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弗歌小組】我的《再會Madrid》觀後感 - 李淑嫻 Angela
 


【弗歌小組】我的《再會Madrid》觀後感 - 李淑嫻 Angela



今年九月初,當我從社交媒體上知道一齣有關兩位台灣佛蘭明歌舞者 - 賀連華及薛喻鮮母女二人 – 名叫《再會Madrid》的紀錄片,將要在十月裡於香港上映兩場時,我就感到很興奮,並立刻在門票開售的第一天便去買票了。原來,《再會Madrid》入選了香港舉辦的2018年第十一屆華語紀錄片節,是長片組的其中一部參賽作品。



數年前,我在互聯網上看了一個台灣製作的電視訪問,當時被訪問的嘉賓就是賀連華,在與主持人的對話中,她談及她的成長經歷和如何接觸佛蘭明歌,與及她不幸患上類風濕關節炎,但仍忍著痛地繼續跳佛蘭明歌舞,而後來漸漸地康復;另外,自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她每年夏天都會去偏遠受災的山區部落,為那裡的民眾,尤其是婦孺,舉行一些音樂律動的工作坊,讓他們受創的心得到安慰及重整。不單只賀連華自己去付出,她的女兒薛喻鮮也受她影響而樂於同行。此外,母女二人及賀連華的舞團等人,經常去「榮民之家」(即是年老退役軍人的護養院)表演,為無數的長者帶來歡樂。

賀連華於2000創辦「精靈幻舞舞團」,舞團的主要教室位於淡水,屬於非主流的佛朗明哥創作領域,演出作品常融合芭蕾、現代舞、佛蘭明歌和台灣本土創作音樂。

至於薛喻鮮,她在十二歲便開始在西班牙皇家馬德里舞蹈學院學舞,主修西班牙古典舞, 一去便是八年,並且第一名畢業,她回到台灣後,除了教學外,她也像其母親賀連華一樣,積極創作及經常發表個人作品,風格清新亮麗。

《再會Madrid》分別在台灣及西班牙馬德里取景,除了有兩位舞者的一些自述及對話,當中也拍攝了賀連華與父母、及她的兒子之生活點滴,讓觀眾了解賀連華的成長背景及她與家人的親密關係。另外,也拍攝了賀連華母女二人在山區部落進行音樂律動的情況,當中有一位少男及一位中年女村民分別分享了他們每年都很期待參加這些工作坊,從中找到快樂及自信。此外,也拍攝了舞團全副舞台表演的裝扮,在榮民之家用舞蹈與眾同樂的情況。

片中除了拍攝賀連華及薛喻鮮在馬德里上舞蹈課的情況外,也有剪輯了二人及舞團在公開表演中的舞蹈片段,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賀連華採用了林憶蓮所唱的「玫瑰香」而編的獨舞,訴說她在年少輕狂歲月中的心路歷程。還有,賀連華將「月亮代表我的心」加插了一段彷如佛蘭明歌Taranto 曲式中escobilla一段,一連串節奏感強勁的腳踏聲,讓這首家傳戶曉的優美樂曲,添上一團團濃郁艷麗的火焰。



Video : 賀連華 - 月亮代表我的心 (Flamenco dance arrangement)




在片中,賀連華分享道她自己學習佛蘭明歌舞的進程,由起初跳大師們編的作品至後來自己編舞,她說透過創作,能夠表現真正的自己。她說既然在西班牙在不同地方有其本身帶地方特色的舞,例如Alegrías de CádizTango de Málaga等,那麼她也可以創作一些富有台灣文化色彩的佛蘭明歌作品。然而,我最欣賞她堅毅的精神,在經歷很多艱辛和挫敗後,她有勇氣再前往西班牙重拾學習佛蘭明歌舞的夢,尤其是她曾經患有類風濕關節炎,在最差的情況時甚至要用輪椅代步,後來她忍痛練舞,漸漸康復起來,而現在的她每天都帶著感恩的心去跳舞,因為這是幸福無比的事。



我原本在105日已經在太空館演講廳看了《再會Madrid》放映的第一場了,但後來得知賀連華會聯同導演吳靜怡來香港,在1017日出席第二場的放映會及講座,我便決定再買票看多一次,希望屆時跟賀連華見面,表達我對她的欣賞和支持。當日在講座完結後,我跟兩位跳佛蘭明歌舞的師姐們與賀連華打招呼及合照,她給我的印象是一位內外都是熱情澎湃、有獨特的藝術家氣質的人。



看過紀錄片、見過其中一位主角後,我被她們對追求佛蘭明歌藝術的熱誠所感動,特別是她們用佛蘭明歌藝術和音樂律動去回饋社會,服侍那些身體老弱及資源貧乏的群體,這對我是一個很好的鼓勵,因為今年夏天我參加了一個名叫「知、音、緣」的義工訓練計劃」,接受了一連串的培訓後,成為一位「音樂律動大使」,目的是支援有輕度及早期認知障礙的長者及家庭,我希望透過懷舊音樂、節拍及伸展活動,有助延遲認知障礙的病變,讓長者及其照顧者都可以開懐地共同生活。



另外,我會學習賀連華及薛喻鮮一樣,盼望能夠創作多些有自我風格的佛蘭明歌作品,為我們的城市注入生氣和正能量及充滿愛!

李淑嫻

2018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