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弗歌小組】黑暗中的盼望 - 李淑嫻Angela
 


【弗歌小組】黑暗中的盼望 - 李淑嫻Angela

(Los Campanilleros 的編舞歷程)



今年三月初歐永財老師跟〈弗歌小組〉會面時,期望小組能一起練習及合奏Los Campanilleros 這首源自西班牙南部安達魯西亞 (Andalusia) 的民謠,並為這首曲目編舞。為了明白這首民謠的背景及意思,於是我便在互聯網上尋找有關的資料,藉此幫助自己去編舞。



Los Campanilleros 的中文解釋是鐘聲,原來在安達魯西亞每逄聖誕前夕,即是平安夜的晚上至清晨,那裡的民眾會排成一隊行列在城內巡遊報佳音,沿途他們會一邊敲著鐘、一邊唱頌這首Los Campanilleros,傳統的歌詞是載著和平歡欣的信息。 然而,當我聽到一位來自安達魯西亞雙目失明的歌者Niña de La Puebla 唱這首歌時,她所唱的歌詞卻是訴說另一個故事,描述一位女子對她所愛的人的思念,聽著Niña 哀怨的歌聲,讓我覺得Los Campanilleros 這首歌反而是帶點蒼涼,多過原本應有的喜悅。



就是因為初時在情感上不知如何去表達此曲,加上有很多段落都是重複彈奏,如果舞蹈編排得不好時,便會流於沉悶;因此在跟〈弗歌小組〉一起練習這首曲目的初期,我仍未曉得如何為Los Campanilleros去編舞。所以,在最初的幾個月裡,我實際上都是協助師兄們打拍子而已。

直至到了今年七月,我參加了Manuel Betanzos 佛蘭明歌舞蹈大師在香港舉行的工作坊後,在課堂上他教導及提醒了我「用心去聆聽音樂,用心去表達情感,用心去與人交流」,這對我的啟發很大,於是我就放膽隨心地為Los Campanilleros 去編舞了。Olé!



Los Campanilleros全曲共有七段,單數段落的節奏帶激昂,而雙數段落的旋律則帶溫柔。第一段我純用掌聲打拍子,像敲著鐘聲一樣,一下一下地打進人的心坎裡。第二段,我像巡遊的人一樣,一邊踏步,一邊拍手當作敲鐘。第三段,我用打圈及自旋動作,有著投入人生Circle Game 的意味,要經歷愛與痛的磨練。



第四段,人生如遊戲,我在自轉的圈中伸出雙手,不斷地尋找,期望找到生活中擲地有聲的意義。第五段,然而人生總是顛簸陡峭,說易行難,一連串的腳踏聲,像是要面對接二連三的痛楚打撃。



第六段,縱然人生要面對像裙擺般掀起的無數風浪,但衹要心中仍有盼望,相信有天總可以摘到心中那顆明亮的星星。最後的第七段,用腳踏聲附和著結他聲,像是互相交織地同奏出一段雄壯悦耳的交響樂,齊來突破黑暗,迎向光明。



說起來,要配合曲目的原意、結他手的彈奏風格及舞者自身的條件狀況而編舞,是一門很有趣又具挑戰性的學問,我會用“ICAC 這個理念來概括一下:

I Intention (意念)

C Communication (溝通)

A Attention (留心)

C Connection (聯繫)



每個舞者心中總會有一些情感意念 (Intention) 想表達和分享,那麼就要跟結他手去溝通(Communication),讓結他手盡量明白舞者想要怎樣的效果和氣氛,當雙方磨合了一段時間,漸漸產生默契後,結他手自然地會熟習所要彈奏的部份;同時間,雙方都要留心 (Attention) 去互相聆聽,讓腳踏聲及結他聲有條理地互相交織著同步進行,那麼出來的聲音既準確又悅耳。也許,舞者有時會因為某些原因要臨場更改動作,但是舞者一定要堅守著原本創作的概念;並讓整段舞蹈能一氣呵成,臨危不亂地將動作聯繫起來(Connection),以致不失整體的美感和流暢性。其實,這個“ICACmodal在舞蹈與吉他手之間的互動是循環不斷地出現,所以也是名副其實的Circle Game啊。



最後,感謝歐永財老師給機會我為Los Campanilleros編舞,也感謝邵燕芬師姐一直以來不辭勞苦地協助我們練習。還有,我也要感謝〈弗歌小組〉的師兄們在困難中的堅持及努力不懈,讓我們一同經歷黑暗中有盼望的友情歲月,並繼續互相扶持勉勵,一起邁向更積極的人生!Olé!

李淑嫻

2018102


Video : Angela與弗歌小組排練Las Campanilleros錄影片段 2018.9.3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aLBHPa7bz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