂創作、培訓方面,誰想到他逐漸把大陸、香港的諮詢交流等任務交給藝術團核心成員去負責,而自己卻選擇去大學學習老年人的再培訓教育課程。我一直不明白,像很多老人退休後大多數選擇旅遊或休閒健身等活動,安享晚年,但歐老師退休了還去學這種費腦子又要寫報告、文章的課程,何苦呢?

我通過去年幾次跟老師的電話交談及傳來的Paco Peńa Flamenco Puro流派的《傳承12課》的資料,才慢慢明白他要做些什麼?325日晚的演出也見到了成效,並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整場演出(包括以前的)從曲目安排到寫譜,從獨奏至重奏的編曲基本都是歐老師獨自完成。老師退休後從大學課程的繁忙中,還抽空安排《傳承12課》和春季音樂會的演出,辛苦付出是為了團隊多一些演奏的實踐去積累舞台經驗。還有老師在我們每次演出前給予的叮囑:「演奏時要正向思維,把自己放開。台上彈琴時用曲目的情感故事引領技巧。」

這些年相處下來,我發現有些團員彈錯了說錯了時老師都從來不會責罵。仍舊關照關心著每一個人,不會讓每一個人感到受冷落,即使是老師不喜歡的某些重名利的人,跟他們談起弗拉門戈也是同樣的真誠相待;亦一直鼓勵團員創作曲目、重奏編曲、練習填詞。以上都是歐老師多年來的良苦用心,為團隊奉獻的事例。

實際上,為團隊奉獻的人或事還有很多,我在當晚的音樂會一直跟著鄭健文老師催場,明白他整晚的工作流程,對出場演員們的提前提醒、節目交替凳子數量以及坐的位置安排,安排演員在主持人講話過程中合適的時間上場,演員上場情緒安撫、落場的鼓勵。還有莫校長夫人的後台幫忙

Video - 梁文、林敏君、劉詩亮【中華之聲弗拉門戈吉他三重奏】晨鐘

25晚演出宵夜後,我、June和詩亮簡單聊了感受,我說最大的感受是吃驚,香港弗歌小組成員整體的進步了!賴嘉偉、何裕文、Angela、周結文、劉沛華、郭佩榮、Ben、張迺清都有很大進步。當晚我配合鄭健文老師在舞台側面負責催場工作,台上演出看得很清楚,賴嘉偉合奏獨奏開頭有些小緊張,之後感覺他鼓起勇氣越彈越好,何裕文心態一直很好,平靜穩定的發揮,劉沛華和郭佩榮旋律很好,Ben演奏放鬆且很享受的感覺,張迺清Cajon節奏和樂感很好,Angela舞蹈情感投入、節奏感及藝術氣質都有提升。這歸功於最近《傳承12課》老師的辛苦付出和弗歌小組成員的努力修煉。

在深圳返回廣州的火車上,我跟June和詩亮說,我明白老師要我們做些什麼了:「傳承流派,發現人才,幫助人才進步!」詩亮回應,要幫助別人,水準都要有老師這樣才行。我想也是,個人的藝術修為越好越能傳承這門藝術,給更多人分享,回饋社會。

從歐老師的講座、演出指導、錄音跟進、分享文章等,基本都能瞭解他的團隊培訓、發展計劃,但這次演出使我理解得深刻些。綜合所有資訊,每個人及團體的發展(位置、心態)應該經過的階段及心態:

1)真誠做人,看淡名利,演繹自己的真實情感。(音樂真誠並賦予自己情感)

2)個人的學習及修煉,形成個人風格。(自我完善)

3)演出中老師兼職司儀,講解曲式背景及情感故事,希望我們以後演出時,若時間允許也能像師公傳播弗拉門戈藝術的模式,多做講解。或者交流分享時也能大膽表達、解說。(解說與表達)

4)大陸、香港以核心成員輔導組員,以老帶新的方式鍛煉了核心成員,也讓每個人都得到成長。(培養核心,發現人才,分享互助)

5)無論是舞台上或生活中,以正向思維的方式。(正向思維)

6)老師準備走入社區,教授老人彈吉他,幫助越來越多的退休老人,使得越來越多存在感缺失的老人自娛自樂,尋找到自身價值,這是幫助社會解決老人問題,回饋社會的方式。(奉獻,回饋社會)

這篇分享寫到這裡,感覺零散瑣碎的,我竟然無法給它安上分標題,只能回到題目作個總結了。

修煉、奉獻,其實說的是每人每個階段的自己位置及應有的心態,學習修煉自身,互助,培養人才,傳承藝術。收穫,是你學琴的團隊成員個人能力得到提升,舞台語言表達、演奏能力得到提高,真誠、分享、互助、堅持、淡然返璞歸真,這是每個人的收穫也是歐老師堅持這些年的收穫。

記得在芒果台《我是歌手》張信哲回到青年時期教學的學校,圍觀人群中有個手上有殘疾的人走上前跟他說,張老師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你教過的學生,其實你對我的生命是有貢獻的,你當年鼓勵了我,我堅持考上大學,繼續再讀完研究生畢業。

325日演出當晚,我記得歐老師哽咽了兩次,第一次是綵排時他自己唱團歌第一句時,第二次是正式演出時鄭健文老師告訴我的,歐老師彈唱前說:「感謝家人朋友多年的支持!」,我問鄭老師怎麼歐老師嗓子有點啞了,他說:「老師有點感動吧!」「多年的老友啊!最懂您 」這是我心裡想的。其實歐老師這些年付出對很多人的生命是有貢獻的,不管承認與否。

羅嗦了這麼多文字,只是希望有心傳承師公這流派的人,瞭解掌握歐老師培訓的方法、階段、步驟;每人每個階段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去做,知道自己的位置及責任,擺正自己的心態,努力修煉,共同進步!

OleFlamenco

梁文於廣西北海市

20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