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談Flamenco吉他【術】Rasgueado彈奏技巧之秘訣
 

談Flamenco吉他【術】Rasgueado彈奏技巧之秘訣

不知不覺這數年間,筆者在個人網頁上這個框框裡,已連續撰寫了數萬字有關我對Flamenco這藝術的見解與生活中的一些分享。然而,在筆者絕大部份發表的連載文章當中,讀者們也許發覺到我都是注重在談論 Flamenco吉他【】方面的理念和發展,卻甚少為讀者詳細講解彈奏技巧【】這方面的有關資料;以致讓大家有種誤解認為筆者從來覺得【】並不重要,反之提倡只要集中在了解和掌握【】的概念後,便能達到提升自己水平的作用這種說法出現。

事實上,筆者網站卻經常收到很多朋友來信,大部份的提問都是跟彈奏技巧方面有關的,尤其是如何演繹【吉卜賽舞曲】的節奏為最Hot的話題。因此,筆者也認為有需要在這課題上:《Flamenco技術與藝術的分野》給大家作一個較全面的回應和分析,並輔以筆者一段差不多有20分鐘的現場授課錄映片段,當中集中示範不同形式彈指(Rasgueado) 和12拍compãs的練習方法;讓讀者對這方面有更深入的認識和理解筆者一直所談及的【】與【】理念背後的重點。

首先,筆者基本上並無輕【】重【】之意。因為兩者的關係是互相牽連的,若技巧不成熟,在演奏時的發揮定會受到影晌,對本身風格的養成也構成問題。反之,若能在技巧方面有相當水平時,那末在建立個人鮮明風格方面定有所幫助。所以,要獲得【】這方面不斷的進展,對成為一個專業的Flamenco吉他手來說,它肯定是一個優先處理的任務及學習的首要目標。只是,為何筆者的主張一直都似是比較側重在【】方面呢?終其原因,筆者這種理念其實是源自吾師Paco Peña教導的影晌所致的。

多年前,吾師Paco Peña來港在香港演藝學院演出,當音樂會完結後,筆者有位學生追著吾師想詢問Paco有關Alzapua的技巧是怎樣練習的專業意見,可是經多次發問同樣的問題後,吾師都沒有給予回應。這位學生之後向筆者抱怨說Paco非常吝嗇,並沒有給他作出任何的指導。當筆者知悉他碰釘的情況後,便告訴他並不是吾師吝嗇於教,而是Paco一直以來對回應Flamenco問題的層次來說,會比較注重在藝術層次方面多些及嚴肅的,所以若只是技巧方面的提問,吾師都不大回應;但若是有關Flamenco藝術的問題時,Paco卻會很認真地回答的。那又為甚麼Paco在處理學生提問方面會有這樣大的分別呢?

筆者當年在西班牙參加第三屆Centro Flamenco隨吾師習琴時,Paco也曾談及過如何才是Flamenco吉他手正確鍛鍊技巧的方法,而其中令筆者留下很深刻印象的一段說話,至今仍謹記於心:

吾師說 :『學習Flamenco吉他音樂的過程中,技巧是從平時老師所教的練習中獲取(Gain) 的,但最佳的方法是取之有【道】才可對本身的技術水平有所提升(Grow) 。因為技巧就只是技巧,無論是那一種彈奏方法,都是一個特定的動作或效果而矣,在Flamenco藝術來說,未經過演奏者去處理或加工前,它本身並沒有什麼意義的。但是,很多學生只顧盲目地追求技巧彈奏的方法,卻鮮有深入思考如何去更有效地發揮和應用這些技巧;造成很多人都是彈了多年Flamenco仍只停留在彈奏技巧的層次上,反之在音樂本身及藝術方面的發展都沒有突破。』

『所以,我並不熱衷於跟學生討論技巧方面的事情,這是他們本身的責任,是需要透過刻苦的磨練,而從中去找尋自己技巧方面突破的方法,最終才可形成個人風格。但我會多談些有關Flamenco藝術的概念,和給予正確的藝術發展方向讓學生去思考,因為大部份的人對這方面的認識還是不足 –“ They can play, but they don’t understand ”。』

Paco接著再強調這一論點說:『因此,在Flamenco吉他演奏時,必需讓技巧能從單一的動作中灌注個人的情感在內,令出來的效果更有感染力外;還要同時能融入不同的Compãs之中,才可令到這些技巧被賦予生命力這樣的話,這種技術水平的演繹,才是我認同的Flamenco藝術層次了。』

Ole! 筆者希望透過吾師以上這段,對Flamenco吉他彈奏技巧的定義作出非常重要的講解中,令讀者明白到何以我經常說【以道御術】這概念的原因了,其實便是由此衍生而來的。實際上,當年筆者也就是在吾師的啟發及指導下,才能真正領悟到這個要訣和不斷地在技術方面有所提升。

因為,純粹追求技巧時,當達到某個水平後,若是吉他手本身再沒有創作能力的話,那麼所有技巧都會停滯不前,水平亦很難再有提升。所以筆者一直強調每個Flamenco吉他手都需要嘗試去創作及建立自己風格,並透過這些磨練來加強或優化本身的技術水平,這樣的話,便能進入Flamenco藝術更高的層次【】了。

