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中華之聲】以色列遊記系列(四) - 林敏君 June
 


【中華之聲】以色列遊記系列()  -  林敏君 June

May God Bless YouJerusalem!【4

 

神秘的亞美尼亞人

相信對耶路撒冷老城有點瞭解的人都會知道,老城分為四個區:猶太區基督教區穆斯林區,還有一個亞美尼亞區……亞美尼亞教派不是屬於基督教的嗎?亞美尼亞可是世界上第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國家啊!但為何會特別咁有一個亞美尼亞區呢?

或許“中東”聽起來好“神秘”,但我覺得以色列一點都唔神秘,耶路撒冷神秘咩?唔神秘……而唯一令我覺得神秘的,就係老城的亞美尼亞區

那天清晨,天仲未光,我就見到一位身穿教袍的修士走進Jaffa Gate,向右轉,沿著昏黃的街道,一直走到了一個古老的石門內……我跟住佢走入去,原來裡面有個教堂,教堂旁邊還有一條石通道……修士走進了教堂,我就好奇咁走向那條石通道……

點知石門的守門人叫我不要進去,於是我就開始搭訕,哈哈哈!他說這條通道係通往亞美尼亞區的,裡面還住著一千多亞美尼亞人!啊?這麼神秘!可能他見我這麼善意的好奇,就帶我走進那條通道,嘻嘻!啊!原來通道的盡頭,係一個大院!他讓我在入口望望,不要進去,還介紹旁邊的孔雀祭台,係亞美尼亞人的特色……

哇,原來亞美尼亞人的街區這麼漂亮!可惜不能進去……據說裡面係一個好完善的社區,有學校、圖書館、神學院和住宅……啊,真係好似陶淵明的桃花源啊,一個從石洞進入的世外桃源!

而通道外的教堂就係亞美尼亞教派的St. James Cathedral,啊!這真的是我在耶路撒冷見過最漂亮的教堂啊!藍白相間的瓷磚,精緻的鐵藝圖案,優雅漂亮的地毯,滿堂懸掛的吊飾……這種繁複的精緻令我滿腦子都想起安達盧西亞拜占庭奧斯曼,但所有元素睇起來都別具一格,同我見過的教堂都唔一樣!就連牆上的聖母子畫像都係立體的,一切細節都精美到了極點!

而且從我踏入教堂的那一刻開始,教士們已經在唱經了,從一個人唱,到幾個人唱,然後兩個聲部二重唱,最後所有人圍起來一起唱……清晨的教堂內只有燭光,昏暗之中唱經的歌聲顯得神秘而又莊嚴……天頂漏下的光線在歌聲中漸漸變亮,身穿教袍的眾人拿住蠟燭,從教堂內唱到了教堂外的院子中,並進行著他們的儀式……啊,一切都仿佛回到了中世紀!在唱經的歌聲裡度過天暗到天明,真係一種好特別的感受啊,心裡明淨而又充滿喜悅……

亞美尼亞人實在係太特別啦!原來,St. James Cathedral係第一個殉道門徒James被斬首的地方,教堂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1世紀,而裡面的藍白瓷磚已有三百多年歷史……我後來先知道,原來教堂只對信徒開放,啊?咁我係點樣入到去的啊!

其實,亞美尼亞人耶路撒冷貢獻頗多,老城內到處都可以見到亞美尼亞的陶瓷工藝品……而當中的代表作,應該係聖城的標誌——Dome of the Rock岩石圓頂清真寺外牆上的亞美尼亞瓷磚啦!繁複,精緻,重複,交疊,將阿拉伯文與幾何花卉組合在一起,每個窗都唔一樣,原諒我又想起了安達盧西亞

而瓷磚繪畫,應該係亞美尼亞人最引以為豪的藝術之一啦!Via Dolorosa上有間小店,店主係亞美尼亞畫家,畫滿了一牆的瓷磚作品!他還逐一向我介紹,他畫了耶路撒冷的風景、代表耶路撒冷的石榴、聖經的故事、基督教的“耶穌魚”和“生命之樹”、代表“重生”的鳳凰、死海沙漠的羚羊,甚至希伯來文的祈禱語和古蘭經的詩句……果然係藝術無分宗教呢!而他最得意的作品,就是這幅“生命之樹上的孔雀”,寓意“bless for a long life”,他還說孔雀係亞美尼亞人最喜歡的基督教symbol~