這正如筆者之前在創作心中亮光的前奏Solo的演繹情況一樣,便是完全跟隨吾師所教導的方法,把每一粒音都灌注情感在內及融入節奏中,以致整段音樂裡的每種技巧如temolo、picado、apreggio、pulgar和rasgueado都被賦予生命力一樣,把那種如泣如訴的感覺,很立體的表達出來,令人聽後也會受到這種氣氛所感染。

圖片 : 由Henry及Roger兩位鍾氏兄弟一手策劃的的CD【鐘聲 The Chimes】(包括《心中亮光》此曲在內) ,已於7月初在香港各大唱片店推出了,而這張包攬了全港50多位名家參予的創作唱片,自推出後也大獲受好評呢!

但反過來說,若筆者只是著重在賣弄技巧的話,把以上五種技巧不停的去炫耀(如速度、力量方面),那結果會是怎樣的?我相信大家都會想像得到,出來的效果肯定沒有先前那種絲絲入扣的感覺外,其餘的都變成一堆機械式的動作和聲音。而這兩種情況的比喻便正是《Flamenco技術與藝術的分野》了。

不過,由於筆者深受Paco的影晌,對吾師所主張的『不斷去突破自己的技術水平是每個Flamenco吉他手本身的責任,是不用多說的事實』非常同意;但可能由於筆者在這方面比較低調(主要是我不喜歡炫耀技巧的行為),所以久而久之讓別人覺得我對技巧這方面是並不重視的錯覺了!

但其實筆者本身一直以來對【】的要求均非常嚴格和認真的,所以為了讓讀者除了在平面之文字角度裡去領略以上提及的論調外,大家還可以透過以下一段筆者為魅力小組成員周結文(Peter) 在今年初3月28日個別上課時的即時錄映片段,能更具體地了解到,筆者是很有系統化地為Peter詳細講解不同形態的彈指(Rasgueado) 練習方法和力度之收放等重點,以及如何加入12拍的Comp?s來配合練習彈指的變化。同時,筆者亦向Peter展示了Sabicas與Paco Pe?a在Rasgueado運用方面的不同風格,讓大家也可從中開始重視流派與風格,對吉他手本身的技巧發揮有著深遠影晌等重要因素。

其實,從筆者多年來的修練所得,有關Flamenco吉他彈奏技巧真正的秘訣,就是吉他手能做到無意識地在演奏當中,也能隨意及恰當地運用每種技巧,並同時能維持準確的節奏感。因為每種技巧都有其特性與功能,如彈指(Rasgueado) 及敲板(Golpe) 等,只要能把它們按音樂創作背境的要求來發揮,再配合各種節奏形態的表達方式來演繹,那就是吾師之前提及【取之有道】之意思了。


歐老師上課錄像參考(2009年3月28日)

再者,筆者希望大家在看過這段錄像後,也明白到正統的Flamenco吉他教學特色,就正如筆者跟Peter的一對一的口述互動形式來進行的;所以為甚麼只靠看譜來自學Flamenco吉他,是肯定不能掌握到真正的Flamenco感覺和進度欠佳,而最主要原因就是缺少了有經驗的老師,在旁即時給予學生回應和指導。因此,筆者希望能憑自己過往累積的經驗,為大陸培育出更多有好水平的老師。所以特別在今年10月初,於本藝術中心華北支部大連舉辨首屆Centro Flamenco師資培訓班,主要目的就是把這種源自西班牙優良的教學模式,有系統地傳授給我國新一代的Flamenco吉他老師,並期望他們在不久之將來,可以在大陸各地全面的把《大中華風格》的理念發揚光大!

當然,筆者首先在此要感謝忠華與春偉和大連佛拉門哥藝術中心全體組員的鼎力協助,這個屬於中國及有我們藝術風格的首個Flamenco吉他與舞蹈師資培訓班才能得以落實舉行! 而忠華亦按筆者的要求,特別成立了Centro Flamenco的專責工作小組,負責整個活動的籌備和安排,組員名單及贊助單位如下:

Centro Flamenco工 作 组 成 员:

组长: 王春伟

组长助理: 刘泽旭

组员: 王明波(艺术策划)

徐广(内务统筹) 聂军(财务统筹) 刘昕(外联接待)

李世卿(美术设计) 王友堂(文字编辑)

卢军(摄影录像) 赵秉廷(音乐会舞台总监)
      
媒体支持:

大连电视台、大连人民广播电台、大连晚报、半岛晨报、新商报

音响设备提供: 大连元启智能系统工程有限公司
总统筹: 李忠华
工作组热线电话: 0411—39549195

有關Centro Flamenco的詳細活動內容及住宿等安排,將於8月底公佈,請有興趣參加這個屬於中國Flamenco藝術教學活動的朋友們,密切留意及謝謝大家對《大中華風格》的支持。

歐永財與魅力佛拉門哥小組
2009年8月15日