原來亞美尼亞係一個比以色列大小小的國家,毗鄰土耳其亞塞拜然格魯吉亞伊朗,被伊斯蘭國家包圍卻信奉基督教1915奧斯曼帝國更對亞美尼亞進行了種族清洗,殺死了超過一百萬亞美尼亞人……係咪同以色列好似!但亞美尼亞人卻係耶路撒冷的老居民了,係歷史上耶路撒冷重建的時候被當局邀請來耶路撒冷居住的……

我覺得他們真係好神秘,似乎過住與世隔絕的生活,卻在老城內擁有一席之位,真係唔簡單!每個人,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這是不需要別人來評價的……而我,真係好欣賞他們!

 

活在世界邊緣的穆斯林

如果話亞美尼亞區係神秘而美麗的,猶太區猶太人的天堂,基督區滿是朝聖的外國人,那麼,穆斯林區就係耶路撒冷老城內最市井,最接地氣的風情街區啦,哈哈哈!

猶太區安靜過節的時候,穆斯林區依然一派熱鬧非常,滿街都係招攬生意的穆斯林!只要你望一眼人家的店鋪,馬上就有熱情的招呼!走在穆斯林的街道上,真係經常被搭訕,甚至會聽到“HayChineseI like you very muchI want to give you a gift!”哈哈哈!“Nothanks!”哈哈哈!……這位首飾店的老闆,還說好喜歡我,所以給我一個好優惠的價錢,哈哈哈,這麼含情脈脈咁望住我,的鏡頭,哈哈哈哈!Bye~

街上經常見到賣鮮榨果汁的小檔,“HayGranadaGranada!”我以為Granada只係西班牙的Granada,石榴代表那個浪漫的安達盧西亞石榴城,估唔到石榴亦代表耶路撒冷,還有“幸福”的寓意!而這個鮮榨石榴汁和鮮榨橙汁的配置,真係好似安達盧西亞啊!就連穆斯林區賣的工藝品,都幾乎係同Granada的一模一樣!

I dont need Google. My wife knows everything”哈哈哈!咁可以娶四個wife穆斯林,咪天下無敵?穆斯林區真係一個妙趣橫生的地方啊!

不過最得意嘅就係呢只餐廳的鸚鵡,啊哈哈哈哈!從我坐低食飯開始,就一直在表演各種盞鬼非常的食嘢技能,仲有各種唔同腔調的叫聲,啊哈哈哈哈!真係天底下最叻的招攬生意的好手啊!原來佢叫Monica,仲係個小朋友,哈哈哈,好得意啊!

然而,同安達盧西亞那種混合文化的水乳交融不同,耶路撒冷的多文化共熔,卻一直被貼著“衝突”的標籤……安達盧西亞所見,係融入摩爾藝術風格的教堂,係藏住教堂的清真寺……而在耶路撒冷,教堂、清真寺、猶太會堂以最大的密度擁擠在一平方公里的老城中,教堂鐘樓和清真寺宣禮塔好似在競爭高度,鐘聲與宣禮歌此起彼落,而猶太人就挖著穆斯林的牆腳,在聖殿山下進行著考古工作……

而在老城內,我亦無見到有穆斯林會走進猶太人的街區,而猶太人每每都係匆匆忙忙咁穿過穆斯林區……而老城內的商店,似乎都在通過自己的商品來宣示所屬的宗教……在老城內經常會遇到Google Map失靈,而橫七豎八的街道就好似一個大迷宮,令我這個迷路高手就經常會行到一些未行過的路!哈哈哈太有趣啦!但要分辨身處於哪個區,基本上就可以靠睇路邊的店鋪賣什麼……

而走出猶太區Dung Gate,對面就係穆斯林聚居的Kidron Valley,山坡上層層疊疊的房屋特別壯觀,但聞說這個“東耶路撒冷” 係個“三不管”的危險地帶……

但聽起來更“危險”的,係巴勒斯坦!但唔知點解,當坐上去伯利恒穆斯林巴士,聽住司機播的穆斯林音樂,我忍唔住滿心歡喜,哇,巴勒斯坦

可能係因為落車時遇到四個北京人可以結伴同游伯利恒,我所見到的巴勒斯坦,並沒有想像中的危險,沒有想像中的落後,只係街上比較安靜,路上沒有那麼繁華……

但這位的士司機告訴我們,他其實是business專業畢業的正牌大學生,但在巴勒斯坦找不到好的工作,而以色列只允許35歲以上已婚並已有小孩的人去工作——因為這樣的人比較安全,所以他只能開的士做遊客生意……除了伯利恒最出名的主誕教堂和隔離牆,他還大力推薦JerichoJericho!還一邊踩油門一邊翻地圖,熱情介紹巴勒斯坦的旅遊勝地!車技神好的說!

巴以衝突,可能係世界上“最有名”的衝突了,真係細細個睇新聞就已經知道,甚至有朋友聽到“去以色列”?危險嗎?不是在打仗嗎?巴以衝突真係可能係世界上最容易點燃的衝突啦!就在我出發前的兩個月,即七月底,巴以雙方才發生流血衝突,起因是穆斯林聖殿山槍殺了兩名以色列警員,以色列政府要安裝金屬安檢門,一下子形勢好似就不可收拾!出發前的幾日,還有新聞報導約旦河西岸的猶太定居點發生命案!但我還是一個人去了以色列,真係唔知係無知者無懼定係真係膽生毛啊!

而一座看不到盡頭的巴以隔離牆,畫滿了巴勒斯坦對和平自由的渴望……

這令我想起以色列名記者Ari Shavit在《My Promise Land》一書中開篇就提出對以色列的“佔領”與“反佔領”的反思!無錯猶太人經歷了兩千幾年的苦難才好唔容易咁回歸迦南以色列亦係這片土地上最早建立起來的主權國家,係羅馬帝國Hadrianus哈德良為了鎮壓猶太起義而殺了六十萬猶太人,並將猶太人逐出耶路撒冷,才將Judea改名為Palestine……

但是,在猶太人流浪的兩千幾年中,世代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大多數都係穆斯林!所以穆斯林認為以色列係對巴勒斯坦的掠奪,認為以色列的建國係新一輪的“十字軍東征”,係西方強權對穆斯林世界的再一次搶劫……

以至於領土百分百在亞洲以色列從不參加亞運會,因為穆斯林國家要為此退賽,而世界盃歐洲區預選賽上,卻看見了以色列義大利以色列可以話係個“實際上”的歐美國家,不但消費水準與歐洲持平,美國政府更待以色列勝過美國本土的任何一個州,意識形態更加係無分彼此!

但是,猶太人阿拉伯人不都是認Abraham作祖先的嗎?根本就係同父異母的閃族兄弟,研究表明DNA也十分近似!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呢?為什麼呢?原因實在太多,太多,太多……而在巴以和平的進程中,以色列前總理Yitzhak Rabin拉賓也曾與巴解領導人Yasser Arafat阿拉法特握手言和,並同獲諾貝爾和平獎……可惜,如今在特拉維夫的市政廣場上,我們只能永遠哀悼Rabin就在這裡遇刺!Peace shall be his legacy

難道巴以和平真的就好似最著名的塗鴉大師Banksy畫的那樣,係一隻“被槍瞄準的和平鴿”?真心希望有一天街頭抗議者手中投擲的燃燒彈,會變成Banksy筆下的鮮花!

正如以色列歷史學家Yuval Noah Harari在《人類簡史》中提及的那樣,西方主流價值觀就好似新一輪的帝國主義,隨住全球化進程統領世界……而沒有接受西方價值的穆斯林世界,就好似我在東耶路撒冷,在巴勒斯坦所看到的那樣,真的是活在了世界的邊緣……在老城穆斯林區飄揚著的以色列國旗,讓我看到的並不是保護,而且宣示主權的佔領……

Yuval Noah Harari沒有詳細寫的,係中國的崛起,中國不但支持巴勒斯坦,同以色列亦係“全面戰略合作夥伴”,小胡政府也支持“一帶一路”的“任何舉措”,開放十年多次往返旅遊簽證就可見一斑……(哈哈,小內塔尼亞胡的政府,大胡就系當年營救烏干達人質而犧牲的哥哥)……所以,中國的崛起將會對巴以和平進程帶來什麼作用呢?拭目以待!衷心期待,巴以和平!

 

……待續……

 

June Lam

Oct.26.2017 @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